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鸞山健行記

◎林明理

 早晨明朗的陽光裡,空氣澄淨。沿著中野部落山徑,到了布農族人稱鸞山為Sazasa的山嶺,沒想到竟可遠眺卑南溪與鸞山大橋,一片樸實寧靜的原野。

 掠過山林深處的蟲鳴鳥叫,任由微風引我走一趟產業道路,梅影盡收眼底,心與鳳蝶同飛,還有一隻蒼鷺翩翩在白雲的光影裡。

 我將心放空,只靜賞輕霧在峰谷裊裊移動,以一首古調掠過天邊,又掠過凝視的眼眸。我期待一隻山雀在枝椏間倒懸,或對著我唱跳。但我多嚮往俯瞰這裡四季不同的百景,純淨的花兒和大冠鷲,還有那夜晚點綴滿天的星子。

 當陽光鋪灑銀合歡樹林,聽鳥獸在岩壁、溝渠旁,在屋宇部落的窗戶……而後,我隨著那首古調,掠過近似於我熟悉的身影──鸞山村不變的面貌在風中縈繞,像是沉醉在落霞紅日中。

 我可以什麼都不想,或是去找尋沙沙枯葉聲和初春沃野的白梅芳香,把所有煩囂都盡拋腦後。我也可以想,坐落在溪谷和部落之間,輕輕閉上眼,而微風輕拂,梅雪皚皚,最能勾起潛在的記憶。

 圍牆的紅萼龍吐珠、白鳳菜,三五隻逗留的蜜蜂,都讓我在此流連。哪怕看一叢長穗鐵莧,也是以自己的感官觸摸。山巒一片綠意,我怎能錯過相遇的悸動?

 鸞山村民的溫情不變,有人說,某些時刻會永存不滅,那就是愛,那就是最美的時刻。但我以為,鸞山總有更多的意味,因為這裡的族群安詳樸實,他們以古調老歌激盪這山林的幸福。

 此刻,我聽到太平洋海波輕柔地撫慰著,夜已深沉,星叢紛紛匯聚而來。啊,讓我當一輪明月,掠過鸞山和山谷,掠過島嶼和海洋。只要閉上眼,就能感受群山對我點頭微笑了。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