:::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北約前進部署 阻俄敵對戰略威脅(上)

◎邱榮守(譯)

 自1917年革命以來,西方國家跟蘇聯國家或俄羅斯間,持續產生敵意對抗,都發生在所謂沒有戰爭的「灰色地帶」。此長期存在的事實,已成為一種持續性的安全挑戰,也對美國聯盟的凝聚力和穩定構成持久性威脅。俄羅斯在灰色地帶所展現的敵對行為亦可能會延伸到高階戰爭。因此,美國陸軍特委託智庫蘭德公司針對此議題進行深入研析並提出政策建議。本報特摘錄重要內容與讀者共享。(編按)

 前言

 2018年,美國國防戰略報告提到,俄羅斯尋求對周邊國家的政府、經濟和外交決策進行干預,以達瓦解「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以下簡稱北約)的目的。俄羅斯威脅北約及雙邊或多個別成員國的安全與穩定。至2019年初,專家們對俄羅斯的威脅性質與程度範圍仍處於激辯中。俄羅斯是很危險的國家,它播撒混亂、削弱民主體制及破壞北約的凝聚力。但就某層面而言,其全面性傳統威脅或許比當前所描述的還要更危險。然而,俄羅斯長期以來,一直存在戰略缺陷,甚至在長期的軍備競賽中,也表現不佳。它既不是無懈可擊,更不是無所不能。

 北約可以在灰色地帶(每天發生敵對競爭的區域,美國防部稱為接觸層)與在挫銳層與激增層的直接、國與國、高階傳統或核武戰爭期間,遂行嚇阻、預防及對抗俄羅斯敵對行為。北約聯盟要有效反制俄羅斯的敵對行為,則需對其內涵進行明確分析,俄羅斯領導人為何及究竟如何運用一般泛稱的敵對手段,例如經濟禁運、有限度軍事入侵、網路攻擊、資訊戰與暗殺行動。這些行動的戰略目標,顯然是在破壞聯盟的安全與穩定。

 自1917年革命以來,西方國家跟蘇聯國家或俄羅斯間,成千上萬充滿敵意的對抗,都發生在所謂沒有戰爭的灰色地帶。這種長期存在的事實,已使灰色地帶成為一種持續性的安全挑戰,同時也對美國聯盟的凝聚力和穩定構成持久性威脅。俄羅斯在灰色地帶所展現的敵意行為可能會延伸到高階戰爭。這種威脅必須進行更深入及縝密評估,主要內容包括:一、描述俄羅斯敵對手段的演進、制度化和局限性;二、重新檢視俄羅斯的敵意舉措,包括運用在高階戰爭的行動;三、建議北約對灰色地帶和高階戰爭中(在接觸層、挫銳層和激增層)嚇阻、預防和對抗俄羅斯敵對行動的因應作為。

 將「非戰爭措施」重新概念化

 美國與蘇聯問題專家喬治·肯楠提到,破壞活動、造謠及和政治不穩定等行動都屬於「非戰爭措施」(MSW)。MSW一詞成為當時的首創性術語,但經70年的運作實例和分析表明,術語內涵需要重新界定。肯楠強調要考量作戰期間的非戰爭行為,但無論他是否打算將其應用在高階戰爭中,其所選擇的術語都是自定義且最終是無益與不切實際。同時,該術語也強化一種錯誤的觀念,即這些措施僅用在灰色地帶,而與高階傳統戰爭或核戰爭無關。「敵對措施」這個術語將更能涵蓋具體的地下或秘密的活動,因此能更準確展現肯楠所欲強調的敵對行為。

 在不主張新理論及維持術語精準性的條件下,此文在肯楠術語的既有基礎上,對「敵對措施」定義為,在任何時候及情況下,基於敵意運用非高階傳統或核攻擊的國家活動,來對付其他國家以獲取利益及削弱該國的能力、穩定或優勢。就概念的衝突階段性而言,灰色地帶行動發生在傳統戰爭之前,而傳統戰爭又發生在核戰爭之前。因此,與灰色地帶相關的敵對行為,均適用於衝突範圍內的所有國家。

 俄羅斯的灰色地帶威脅

 研究指出,灰色地帶並不是一項具有明確定義之特定國防與軍事挑戰的參數和界限。相反地,它清楚地認識到戰略制定和戰略規劃中,概念的死角所能產生的無限挑戰。從美國國家安全部門的最高層級到五角大樓的戰略與規劃程序中,一直存在這種死角。

 2016年,北約成員國與俄羅斯在灰色地帶進行相互敵意的對抗,已經造成危險、嚴重破壞和付出高昂的代價。其中包括公開的外交侵略行為;全球情報行動,例如蘇聯對北約情報機構的滲透;在非洲、亞洲、拉丁美洲與中東進行破壞區域穩定的冷戰、代理衝突、暗殺行動、經濟破壞、政治顛覆、散布假訊息,以及有限使用直接軍事干預等手段,包括蘇聯在1950年代、1960年代與1970年代初期,軍援北韓與北越來對抗美軍的作戰行動。

 蘇聯在冷戰期間採取的敵意舉措,幾乎在每種情況下,都會依次或合併多種行動手段。當蘇聯國力到達頂峰的冷戰期間,所有這些活動都受到關注。但在1991年蘇聯解體後,到2000年代後期,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的政策興趣漸漸穩步下降。俄羅斯問題專家從西方情報和外交機構中撤出,在學術與非政府政策研究團體也漸變得稀少。隨著美國對俄羅斯的興趣減弱,在蒲亭擔任總理和總統期間,俄羅斯的國際活動逐步獲得穩定成長。

 直到克里米亞被吞併後,北約才重新關注俄羅斯。2014年初,俄羅斯使用偽裝特種作戰部隊、散布假訊息戰術與當地代理部隊,從烏克蘭手中占領克里米亞半島。此一舉動,震驚西方政界並激勵專家們開始投入分析和定義灰色地帶。隨之而來的,是大量出現關於灰色地帶活動與概念未明確定義的研究文獻。在這場短暫戰爭災難發生後的短短數年內,高階戰爭的威脅重新成為美國國家安全社群戰略論述的主軸。自2014年以來,對俄羅斯在東歐採取敵對措施的政策興趣,已被對歐洲與亞洲傳統戰爭的重新關注所取代。結果,1991年至2014年間,所存在的知識及威脅認識差距漸漸浮現。

 解決新興差距

 俄羅斯在克里米亞和烏克蘭東部的行動細節,至今仍難以一窺全貌。除一些顯著例外,對俄國最近採用敵對措施的理由、模式和局限性,幾乎不見任何深入探析。政策制定者能從更深入理解俄羅斯行動的歷史文化背景中受益,進而制定更有效地嚇阻、預防或對抗俄羅斯在歐洲(或其他地方)的行動方案。從更長的時程來看,和用狹隘眼光來比較最近事件的話,俄羅斯領導者和政府機構的動機與決策,顯得更加合乎邏輯、行動規模較小,甚至更容易受到嚇阻與對手反制措施的影響。

(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