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美FISA修法 兼顧國安與隱私

 美國民主黨籍眾議院議長裴洛西與共和黨領袖、司法委員會主席麥卡錫日前達成共識,針對《外國情報監聽法》(FISA)於即將到期之3項條文進行修改,內容包括監聽特定商業活動、機動監聽政府各部門,和調查外國人、「孤狼」等疑似涉及恐怖主義之個人和組織等,由國會重新授權,以避免遭到有心人士濫用。

 此次修法,主要是強化對個人隱私權的保護,例如禁止政府恣意使用衛星地理定位系統,或手機定位等資訊,監聽特定商業活動;要求監聽、錄音必須符合相關法律程序和規定;國會有權查閱聯邦調查員依「外國情報監聽法庭」(FISC)授權之調查案件,以限縮FISA使用的目標對象和範圍,進一步擴大對人民權益的保障。

 這次修法背景,源於2016年FISC授權聯邦調查局(FBI),調查俄羅斯干預美國總統選舉一案,對川普前競選顧問裴基發出拘捕令。此舉引起共和黨陣營對該監聽案的政治性操作,大加撻伐,不斷要求修法,使國家安全與人民隱私權之兼顧,再度成為美國朝野黨派立場對峙新引爆點。

 其實,美國對於國家安全方面的立法,歷史悠久。一戰結束之初,時任總統威爾遜認為,戰時忠誠度是國家取得戰爭勝利關鍵因素。在其強勢主導下,1917年頒布《間諜法》(Espionage Act of 1917),打擊通敵賣國行為。該法規定可對未經授權擅自取得、接受和傳播國防資訊,並對美軍造成不利影響的個人,課以重罰,甚至判處死刑。

 1978年通過的《外國情報偵察法》,則允許「美國總統可以直接授權司法部長,進行1年以上的電子偵察,以獲取外國政府或政府間組織的情報信息」;1982年又通過《外交使團法》,加強對外國駐美外交人員的監視;1994年更頒布《反情報和安全促進法》,成立「國家反情報政策委員會」,負責反間諜協調工作。

 因爆發水門事件,為防止總統和行政部門濫用權力,恣意監聽,FISA法案於1978年正式出爐。這是美國第一個要求政府,必須先行獲得法院許可令,方得行電子監聽的法律,目的為平衡國家安全需要,及人民隱私權利, 落實憲法〈第四修正案〉,保障美國人民免於被任意監聽的權利。換言之,只要身處美國,不論是公民或非公民,國家在正常情況下,必須獲得法院許可令,才可對人民進行搜查、監聽。

 2001年,美國為因應911恐怖攻擊後的反恐新情勢,小布希總統簽署《2001美國愛國者法案》,賦予美國國家安全機構,防範打擊恐怖主義的特殊權力。國家安全機關可對美國公民及綠卡持有者,實施秘密監聽;2008年國會新增702條款,允許司法部長及國家情報總監,可在一定情況下,共同授權美國政府,對海外非美國公民,進行長達1年通訊監察。

 按照FISA立法精神,政府當局進行情報監聽前,需先說服FISC,取得法官授權,並確保監聽是基於國家安全所需,而非緣於政治因素考量。儘管立意良善,但執行面上,卻常因人為疏失,引發不必要政治鬥爭。裴基被捕事件,即是最明顯的例證。雖然前FBI局長柯米已向FISC道歉、表示後悔, 但是傷害已然造成,事後再多道歉,恐無濟於事。

 雖然民主黨主導的眾議院,上週表決通過修改FISA方案,不過,修正法案未來是否能成為正式法律,前景未明。因共和黨掌控的聯邦參議院,從頭至尾未參與協商;只要有任何一位參議員表示異議,就能阻撓該法案審議程序。更何況法案尚需川普總統簽署,才能生效。而白宮目前尚未進一步答覆媒體評論要求;川普本人對法案修訂內容、方向,似乎也另有想法。

 川普透過推特表示:「許多共和黨參議員都建議他直接否決該法案。」但也有部分參議員建議他,應接受司法部長巴爾專業建議,盡快簽署同意該法案。因為巴爾全程參與眾院朝野黨派協商,且認為「修法內容包括新的限制、要求條款,未來可以有效防範擅權、濫用情形,也能明確保障美國人民的安全」,這些方向均符合共和黨改革立場,因此傾向支持該法案。

 川普強調,FISA法案修改應回歸《2001美國愛國者法案》整體大架構下,重新檢討,而非僅修改上述3項條文內容;可預見未來修法幅度,應該會更具全面性。

 綜言之,美國兩黨對法案改革方向,雖抱持不同立場,但彼此對國家安全至上的立法精神,則是相當一致。這種兼顧國家安全與人民隱私的協商精神,值得所有民主國家借鏡與學習。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