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史回顧

【戎裝名人錄】「休.道丁」 英國防空現代化推手

◎雲陽

 1882年4月24日,休‧道丁(Hugh Dowding)出生於蘇格蘭莫法特鎮。1899年9月,進入位於伍爾威治的皇家軍校就學,隔年畢業後,以少尉任官,奉派皇家守備砲兵,先後在直布羅陀、錫蘭和香港等地服役。1904年,奉派前往印度的第7山砲連。

 步入飛行之路

 道丁返回英國後,於1912年1月進入皇家參謀學院深造,並於1913年8月晉升上尉,年底奉派懷特島的守備砲兵部隊。閒暇之餘,道丁對飛行和航空技術著迷,在某次參觀布魯克蘭茲的航空俱樂部後,報名參加飛行課程,並且很快就學會飛行,於1913年12月獲得飛行合格證書。隨後,他申請進入皇家飛行學校接受訓練,成為合格的軍機飛行員,並被列為後備飛行員。1914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道丁終於有機會以備役飛行員身分,加入皇家飛行隊第7中隊。

 道丁於1914年10月先調派至第6中隊,在法國擔任參謀2週後,升任為飛行指揮官,先後任職於第9中隊和第6中隊。1915年3月,道丁因為對無線電電報技術具濃厚興趣,而被調回英國,前往布魯克蘭茲擔任無線電實驗所主任,1915年7月轉任第16中隊指揮官,1915年12月30日晉升少校,1916年2月1日晉升中校,並於當月底奉命指揮在法茵堡的第7聯隊。1916年6月,又被派任至法國前線,擔任位於菲安維萊爾的第9聯隊指揮官。1916年下半年的索姆河戰役結束後,道丁對飛行員的作息調整,與時任皇家航空隊指揮官的休‧特倫查德少將意見不合,爆發衝突,結果遭到冷凍被調回英國。其後,於1917年1月1日晉升上校,並被任命為南方(訓練)大隊指揮官,1917年6月23日晉升少將,8月被任命為南方訓練旅指揮官。1918年4月,道丁奉命前往約克市,擔任皇家空軍在該地區高層參謀。

 1918年,道丁加入新成立的皇家空軍,並在一戰後的數年間,先後指揮皇家空軍第16和第1大隊。1924年,被派往中東,擔任皇家空軍伊拉克司令部總參謀長。1929年晉升空軍中將,1年後成為皇家空軍委員會成員。

 推動英國防空現代化

 在空軍委員會時,道丁負責軍備供給和研究業務,之後於1935年再加入航空研究與發展委員會。在一連串相關的研究職位上,道丁努力推動英國本土防空體系現代化,包括鼓勵先進戰機的設計,以及支持開發新式無線電測向設備,著名的霍克颶風型和超級馬林噴火型戰機,即是其推動的實際成果。1933年,道丁晉升空軍上將,並於1936年接任新成立的戰機司令部指揮官。

 道丁於1937年升任空軍4星上將,雖與空軍參謀長一職失之交臂,但他仍努力不懈地改善戰機司令部的指揮體系,開發出所謂的「道丁系統」,整合英國本土境內的多個防空單元,並將位於各處的雷達、地面觀察員、標定測繪和飛機無線電管制站等不同單位,透過受保護的電話線路,將情報回傳給位在倫敦班特利修道院的皇家空軍總部,加以彙整處理。此外,為提升管制戰機的效率,道丁將戰機司令部劃分4個大隊,包括由空軍少將昆廷.布蘭德爵士率領第10大隊(威爾斯和西郡)、空軍少將凱思.帕克率領的第11大隊(英格蘭東南部)、空軍少將特拉福德.雷馬洛里率領的第12大隊(英格蘭中部和東英格蘭),以及空軍少將理查.索爾率領的第13大隊(北英格蘭、蘇格蘭和北愛爾蘭),以覆蓋整個英國。儘管道丁原本計畫於1939年6月退役,但由於國際形勢的惡化與二戰爆發,被要求留任至1940年3月,後來更延到7月,然後是10月,隨著二戰局勢的劇烈演變,道丁也被要求繼續留任在戰機司令部。

