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內外交攻 烏克蘭抗俄險阻多

◎鄭智懷

 俄羅斯自2014年併吞克里米亞半島以來,在黑海區域的行動成各界焦點;烏克蘭做為對抗俄最前線,積極引進各方勢力,企圖制衡俄國日漸擴大的影響力。烏克蘭是否有可能結合其他國家在該區域的共同利益,藉以限制俄羅斯的行動自由,達到解決俄烏衝突,甚至拿回失土,值得深入探討。

 在烏克蘭引進的各方勢力中,除了傳統的北約國家外,近來也積極尋求中共協助。就前者而言,烏克蘭與其在對抗俄羅斯上,具有共同利益;就後者而言,則是雙方在政治與軍事上,具有共同利益。但烏克蘭的努力是否能達成目的,恐怕仍未知。主因在俄羅斯的軍事、政治、資訊、經濟、能源與秘密手段等綜合操作下,抵銷了烏克蘭的外交行動所建立的影響力。因此,相當程度上,烏克蘭也無可迴避與俄羅斯建立關係,達到管理衝突的目標。

 簡而言之,國力較弱的烏克蘭,無法獨自解決俄烏衝突,亟須外交工作方可能實現。烏克蘭主要採取3條路線:安全靠北約、俄烏合作、經濟靠中共;而在3條路線中,烏克蘭的努力各自獲得相當成效,也面臨隨之而來的挑戰,抵銷了行動成效,使得該地區的和平仍遙遙無期。

 北約援助有限 避捲衝突

 面對俄羅斯的威脅,以抗俄為組織宗旨的北約,自然是烏克蘭首要拉攏對象,甚至尋求加入的國際組織。不過,北約各國對俄國的態度不一,加諸俄國從中分化,使得烏克蘭獲得的幫助有限,無法擁有全面且強而有力的安全保障。

 為了爭取幫助,烏克蘭積極向北約國家傳達善意,甚至在2019年將加入北約與歐盟寫入憲法中。考量捲入衝突的危險,北約國家並未直接介入,不過仍提供以下援助:

 (一)軍事援助:2014年至2019年,美國提供16億美元軍事援助。2019年12月,美國更首次以政府間採購模式,售烏克蘭「標槍」反戰車飛彈。

 (二)外交斡旋:法國和德國等歐洲國家積極促成俄烏和談,使雙方陸續在2014年與2015年簽署《明斯克協議》與《新明斯克協議》。2019年,法國與德國在衝突陷入僵局3年後,促成法、德、俄、烏四方會談,使俄烏和談能繼續進行。

 (三)能源替代:美國、波蘭與烏克蘭進行合作,並計畫由美國提供天然氣,以減少對俄國天然氣的依賴。

 與俄合作困難重重

 北約國家支持烏克蘭、對抗俄羅斯的行動雖有限,還是令俄羅斯付出相當的經濟與政治代價。在國際原油價格下滑、併吞克里米亞,以及干預歐美國家選舉後,受到美國與歐盟的制裁,俄國的能源出口量持續減少,損失約1500億美元;同時,來自國外的投資也負成長,使得俄羅斯停滯的經濟雪上加霜。俄羅斯雖對北約國家進行反制裁及軍事威脅,但由於其通常僅單方面的行動,且北約國家有能力即時提供盟國替代方案,並予以支援。因此,俄羅斯的國際政治影響力逐步下滑。

 在此背景下,烏克蘭與俄羅斯嘗試合作,企圖管理雙方衝突,減少付出的代價。因此,如前所述,雙方在法國和德國的斡旋下,簽署《明斯克協議》與《新明斯克協議》;雖然衝突繼續,使得兩協議無法落實,俄、烏仍於2019年出席在巴黎舉辦的四方會談,企圖緩和烏克蘭東部的緊張局勢。在尋求以和談方式解決衝突之際,雙方同時遭遇來自內部的挑戰。主要是因雙方國內民意,皆支持政府以強硬的態度堅守立場,並回應對方行動。另由於極端民族主義推波助瀾,也限制雙方和談行動,為了回應民意,即便雙方知道部分行動將會破壞和談成果,也不得不為之,使和平難現曙光。

 烏中結盟 各自盤算

 長期以來,烏克蘭與中共在政治與軍事上具有共同利益。而在俄烏發生衝突後,烏克蘭與中共也開始進行多項合作,達成國家利益。對烏克蘭而言,其與中共的合作,一方面是為彌補與北約國家,以及俄羅斯往來的不足之處,二方面是為了藉由中共的影響力,牽制俄羅斯。烏克蘭為穩定與中共的關係、解決龐大的債務壓力,對於中共「一帶一路」投資當地基礎設施的計畫,相當歡迎,主要是為了彌補衝突發生以來,外資大舉撤出的損失。同時烏克蘭也希望雙方關係,能藉由軍事與經濟合作,更加緊密,使得中共為了維護在該區的利益,在俄烏衝突議題上,即便不支持烏克蘭,至少不採取對烏克蘭不利的立場。

 結論

 自2014年俄烏衝突至今,戰火已導致約1萬4000人喪生。身為衝突中弱勢的一方,烏克蘭積極拉攏北約國家與中共,企圖塑造有利形勢;不過,由於國內政治、對俄羅斯威脅的認知,甚至是恐懼介入,導致危機升級,加諸其他戰略因素考量,各國對於烏克蘭的協助始終有限。衝突未來走向如何,亟待觀察。

(作者為淡江戰略所博士候選人)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