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筆耕心田】春天猶在

◎莊雲惠

 今年春天特別詭異,明明來到,卻幾乎忘記季節已更迭!

 春節前工作告一段落,然後匆匆南下夫家度過春節除夕,幾番忙碌後,緊接著搭高鐵北上,與娘家兄弟姊妹團聚,歡笑餘音未歇,即籠罩於「新冠肺炎」病毒入侵的陰霾和如火如荼防疫的消息中,原本節慶的華彩突然黯淡下來,優閒的假期也緊張了起來。

 透過新聞頻道每天傳送著消息,關注之際,心情難免受到波動,卻又必須說服自己保持冷靜。日前與好友敲定的聚會一個個取消了,此時聚晤總怕有風險,為了免除困擾,只要有任何疑慮,便改期再約,讓彼此安心,以免讓原應歡樂的聚會變了調,擔心害怕疫病流竄擴散,那可是任誰都無法承受的。畢竟防疫人人有責,維護自己之餘也應保障他人!

 好友恰巧在年後舉辦書畫展覽,對於創作者的成果發表,一定要去欣賞,給與鼓勵。幾個朋友戴著口罩像蒙面俠般前往,所遇到的人們也都戴著,只剩下難辨容貌的雙眼;沒想到萬象更新的初春時節,把一個個真實面目紛紛遮蔽於口罩背後了!朋友笑說:「謝謝你們冒險前來看展!」這是我聽過最悲壯的開幕致謝詞了。好像我們跋山涉水,衝鋒陷陣,只為了滿腔力挺的道義情懷,便以大無畏精神響應美的號召,歷經重重危險才安然出現在此,想來不禁莞爾。

 西方有一工程師說:「我們無法趕走恐懼,但可以冷靜不慌張,以邏輯和評估來減輕恐懼。」非常時期,應多一分戒慎心態保護,但似乎也無需惶惶不可終日,畢竟日子還是要過下去,還是要接受陽光照射、綠意撫慰,也要在浪漫月色裡嗅聞自由的芬芳。

 終於,在一個星期假日,我跨出新春以來首度走春之旅。驅車緩緩上山,漫遊山林之中。草葉不知憂愁的迎風搖曳,新花紛紛占領枝頭爭奇鬥妍,春樹猶如飽含綠意的詩詞在曠野吟誦,山色青翠、水光澄澈,飛舞的蝴蝶、鳴唱的鳥兒依然愜意,「當春乃發生」,大自然無視人間紛擾,也不管俗世喧囂,按照既定節奏運行,人們能否看見它的存在、發現它的豐盈,端看各人的心靈感知了!原來,美不曾走遠,只是我差點忘了春天。

 唐代詩人白居易沉醉於鶯飛燕舞、亂花淺草的暖春,以詩記錄了一季美好:「幾處早鶯爭暖樹,誰家新燕啄春泥。亂花漸欲迷人眼,淺草才能沒馬蹄……」走向山林,走進春天,我被鬱鬱濃濃的綠意披覆著,任洋洋灑灑的美感啟迪著,讓浩浩沉沉的寧靜灌注著,這是一種溫柔的撫慰,也是一股沛然能量的蓄積,這是多麼美好又愜意!

 走在春天,由衷期許所有紛擾趕緊消逝,一切轉危為安,每個日子都平安祥和,每個人都與春同在!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