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鹽鄉月夜惹人愁

◎李獻琪

 在繁華與頹廢之間,心的盲與忙不斷交戰,最後各自找到出口,退隱遁去。繁星點點的夜空,總是令我觸景感傷。

 天氣晴朗的夜晚,微風徐徐,水汽冷卻後便形成露珠。

 寒夜的濃霧,化成清晨露珠,在黎明曙光乍現之前,閃耀於樹葉末梢,輕風拂過,陽光溫煦照射,露珠化為水滴消失了。歲月如霧化成清風,吹拂大地,陽光露臉霧就散了。

 在偏僻的北門鹽鄉,有一座溫馨的家園,專門收容精神障礙的朋友,我有幸在勞退後至此機構服務,由於固定上大夜班,因此得以靜享鹽鄉的淳樸氛圍,獨賞靜謐的夜景風情。

 每天夜裡,當院生陸續上床睡覺後,我才有閒適的時間觀察夜間景致。每逢農曆十五,月亮圓滿清朗懸掛天空,四周蟲鳴唧唧,蟋蟀與螽斯合奏月光小夜曲,連蚯蚓也唱和,發出深沉的低吟。庭院飄來陣陣濃霧,讓教養院籠罩在迷濛之中,濃霧凝結成露水,飄落在院舍屋頂上,竟如小雨斜打門窗,這時我喜歡以手機播放足以療癒心靈傷痛的梵樂,古箏、琴韻流轉,呈現獨特的情境之美。

 由於教養院位於鹽鄉的田野中,除了遺世獨立外,院舍外還有一大片空地,闢建了園藝場、菜圃、植物觀察園,還有一個大型兔園,養了許多小白兔,為了防止野狗入侵,又養了幾隻大白鵝,白鵝警覺性高,一有狀況便發出哦哦叫聲,值勤人員隨即趕到化解危機。白鵝的叫聲很特別,曾有院生說夜間聽見庭院傳來笛聲或喇叭聲,仔細追查證實是大白鵝的叫聲,遂引起哄堂大笑。

 從月浮東山到清月西沉,正好半日時光,夜裡若濃霧籠罩,白天必艷陽高照,古人能觀天象預測晴雨,經印證後百無一失。

 沉浸於鹽鄉的月夜,讓人不禁想起許多往事。自古以來,騷人墨客以月懷人詠物的詩文不計其數,我則獨對明月悼念故人往事,內心無限悲悽。尤以近兩年來,我失去兩個今生最心愛的女人──慈母和愛妻。慈母一生劬勞,直到稍能安享清福時,上蒼便將她帶走了;更不忍的是內人,年方六十初老,就被絕症奪走寶貴的生命,可說是終生操勞,從未享受過安樂的日子,實在令人無限悲慟!

 如今每當明月清亮的時候,遙望夜空尚有天星伴明月,孤獨的我只能望月興嘆,追思遠去的至親,是否感受到我的愛及深刻的懷念。月夜裡,那濃霧化成的露珠,正像眼淚掛滿我的雙頰。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