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軍重裝地面部隊 嚇阻力強阻衝突(中)

◎賴名倫(譯)

(接上文)

 繼嚇阻類型與駐軍模式後,報告也嘗試探討歷史案例,以及駐軍軍種類型與主力裝備的嚇阻效益。

 衝突時程將決定嚇阻策略模式

 報告指出,衝突最常見指標是對手國的行動模式,即對手如何實現侵略目標的手段與策略。分析指出,侵略者傾向於避免成本高昂的消耗戰,並嘗試在大國做出軍事回應前,製造占領領土的既成事實,在短時間內結束,衝突可能會讓部分大國默許新局勢,最知名案例即為海珊入侵科威特,以及阿根廷占領福克蘭群島。

 研究指出,在短時間內展開既成併吞行為的案例,約有100多個,相較於透過長時間領土衝突案例達10倍以上,顯示短期侵占性衝突確實是主要衝突模式。這對於傳統的「常態性嚇阻」戰略構成嚴峻挑戰,因這種戰略將導致美軍疲於奔命。

 另一方面,短期侵佔性衝突,將對於防衛作戰構成巨大後勤挑戰,若要奪回遭侵占領土,部隊必須進行長距離機動。這便使侵略者更加尋求以突發性緊急衝突,來迫使美軍提高部署部隊的成本,從而默認事實。例如,北約在假想俄羅斯入侵波羅的海國家時,將可能面臨這種情況。

 因此,為因應危機進行短期性部署的「即時性嚇阻」戰略,將是目前與未來最重要的嚇阻形態,因他們將對衝突本身發出明確的政治信號,一方面為美國的盟友提供形強大的嚇阻力,但另一面,也將特別容易引發原本意欲避免的戰爭。

 部署部隊類型決定嚇阻戰略效力

 在確立威脅類型後,報告的核心在於探討何種部隊最能發揮適當的嚇阻能力。報告技術性的未納入若干技術成本,例如建軍預算、安全援助,以及外交預算等不易計算的成本;僅討論軍種與主戰裝備的部署效益。

 「離岸平衡」與「近岸控制」論者支持,並強調海空軍的部署彈性與有限嚇阻力。部隊的高機動性便於展開快速即時的戰略性調動。這些能力的某些形式(包括長程打擊武器系統和潛艦)也具有更佳的生存性。且由於無法直接占領,並控制敵人領土,因此也具備較適當的嚇阻能力。並能避免美國在海外維持軍事基地時,難免的政治問題,因此較容易為盟友所接受與理解。

 另一方面,「主動拒止」論者則強調陸軍的獨特貢獻,其論點認為前進部署陸軍能反應出美國的決心,以及地緣意涵。當陸軍駐紮在外國時,代表美國對該區域的堅定承諾。反之,由於海空軍容易調動部署,因此其嚇阻強度相對較弱。此外,當面臨大規模入侵作戰時,案例也顯示陸軍的存在,仍是決定戰局的關鍵。

 經驗證據檢證軍種與嚇阻效益

 針對上述爭論,報告以2種途徑進行研究。首先,探討不同軍種(陸海空)與主力作戰裝備(戰機、轟炸機、重裝與輕裝地面部隊)的相對價值。其次,則是探討當危機發生時,哪一種部隊對「即時性嚇阻」最具效果。

 報告指出,衝突將反應2種重要信號:第一、美國有意介入爭端的意圖與強度。第二、對手國採取軍事手段的可能性與規模。證據表明,對手對美國軍事部署將可能有不同的理解與影響,例如重裝地面部隊比起輕裝部隊,更可能產生嚇阻作用,且與海空軍相比,這2種部隊都可能構成美國更強的政治信號。

 以此,報告由資料庫蒐集百年來主要區域爭端衝突案例的經驗證據進行分析,並提出4項假設嘗試驗證:第一、假定美軍的存在具有嚇阻作用;第二、假定機動性較弱的部隊代表更強大的承諾。因此,嚇阻力強度依序是陸軍、空軍、海軍。第三、重裝地面部隊具有最大的嚇阻作用。第四、駐紮在衝突區域部隊,尤其攻擊能力愈強大者,將可能容易引發低度爭端。

 報告也將美軍主戰裝備簡要區分為下列8種,依序是重裝地面部隊(裝甲部隊)、輕裝地面部隊(輕裝車輛)、其他陸軍部隊(防空、特戰或情報部隊)、美國空軍戰術戰鬥機、美國空軍戰略轟炸機、其他美國空軍(支援單位,情報和指揮部)、海軍航艦打擊群(CSG)。以便評估美軍的部署能力與衝突關聯性。

 外交關係與地理特性具重要影響

 報告技術性的簡化若干複雜因素,例如美軍介入對當事國外交關係的影響、各國對美軍介入的意願,乃至於國際組織的反應。美軍的影響也可能隨著時間而改變,在冷戰期間,對國家行為的影響與之後也有著明顯的差異。但報告也整體評估過去60年來,全球範圍內的平均影響。

 從地理特性上來看,從1955年到2014年,重裝地面部隊(機械化裝甲部隊)主要配置在歐洲,而輕裝部隊(陸戰隊、一般步兵與特戰部隊)則主要部署在東亞。這種差異的原因,至少是部分地域性的:日本等島嶼適合輕裝部隊;在冷戰前後以對手國軍力作為基準,而將部隊派往可能發生相對衝突規模等級的地區,也有其合理性。

 評估海空軍嚇阻力相對有限

 報告的分析提出2項基本發現,首先,不同軍種的美軍,在不同地點與時間的影響確實存在差異。第二、美軍的嚇阻能力,也確實對於潛在對手產生威脅。分析發現,重裝地面部隊的低部署性,其存在意味著美國的強大承諾與戰鬥力之保證。相較之下,儘管輕裝地面部隊具有較佳機動性與運用成本,但仍比空中或海軍具有更明顯嚇阻作用。

 在空中武力方面,在鄰近區域部署戰略轟炸機的嚇阻效果不甚明顯,這可能是由於戰略轟炸機具有空中加油,與執行多任務用途的能力,且其基地主要只設於少數地區。相較之下,戰術戰鬥機對於低強度衝突則有相對較明顯的嚇阻效果。但對於中高強度衝突,則可能導致衝突程度升高的風險。這可能是因高度機動性使對手國,轉而採取風險更高的冒進行為,並試圖對於美國的軍力部署姿態做出挑戰。相較之下,其他陸軍部隊對低強度衝突具有明顯效果,但對於中高強度衝突,則未產生明顯效果。

 即使是當部隊部署於國內,重裝陸軍部隊仍足以對中高強度衝突產生嚇阻作用,但是輕裝地面部隊無法具備相近的嚇阻力。而空軍與海軍駐紮在本國時的嚇阻作用,則難以評估。總體而言,美軍在鄰近衝突區域的駐軍往往能產生嚇阻作用,而作用最大者為重裝地面部隊。重裝陸軍可以嚇阻潛在對手,並減少跨國衝突的可能性。

 當然,必須指出,由於案例涉及冷戰時期,美國在歐洲部署大量重裝地面部隊以應對高強度衝突,以及認為東亞區域爆發大規模衝突機率有限,因此在東亞(日本)僅部署輕裝地面部隊而影響到案例特性。因此,報告承認仍需要進一步的研究,以正確評估特能否藉此降低衝突風險。(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