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發皇國父志業 堅守自由民主

 今天是中華民國國父孫中山先生逝世95周年紀念日,雖然一般民眾、特別是年輕的千禧世代,並不一定會特別注意中山先生創建中華民國的歷史,也不會特別留意這個特殊的紀念日,但這種民主多元社會中呈現的自然現象,卻正是中山先生遺留給後世子孫,最珍貴的偉業。當我們受到國祚已延續100多年的中華民國庇護,享受自由民主與民生富裕的生活時,不能不感謝這位一代哲人的偉大奉獻,沒有他帶領先賢烈士的犧牲,就沒有今日的中華民國。

 今天這個日子之所以值得紀念,絕非僅止於中山先生個人,而是他無與倫比的歷史貢獻與高尚人格。就前者而言,他最大的貢獻自然是創建中華民國,這至少具有兩方面意義。首先,中華民國自創建的那一刻起,同時終結了延續數千年的帝王專制體制,這是一個無比巨大的工程,在當時可謂是「不可能的任務」。西方國家之所以能從王權走向民權,在於貴族、教士分享了部分統治權,但我國歷代統治權都定於君王一尊,這意謂要改變傳統社會的政治體制,難度遠較西方國家更高,這種差異也襯托出中山先生創建中華民國的不凡成就。

 其次,中山先生創建中華民國,絕非僅是循著數千年歷史模式的改朝換代,而是國家內容的全面更新。他引用美國前總統林肯的名言,將民族、民權與民生思想描述為「民有、民治、民享」,就此而言,「中華民國」4個字,不僅是建國國號,更是重新塑造國家終極目標與根本精神,這個目標與精神,簡單說,就是「主權在民」。這種國家目標與精神的改造,也具有重大功能與意義。特別是在我國力行民主化後,雖然不同政黨及政治團體政策與政見各異,但中華民國始終是各黨派的最大公約數,這個共識在我國民主化進程中,成為維持國內政治穩定最重要的基礎,也是推進國家建設最大動能。

 我國奠基於自由民主的政治體制,以及主權在民的立國精神,不僅對內整合國內力量,讓政黨政治步上常軌,也因在國際上的優異表現,成為在艱困國際環境中,爭取國際支持和確保國家生存的重大資產。

 非政府人權組織「CIVICUS」和區域人權組織「亞洲論壇」,去年12月公布的〈全球公民活動空間報告〉中,在25個受評的亞洲國家裡,我國是唯一被列為「開放」的國家,超越日本和南韓;美國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上月公布〈世界自由度調查報告〉,在該組織認為民主退潮的國際趨勢中,我國獲得93分,與去年一樣維持不變,續列為「自由國家」,在亞洲僅次於日本,還高於法國、義大利和美國等西方民主國家,表現極為搶眼。

 對於自由民主的堅持,使得我國「德不孤必有鄰」,吸引廣大的自然盟友與價值同盟。例如美國眾議院本月5日以415比0票的超高票數,通過《臺北法案》,要求美國政府支持我國鞏固現有15個邦交國,協助我國與其他國家發展非正式夥伴關係、參與國際活動,並推動雙方經濟貿易談判等。眾院議長裴洛西在法案通過後,罕見發表聲明表示「透過這個法案的通過,國會再度確認我們對一個自由、開放和民主臺灣的強力支持」;並表示「美國國會持續對全世界發出訊息,美國與臺灣站在一起」。在美國黨爭劇烈之際,《臺北法案》竟然獲得兩黨一致同意通過,可見我國自由民主政治的卓越成就,早已在國際上獲得廣泛支持。

 撫今追昔,我國當下享有的政治穩定與國際支持,不能不歸功於中山先生的遠見,與對自由民主的堅持。深入來看,這又緣自於中山先生的無私人格。民國肇建後,基於對權力慾望與野心,促使無數軍閥、政客展開赤裸裸的鬥爭,中山先生則絲毫不受誘惑,非但將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位置讓給了袁世凱,還將全部心力轉於推動國家基礎建設。他表示「政治上革命,今已如願而嘗矣;後當竭力從事於社會上革命。」他馬不停蹄參觀製造局、船政局,推動教育事業,為國家建設盡心,貫徹「功不必自我成,名不為自我居」,這種高尚人格,正是他能夠帶領中華民國走過建國崎曲之路的力量,也是他受到後世一致景仰推崇的原因。

 綜言之,就像所有國家對於創建者的尊崇,每年中山先生逝世紀念日,讓我們有機會回顧國家的創建歷史,並表達對於先人的感恩,而最好的感恩方式,就是堅守和發揚先人的理念。亟盼國人珍惜先人創建中華民國及建立自由民主付出的血汗,讓中華民國立國精神永續發皇。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