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浮世眾】在末日來臨前

◎偌堯

 天空是灰白交雜的混沌,滲入幾絲色調不同的黑,你很難相信,沒多久前,抬頭仍可遙望整片通透澄淨的藍。

 污漬般不規則的變形物,沾黏游移混沌邊緣,烏壓壓聚成團,有時很遠,有時很近,伴隨耳膜隱隱約約的頻率,像拿根尖刺「吱……吱咋咋」鑽入腦門。「是蝙蝠!」群眾竊竊私語,頭湊頭低聲交談,大概過了一個街區,那呢喃似乎成了「穿山甲」,傳言繞過圍牆,萬物之惡遂幻化為「眼鏡蛇」。

 這幾年,氣溫落差特別大,太陽升起時得穿短袖,漆暗無光時得披毯子,地表上頹圮衰敗,下水道酸臭腐爛,號稱萬物之靈的人類,不得不含沙吞泥,吸納滾滾塵埃維生。

 從沒想過繁榮與凋敝只在一線之間,荒原恣意植入水泥叢林,AI輕易摧毀鋼筋鐵骨,兩隻腳的宰殺四條腿的,不論有翅膀還是長滿鱗,幾乎都成刀上俎。

 血肉模糊的城市邊境,大自然伺機而動,準備反噬貪心住戶。

 於是暴雨,於是水患,於是颶風,於是山崩,於是泥流,於是冰融,於是寒害,於是蟲災,於是饑荒,於是戰爭,於是核爆——毀滅的源頭——於是人禍,於是瘟疫。

 「愈不虔誠的人,愈快得到報應。」教會神壇上,黑袍男子的預言霹靂,震懾信徒,他們彼此緊密挨靠,以體熱驅趕哆嗦,忘情搖擺吟唱讚頌,任嗡嗡鳴奏勾奪心智,雙手奉獻僅存的純潔靈魂。

 骨牌效應從圓的中心點向外擴散,通常最先倒下的,都是最堅定不移的一群。

 恐慌無國族蔓延,穿透井然有序的社會,讓順民喪失理智,用拳頭與咆嘯脅迫同類,爭奪早已擁有的資源,衣褲口袋都塞滿滿卻怎麼樣都還不夠,他們想要更多,渴求更多,覬覦更多……。

 「我愛你。」在這幕發生的一周前,女人牽著男人的手,傻愣愣對著他笑,「我也是。」男人毫不猶豫摸摸她的臉頰,彷彿有愛情便能豁免這場災難。

 然後,周遭的人開始咳嗽,發燒的人口吐白沫倒地,街道上救護車應聲而至。男人隨身帶著消毒液噴車門、噴桌椅、噴碗筷、噴床枕、噴馬桶、噴女人……無一處倖免,無一處安全、無一處容身,他的焦躁不安在小吃店達到臨界點。

 「早說出國回來該自我隔離十四天。」男人先嫌環境骯髒,再抱怨空氣帶菌,數落菜色無味、服務不佳,接著斥責路人沒有公德心,最後把箭頭指向女人,「都是妳要我出門。」男人捏著喉嚨在發抖,不確定乾癢刺痛是感染的前兆,還是吃太辣?

 當他拉開嗓門對女人吼叫,「妳剛剛按了廁所燈?不要碰我!」她非常確定,男人已經徹底崩潰。

 「這就是末日吧!」女人在心底驚呆了。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