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軍重裝地面部隊 嚇阻力強阻衝突(下)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賴名倫(譯)

(接上文)

 柏林危機證明駐軍反應安全承諾

 報告也引述2起重要的大規模地面爭端衝突案例,以此確證重裝地面部隊的嚇阻作用。

 1961年,第3次柏林危機起因於蘇俄在美蘇高峰會中,要求北約盟軍撤出西柏林,並以宣布暫停復員與高調擴增軍費做為升高威脅手段,又自8月中起,封鎖東柏林邊界,並開始建築柏林圍牆。對此美國在甘迺迪總統要求下,首先,一方面國會同意增編現役部隊與提高軍費預算。另一方面,積極調派師級地面單位與陸海空軍部隊前往北約,防衛西德邊境以提升防禦部隊的數量。

 儘管此次危機並未發生大規模軍事衝突,僅一度在10月27日,發生雙方營級裝甲部隊的短暫對峙局面。但美國軍事行動仍產生顯著效益。隨著美軍增派部隊前往西柏林,此舉強化了蘇聯對美國願為西柏林而戰的可信度評估。舉例來說,邊界美軍派遣戰車展開對峙之舉動,顯示美國部隊有積極防衛決心,這也使得赫魯雪夫意識到西方盟軍將可能動用武力,而非屈從要求,顯示增派地面部隊形成明顯嚇阻力。

 此次事件對於雙方而言,都構成嚇阻,美國視增派部隊迫使蘇聯軟化態度為一大勝利,但另一方面,蘇聯則認為事件固然有升級風險,但最終西方也默許柏林圍牆的建設,因此也屬於成功嚇阻。顯示地面部隊的部署確實能阻止衝突升級。

 制裁迫使獨裁者採取激進行動

 1994年,伊拉克領導人海珊有意派遣2個共和衛隊師屯駐科威特邊境,以測試美國捍衛科威特的決心。在第1次波灣戰爭後,苦於經濟制裁與內部不穩的海珊,有意測試美國新政府的態度。由於在制裁下,伊拉克將無法償還積欠法國和俄羅斯的大量債務,因此,海珊認為藉由製造有限度區域危機,並使聯合國安理會成員產生歧見,將能使債務國幫助干預,並藉談判減緩制裁。

 儘管海珊的舉動被認為傾向於外交手段居多,但分析指出,若美國未予以強烈回應,他仍然可能展開更雄心勃勃的軍事行動。考慮到此一背景,認為海珊可能發動軍事衝突的可能理由有3,首先,經濟制裁很可能迫使獨裁者挺而走險,其次,則是伊拉克政府體制使得軍隊必然支持領袖的孤注一擲。最後,這種有風險的軍事行動,符合伊拉克在1980年代起的行為模式。

 事實上,在第1次波灣戰爭前,由於海珊認為美國未積極部署與動員部隊進入戰區等策略,像是默許伊拉克的併吞行為。此外,他認為可製造聯軍的大規模地面傷亡,而放棄大規模軍事行動。海珊錯誤地低估聯軍戰力與傷亡率,因此形成對彼此意圖與能力的誤解。也導致此前外交折衝與嚇阻策略未能生效。

 區域危機驗證美軍快速部署能力

 做為回應,美國發動了代號「警衛戰士」行動快速調動部隊,並被認為是「即時性嚇阻」的具體成功案例。美軍清楚地表明了干預波灣事務的強大意願,以及保有壓倒性軍力優勢的嚇阻能力,而這一能力,尤其藉由美軍提升了地面部隊即時部署能力,而更加顯著。

 OVW是有史以來,最快速的軍力部署行動之一,證明美軍能迅速集結優勢地面武力。其原因包括:首先,在過去數年中,美國已耗費人力、物力在波灣地區建設軍事基地與設施。其次,美軍已能充分運用海上預置部隊預先裝載裝備,因此只需調動人力,可加速部隊部署時間。第三,前次戰爭經驗,也使參謀人員與指揮官熟悉了該區域的基礎環境與設施能量。

 與第1次波灣戰爭中,美軍依賴空優武力迫使伊拉克退讓的策略相比較,海珊已充分理解地面部隊對政權具有無法容忍的風險,因此,部署地面部隊代表清晰的政治訊號,也顯示空中武力仍需陸軍部署,以強化其嚇阻力量。

 前進部署重裝部隊最具嚇阻效用

 分析表明,當美軍部署地面部隊時,確能發揮嚇阻作用。但若部隊的機動性愈高,則嚇阻作用就相對下降,這可能是因其威脅強度較小,或更難以評估其效果。這一證據意味著海軍與空軍的嚇阻力量,仍無法與陸軍相比較。

 同時,部署陸軍的類型也有所差異,一方面固然涉及到威脅程度的權衡考量,但另一方面,也是由於輕裝部隊可能其兼具陸軍的地面占領能力,與較高的機動性與脆弱性,而可能升高對手的誤判程度與威脅感。不過,這類案例目前仍多局限於美國在東亞區域駐軍的經驗,在不同的地理環境中,例如類似日本南端的諸多小型島嶼,將可能局限重裝地面部隊的效益與嚇阻力,因此這一分析仍需要更深入的探討。

 短期即刻部署著眼嚇阻衝突

 報告也指出,若美國傾向於不採取長期性部署,或其前進部署態勢不足以維持嚇阻力,則美國可能仍採取在短期間內大量即刻部署部隊的策略,但這類部署策略仍存在著許多風險。

 歷史紀錄表明,危機部署與升級為重大衝突或戰爭的風險有很大關係。大約有3分之2的危機升級為重大衝突或直接戰爭,但是當美國採取即刻部署時,危機升級的機率只有4分之1。這意味著美軍的即刻部署有助於維持現狀,但無法發揮制衡效果或改善區域外交關係。舉例來說,柏林危機固然改變了蘇聯的認知,並形成嚇阻,但並無法阻止此後長期的對峙局面。另一方面,若即刻部署轉變為長態部署,那麼將有助於增強總體的嚇阻力。

 重裝陸軍是穩定嚇阻最佳選項

 報告結論指出,2項重要政策意涵。首先,分析結果肯定重裝地面部隊的嚇阻能力。尤其是當部署鄰近衝突區域時,仍能發揮效果。相較下,輕裝地面部隊即使是部署在衝突區域,也可能激化風險。因此,最佳嚇阻選項仍是重型地面部隊。這也意味著美軍必須付出更大的財政與機會成本。

 不過報告也承認,這個選項並未考慮到地緣政治的長期影響,這類偏重外交領域的議題,極為複雜無法忽視,因此仍是決策者應納入分析的重要議題。

 嚇阻策略尚需外交折衝運用

 第2項結論則指出,歷史案例證明,美軍採取即刻部署也有助於降低重大衝突或戰爭風險。而陸軍與空軍皆能發揮嚇阻效果。但這類選項也有若干條件必須滿足,首先,地理環境和基礎設施是必備條件,這使得美軍須確保擁有高強度的後勤與運輸能量,來滿足部隊調動的需求。

 其次,即刻部署的目標,應僅限於防止危機升級,而不應視為是提升防禦方的安全條件。因此,不宜過度高估部署部隊所能帶來的嚇阻力與長期效應。報告結論顯然主張美軍應維持相當數量的海外地面駐軍,以確保有效維繫區域穩定的戰略目標。(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