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墨緣集】呻吟語中的智慧

◎王漢國

 明儒呂新吾(字叔簡),著有《呻吟語》一書,流芳百世。其要旨在勉勵吾人須時時省察克己治人之道,人情物理之約,以為對治,其意味殊深,實不可不知。

 呂新吾曾於〈君子八景〉有云:「泰山喬嶽之身,海闊天空之腹。和風甘雨之色,日昭月臨之目。旋轉乾坤之手,盤石抵柱之足。臨深履薄之心,玉潔冰清之骨。」此乃藉山川風雲之姿,乾坤抵柱之容,來比喻一個人的立身處世之道,不卑不亢,我自從容,故被日人稻盛和夫敬慕不已。

 《呻吟語》書分四卷,由內而外,由近及遠,體系周密,舉證歷歷,筆者甚喜之。卷一,談性命、存心、倫理及道;卷二,論修身、問學、應務及養生;卷三,以探討天地、世運、聖賢、品藻與治道為主;卷四,則以闢析人情、物理、廣喻及詞章為要。

 顧名思義,呻吟,病聲也:呻吟語,病時疾痛語也。誠如其自況曰:「三十年來,所志呻吟語凡若干卷,攜以自藥。」以此推論,呂氏為明嘉靖進士,仕至少司寇,其病之聲,斷非無病呻吟,而是其來有自。

 作為儒門弟子,秉持「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之志作呻吟語,實有以一身示懲於天下之深意焉。

 首先,《呻吟語》是一本發人深省,具有高度正能量的書。譬如,在〈倫理篇〉中說道:「人子之事親也,事心為上,事身次之」;「孝子之事親也,禮卑伏如下僕,情柔婉如小兒。」在「老齡化」的時代裡,每個家庭或許都有老人家需要侍養,而為人子者應以何種心態事親,已成為極其嚴肅的課題。

 其次,《呻吟語》開導世人修身立己,己達達人的重要性。又如在「修身篇」中講到:「修身以不護短為第一長進,人能不護短,則長進者至矣。」;「不能長進,只為『昏弱』兩字所苦」;「處己不妨於薄,待人不妨於厚;責己不妨於厚,責人不妨於薄。」可見,修身旨在「貴己」,貴己者,方知義與命也。

 此外,《呻吟語》亦如晨鐘暮鼓般,時時鞭策自我、超越自我。且以〈人情篇〉為例,呂氏曰:「朝廷法紀,做不得人情;天下名分,做不得人情;聖賢道理,做不得人情;他人事做不得人情;我無力做不得人情;以此五者徇人,皆妄也;君子慎之。」其言簡意賅,道理十分清透,正說明人情不可越分,越分者適以自苦。

 對於這樣一本經世致用、裨益世道人心的好書,又焉能棄如敝屣呢?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