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浮世集】來自舞國的精靈

◎鄒敦怜

 走進教室,同學們圍繞過來,滿滿都是讚嘆。她剛剛參加一個才藝美少女的選拔,昨天轉播比賽的實況,她得了第二名,算是非常好的成績。只是這時她小聲、客客氣氣地回應著:「謝謝,謝謝!別再說了啦,還要上課呢!」同學會心一笑,知道她作風低調。

 她喜歡跳舞,音樂鑽進她的腦子裡,便化作一連串的舞步。那肢體的靈動是打從娘胎就天生的,媽媽說她在肚子裡就是個好動兒,幾張超音波照片,沒有一張如同別的胎兒一樣乖乖地蜷縮著,而是極盡誇張地伸展肢體。出生之後是外婆照顧她,每天早上外婆會推著娃娃車出門,帶著她在公園裡跳舞。假如她醒了,外婆會過來找出奶瓶遞給她。 外婆說她是個很好帶的孩子,大清早被帶出門也不會哭鬧,醒來了也不急著找人,而是張著圓大的眼睛,滿臉笑容地看著大人跳舞。當她會走路了,就真的跟著這些早起運動的爺爺奶奶一起跳舞。

 親友們總愛笑說她學舞的趣事,那一年才兩歲七個月的她,參加大表姊舞蹈班的成果發表,坐在第一排,那是小學生的國標舞。她看得著迷,就從第一排搖搖晃晃地「爬」上了舞台,還走到舞台中央,以自己的想法隨著音樂搖擺唱跳。在台上一板一眼表演的小舞者都被嚇了一跳,旋轉舞動時小心地避開了她;台下看表演的家長們卻開心得哈哈大笑,還忍不住為她鼓掌。她的媽媽不好意思走上舞台,滿臉通紅地站在舞台邊緣不斷向她招手,希望她趕緊下台,她卻愈跳愈起勁。直到舞蹈班老師跑上舞台,把她抱回媽媽手裡,才結束那段歡樂的插曲。

 那次之後,她執意要和大姊姊一起跳舞,還要跳一模一樣的舞蹈,所以在原本只收三歲以上的班級,破例收了她這個才剛過兩歲半的幼童。學習跳舞十分艱辛,練基本功的壓腿,總是疼得噙著淚水完成;每天在家裡練習,得拍下影像自己檢視,一遍又一遍做到最好。雖然她的學業成績不是頂尖,但總要能低分掠過,所以當某個比賽要開始時,她得同時兼顧學校課業與舞蹈練習,身體的疲累是沒法說完的。別人只會看到得獎時的風光,那些比賽前千百倍的緊張與期待,成績揭曉時的欣喜或失落,都是她要消化吸收的課題。學舞之路,彷彿時時得面對一座又一座等待挑戰的高峰。

 就像今天走進教室,她知道昨天那場比賽可能會成為同學討論的焦點,但對她來說,所有的辛苦都不是在某個比賽得獎後才得到答案。每次只要她換上舞衣,音樂響起,當她開始沉浸於音樂裡,挪移腳步、舞動肢體……那時的她就已經從舞蹈中獲得最大的喜悅,她這個來自舞國的精靈,喜愛舞蹈是源自於內心的感動。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