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瓊林子集】炙日澎湖行

◎金戈

 午後的炎熱,地表上跳動的不安,忽來一陣莫名大雨,飛機就在豆大雨粒潑灑中起飛。經一陣搖晃,先走山區,穿梭雲端之際,見著了大霸尖山,在飄浮的雲縫中乍隱乍現。我好喜歡在飛機窗口中認地標,有如天神下凡,盡顯普天之下皆我所管的氣概。

 沒多久,我們在大甲溪和烏溪之間出海,直奔列嶼成形的澎湖。海水很藍,海面上時有白鍊陣陣呈現,原以為是大魚,但稍現即沒,應該是浪花和心頭念想的結合吧!

 步出飛機,熱風迎面,海島的颯爽涼風好似只存在想像中;四百年歴史的媽祖廟,在牆檐木雕上留下斑駁,遊客的喧囂、店家的呼喊,又是另一番的歷史註解。嘗過仙人掌冰沙的微甜之後,我們就在燠熱酷暑中,奔進下榻飯店。

 匆匆酒食後,不能免俗地奔向花火燃放的海堤邊。花火雖炫麗,終究不是我所鍾情,溫熱的海風中,就陪著大家一同讚嘆了。對一般遊客景點,我向來沒多大興趣,廟宇、榕樹、海鮮,感覺就是這個島嶼留給我的印記,是否類同「海浪、沙灘、仙人掌,還有一位老船長」,心頭點滴各有不同。

 乍到此地,可以評頭論足,但不宜說三道四。熱了一天,有剉冰可消暑;汗水淋漓之際,可以近抱火爐,飽嘗碳烤海鮮,頓時感覺艷陽的涼爽及海水的清洌。

 夜晚總有最精采的劇幕,我們一行七人,驅車前往喧囂外的海風沙灘上,獨棟矗立家屋,簡約民宿、美食沙灘、蟲鳴星光,剩下的就是我們不斷的笑聲和奢侈的雪茄味了,當晚就在沙灘上的民宿大啖海鮮。鹹鹹的海風,載著古巴雪茄遊走在我們髮絲間;金橙色的啤酒映著海上漁火,遠遠的花火節煙爆,距離隔開了惱人雜響,在眼中留下了五光十色。我靜觀友人,在溫潤海岸的微光中,「熱」變成「暖」,星空下的雪茄與啤酒讓我們好快樂,至星月俱疲方返。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