 不列顛空戰獲勝 扮關鍵角色

 隨著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爆發,因為缺乏幽默感而被取綽號「沉悶」的道丁,在法國戰事期間,當英法聯軍在歐洲慘敗時,驚覺英軍戰機的高損率,為保存皇家空軍的實力,與皇家空軍參謀長空軍上將西里爾.紐維爾爵士聯手,多次堅拒邱吉爾要求加派戰機增援法軍的要求。道丁認為,此舉無益於取勝,反將造成極為悲慘的下場。因此後來在敦克爾克撤離期間,道丁與第11大隊的帕克指揮官,才勉強擁有足夠的力量,為盟軍護航。

 1940年夏天,不列顛戰役開始時,道丁努力確保皇家空軍的飛行員和士兵能擁有足夠的飛機和資源。在激烈的空戰期間,首當其衝的部隊,就是由帕克領導的第11大隊,和雷馬洛里率領的第12大隊。儘管在整場戰役的時間和範圍,都超出預期(對英、德雙方皆然),但最終結果證明,「道丁系統」確實能有效防禦英國上空,且從不曾遇上需要將超過50%的戰鬥機投入作戰的情況。他的貢獻還包括幕後有效資源調度(包括飛機和飛行員的輪調),並維持大量的戰機儲備量,以及讓麾下指揮官有更高的自由指揮作戰權。道丁向來以謙虛和誠懇著稱,戰機司令部的飛行員,總將道丁描述為一位會照顧士兵,並為他們爭取最大利益的指揮官,因為道丁永遠將飛行員視同己出,其實他自己的兒子德里克,也是在空中奮戰的飛行員之一。由於道丁出色的戰前防空準備作為,以及在戰時的謹慎管理資源,至今仍被視為英國在不列顛空戰中,取得勝利的最關鍵人物。

 不過在戰役期間,道丁麾下的帕克和雷馬洛里之間,對戰術的運用始終存在不同觀點。帕克偏好以個別中隊攔截來襲戰機,並維持連續攻擊的「費邊戰術」,而雷馬洛里則主張由至少3個中隊組成「大編隊」,對來襲敵機群進行攻擊。「大編隊」概念的設想,是希望派遣更多戰機攻擊,增加敵人的損失,同時最大程度地減少英國皇家空軍的傷亡。但反對這種想法的人指出,戰機為組成「大編隊」必須耗費更多時間,且增加戰機在地面加油時受到攻擊的危險。儘管道丁比較支持帕克的作法,但是空軍部則偏愛「大編隊」的觀念。

 結果在不列顛空戰期間,皇家空軍副參謀長助理威廉.索爾托.道格拉斯中將和雷馬洛里均批評道丁過於謹慎,他們認為,戰機司令部應該在德軍飛機飛抵英國前,就要派機升空攔截。但是道丁不贊成這種作法,他認為這樣做反而會徒增機組人員的損失,尤其是當空戰發生在英國上空時,皇家空軍飛行員萬一被擊落,仍可以迅速獲救返回中隊,不至於掉落海上而失蹤。雖然事實證明道丁的作法和策略,是取得勝利的正確方法,但是他也因此被上司認為是不易溝通又不合作的將領。隨著在1940年10月,原皇家空軍參謀長紐維爾去職,由倡導戰略轟炸的查爾斯.波特接任,加上過去一戰時曾與道丁不合的特倫查德在背後遊說,在英國獲得不列顛空戰勝利後不久,道丁在1940年11月被解除戰機司令部指揮官一職。

 獲頒巴斯勳爵騎士大十字勳章

 離開戰機司令部的道丁,因為領導皇家空軍參與不列顛空戰有功,而獲得授予巴斯勳爵騎士大十字勳章,但是他仍因過度坦率與直言不諱的個性而不受器重,無法在軍旅生涯上再攀高峰。在奉派以英國飛機生產大臣代表的身分,出使美國執行飛機採購任務後,道丁返回英國研究皇家空軍人力資源,然後很快在二戰中期的1942年7月退役。1943年,受封為班特利修道院的第一男爵,以表揚他為英國的貢獻;皇家空軍內部則在經過激烈爭辯後,也決定讓道丁晉升空軍5星上將。道丁晚年開始積極從事唯心論,並對英國皇家空軍的批評也愈來愈激烈。雖然幾乎不願再與過去的軍事經驗有所牽連,道丁仍答應擔任於1958年成立的不列顛戰役協會首任主席。

 1970年2月15日,道丁在英格蘭肯特郡唐橋井鎮過世,安葬於西敏寺。(作者為軍史作家)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