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心靈補給站】放空再衝鋒

◎龍青

 英國作家普利斯特利論無所事事說:「在這人世間,萬惡其實都是那些一向忙忙碌碌的人造成的,他們既不知道什麼時候該忙,也不曉得什麼事情該做。我認為魔鬼仍然是宇宙間最忙碌的傢伙,我也滿有把握地想像到他在譴責懶散,而且對那種浪費一丁點時間的現象大發雷霆……人間缺少的不是有為,而是無為;它無所不能,唯獨缺少友善和些許理智。世界上仍然有大量的精力(以往從來也沒有這麼多瞎忙的人),只不過大部分都給浪費在不該用的地方了」。

 當我面對空白的螢幕時,我已經知道自己的精力即將「浪費在不該用的地方了」,然而我無法停止忙碌,只要在這座城市謀生,就已經被綁在傳送帶上,不停地轉到下一道工序當中,被每天的忙碌生活塑造,從此再也無法明白優閒的價值。一旦停下來讓自己的身心放空,恐懼就像空氣一樣突然擠進肺部,手腳不自然地動來動去。為什麼這樣怠惰?忙碌就是勞動,勞動創造一切價值,它變成金科玉律,無人能夠違犯,我們的「超我」驅趕這個自我永遠運轉,直到消亡。

 要是碰上一個無所事事的人,人們會鄙夷、指責,這樣的人不值得關注。每一個富豪的故事帶來的都是他們更加努力,他們永遠馬不停蹄地投資、工作,就像一台不停地吐出角子的老虎機;其實是他們出了問題,然後,他們把這種問題變成一種精神,讓我們開始嚮往這種人生。人應該努力到什麼程度才能讓自己成為一個真正的人,有錢人並沒有做出更好的示範,我們卻以為那就是更好的示範,所以沒錢人的子女被投入更多的傳送帶,讓自己不停運轉,維持的卻是那台出了問題的老虎機,維持它不斷吐出角子。

 原因在哪裡呢?美國散文家克羅瑟斯一語道破,因為人人都想當別人,「這種人人想當別人的天然慾望,往往正是人生當中許多細小不快的背後原因。它使社會不能組織得圓滿合理,它使人們不能各明其職和各安其位」,人總會覺得我不只能幹這些,我還能做別的事,這種對自己擁有額外能力的想法一直左右著大多數人不能無所事事。他們必須被驅趕,就像羊群一樣,在鞭子和吆喝聲中回到自己的羊圈。羊羔們不會滿足於自己只是羊羔,不然為什麼人類要拿牠們獻祭;因此,羊羔們自覺還有一個更崇高的身分,除了美好的羊毛和羊肉,羊羔們以為自己的努力能夠達到超出這種悲劇命運的程度。

 所以,沒有一隻無所事事的羊羔,每個人都如此,他們必須做點事情才能讓自己成為更好的人,就像成為一隻更好吃的羊羔。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