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論壇

【軍事論壇】無人載具運用日廣 制海作戰新寵兒

3船體構型「海上獵人」無人載具,兩側各有1個增加浮力與穩定性的浮體,2019年2月成功地從美國西岸自動航行到夏威夷並返航。(取自DVIDS網站)
3船體構型「海上獵人」無人載具,兩側各有1個增加浮力與穩定性的浮體,2019年2月成功地從美國西岸自動航行到夏威夷並返航。(取自DVIDS網站)

◎楊于勝

 軍事科技的突飛猛進,改變了作戰形態,當世人眼光仍聚焦於匿蹤於天空之無人載具,透過衛星導航飛向目標區執行作戰任務之際,無人載具和相關配合之系統、武器質量,在制海戰場角色已近成熟發展。過去數年間,無人載具的軍事運用日益吃重,其蓬勃發展趨勢已逐漸邁向結合人工智慧(AI),儘管如此,無人水面載具(USV)和無人水下載具(UUV)相較空中、地面無人載具,受到之關注仍然較少。

 不過,隨著經略海洋及擴展海權的需要,整合資訊操控介面後,運用途徑不再局限從有人載台(飛機、船艦、車輛)上遙控無人載具,人工智慧的成熟,使無人載具有更多的功能和彈性,執行第一線任務。此外,集體遙控技術的成熟,如同空中無人載具執行「蜂群攻擊」般,重演二戰德國U-Boat執行「狼群戰術」的歷史畫面可再現,只是角色將改為以水面、水下無人載具,有如食人魚般群體進行攻擊,此趨勢已愈來愈可能實現,亦愈來愈難防範。

  從民用到軍用的商機需求

  近年來,無人水面載具和無人水下載具分別通過自主控制或遙控方式在海面、水下航行,代替載人船艦、潛艦或潛水員執行各項軍事或民間任務。鑑於無人載具對軍事作戰的重要性逐漸增加,近期美國海軍委託智庫蘭德公司進行「美國海軍無人水面載具作戰運用選項」研究。報告分析無人水面載具運用方式、任務類型與應用範圍,並指出無人系統未來在海上作戰運用方向與未來發展建議。

  研究檢視當時市場現有和發展中之無人水面載具功能、性能、特徵、所屬發展國。發現水面無人載具在續航力、動力和籌載量局限下,任務大部分為測試、訓練、情蒐和觀測,最為外界知曉的如水文海象觀測、海上搜救、搜索、反水雷措施和反制小型船艦恐攻、港埠巡邏等。而隨著現代科技的突破,重視節約資源、預算,無人系統在海事領域和海軍作戰,不僅呈現更進步的發展,對於無人水下載具運用於制海,也開始有較多的研究評估,不再只聚焦於開發、探索海洋。

  國際間的海事展規模雖不像航太展盛大,但無人載台運用愈加廣泛,使從事開發無人水面或水下系統的廠商無不絞盡腦汁,以滿足各國在海洋探索和海事安全的需求,海事展中陳列相關產品愈來愈多。這些產品的運用,象徵制海的軍事能量可不斷擴增。

  以2019年新加坡海事展(IMDEX-2019 )的無人載具展區為例,來自國際的參展廠商陳列眾多海洋探測和軍事任務的成熟產品或發展中的項目,展場以簡報、影片、圖表或模型呈現運用概念和優異功能。在海洋探索上,過去以浮標蒐集系統為主,現在開始被具有動力的無人載具或水下載具取代。在軍事行動上,開始出現有人載台上,遙控無人載具執行第一線任務的趨勢。載有官兵的飛機或船艦,採遠端遙控「中繼」無人載具,以整合執行偵蒐任務之在空無人機、水面、水下無人艇的成果,最終再以可執行攻擊之無人機或水下無人艇執行攻擊或清除水下威脅(如水雷)任務,有效減少人員或裝備損失的風險。

  美國海軍積極發展無人載具

  美軍2020財年計畫於2024年將艦隊規模擴增至314艘,但2019財年原先規劃在2023年擴編至326艘;此刻建軍規模縮水,對比美海軍在2016年宣布要打造355艘規模的艦隊,令外界好奇要如何銜補「不足」。   

  為此,美國前海軍部長史賓塞在布魯金斯學會的研討會指出,未來艦隊規模可能小於2016年兵力結構評估時的建議數量,並稱355艘規模艦隊是美海軍的理想目標,但更重要的是強化其能力,因應未來所有挑戰。

  從另一個角度檢視,是否在第三波「抵銷戰略」指導下,美海軍提出的新作戰概念「分散式殺傷力」,便已經預留船艦規模可能不足的空間。在新的作戰概念下,美海軍計畫對水面艦隊進行重組和重新裝備新的武器,更多細節與具體說法,在水面海軍協會全國討論會上披露,「要讓每艘巡洋艦、驅逐艦、兩棲攻擊艦和近岸作戰艦對敵人來說都是一根刺」。值得關注的是,2019年12月9日媒體披露,美海軍對於籌劃一支比355艘規模更大的海軍艦隊持開放態度,因為新的想法將把無人載具融入預劃的艦隊規模,亦即將可能有為數不少的無人載具加入常規船艦的「陣容」,以彌補艦艇數量不足的窘境。

  2020年1月,美國海軍為正在研發的中型和大型無人水面載具(USV)制定作戰概念,以更精確定義相關艦艇的能力與任務,並希望讓國會解凍經費。美國海軍規劃中型USV為模組化的高續航力載具,初步專用於搭載情監偵(ISR)和電戰等支援系統,大型USV則計畫安裝垂直發射系統等武裝,用於支援海軍水面作戰或對地打擊任務。

  如果無人水面載具或無人水下載具不得不端上檯面,是肇因預算不足以支持建造足夠的傳統船艦,向來維持先進軍備,並擁有代差優勢的美軍,怎會容許無人載具濫竽充數來代替第一線的作戰艦?拋出試風向的背後,應是美海軍已完成對多款無人載具的試驗,例如已廣為人知、可執行反潛作戰的3船體構型「海上獵人」,甚至是其他尚未現身的無人載具。

  彈性運用降低風險

 2017年9月下旬,美海軍成立首個水下無人機器人中隊,這類型部隊成立,彰顯的不再僅是情報蒐集能量,而是藉科技突破,無人水面、水下載具將可能直接執行不同類型的制海作戰任務,並得到相當的成果。儘管如此,無人水面或水下載具能幫助減少的預算支出是否有限,便值得建軍進一步省思。

  因為無人載具並非萬靈丹,即使人工智慧再發達,並投入至軍備科技運用,無人載具運用於制海作戰任務,遠端仍少不了「人」的操控。不管是監督還是後勤,運用無人載具於制海作戰,雖可減少載人載台的運用,某種程度降低風險,但若考量整體指揮管制,則「人」的因素仍然存在。

 不過,無人載具的發展愈見純熟,已讓有人載台於戰爭中的風險大幅降低,更多高危險的深海探測或戰術行動,無人載具開始扮演更多中繼角色。而大型、可做為無人載具母船之設計,似已躍於檯面,相信在科技的輔助下,加上強化操控人員的教育訓練,無人載具將成為海軍的明日之星。

(作者為退役海軍上校)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