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國之干城 典範永存

◎林疋愔

 「烈士」這樣的名稱,在我心中懸念好長一段時間,我反覆思考著它真正的意涵。最早對於「烈士」的印象,大多來自國父孫中山先生領導革命中犧牲的先烈。那樣一次次的革命,包含著鄒容的入獄、陳天華的蹈海而亡,是秋瑾、徐錫麟的剖肝裂膽,是林覺民與妻訣別的惋惻,風起雲湧的青年們義無反顧地殉亡,把年輕頭顱擲向混沌的天地,用澎湃鮮血與大愛,寫下可歌可泣的詩篇。

 而我心目中的烈士,是那些從家庭走出去,在大家享受自由祥和的生活時,選擇犧牲奉獻,戰戰兢兢地站在保家衛國前線;是那些不忘初衷,繼志承烈,枕戈待旦只為守護摯愛的國人和家園。他們不是不疼惜自己,正是因為愛自己、愛父母、愛伴侶、愛朋友,所以願將私愛擴張,助天下人愛其所愛。

 戮力從公 將士殞落

 每每想起今年元月二日殉職的將士們,每每無法卒讀這段悲痛記憶。那天是元旦假期後的第一個上班日,許多人還沉浸在跨年的歡慶氛圍,沈總長心繫戰備部隊實況及慰勉官兵辛勞,率隊前往宜蘭東澳嶺雷達站,不幸失事。遺憾造成了故參謀總長沈一鳴一級上將、參謀本部總士官長韓正宏一等士官長、政治作戰局副局長于親文中將、情報次長室助理次長洪鴻鈞中將、飛行官葉建儀上校、總長室侍從官黃聖航中校、飛行官劉鎮富少校及機工長許鴻彬一等士官長等八位優秀國軍將士因公殉職。

 忠勇護主 袍澤情深

 危急時刻同機的生還者,分分秒秒都在和時間賽跑,亟欲搶救受困機艙內的袍澤。陳映竹上士雖左腳骨折且困於擠壓的機艙內,仍冷靜地用手機軟體回報狀況;曹進平中將用哨音協助搜救隊判定方位,更與劉孝堂少將、周欣頤中校,強忍傷痛提供救難人員現場資訊。最令人動容的,是侍從官黃聖航中校在生死關頭,仍雙手緊抱沈總長,英勇護主;而正、副駕駛葉建儀上校、劉鎮富少校與機工長許鴻彬士官長,直到最後一刻仍奮力操控飛機。從他們身上,看到了親愛精誠、風雨同舟的情感,看到了臨危不亂的軍人本色,看到了生死關頭堅不可摧的情誼。這是我們這個時代的將士典範,是我們這個時代對英烈的演繹。

 榮耀傳承 永世留名

 為了將他們的英勇事蹟永留在大家心中,國防部特別設置了紀念專區,讓國人及官兵可以悼念追思,也讓民眾與國軍有更深的鏈結與互動。我望著名為「榮耀」的公共藝術品,是一座蘊涵飄揚國旗和英勇官兵元素的雕塑作品,撫摸著篆刻於專區牆面上的文字和照片,是事件的經過,是軍民致敬的紀實,更是關於逝者愛家愛國的見證。

 緩緩伏下身去,深深一鞠躬,靜靜流下眼淚,緬懷著將士們如何在死亡面前從容以對,思忖著我們如何承繼不朽的期許與榮光,在三二九青年節的這一天,對將士們的緬懷和紀念,又煥發出新的意義與光輝。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