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告別青春單戀

◎王昱培

 我深信每個人內心深處,都有一道魂牽夢縈的身影,那往往是年少時暗戀或仰慕的對象,因為不曾擁有,才充滿無限遐想,隨著歲月增長,在心靈持續堆疊記憶裡的美好。

 我心頭的那個身影,是中學時補習班的國文老師。上第一堂課時,我剛走進教室坐定,隨即飄來一股淡淡幽香,一位五官纖巧的麗人姍姍走到講台,輕啟櫻唇,嫣然一笑說:「各位同學好,我是你們的國文老師,從今天起,就由我來帶領大家認識中國文學之美。」她吐氣如蘭,言語溫婉,令我聞之不禁心旌搖盪。在「少年不識愁滋味,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年紀,氣質恬靜、舉止優雅的她,在我心目中,活生生就是從古典詩詞裡走出來的美人。幾堂課上下來,文人墨客的詩詞老師都信手捻來、如數家珍,每堂課她都會要求全班同學比賽背誦,贏的人可獲得書籤等小禮物,每堂課我都全力以赴,只求獲勝。但我毫不在意小禮物,只想得到老師的關注。

 然而,我們僅是師生間的淺淡情誼,從無深刻的交談。在我升上大學那年,老師也離開補習班,從此在我的生命裡消失。

 我一直念念不忘,也曾試圖在網路上搜尋她的近況,不過始終石沉大海,但我心裡依然盼望能再重逢。

 或許是命運之神聽見我的祈求,後來在臉書上與老師重逢,沒想到她還記得我,彼此在雲端寒暄敘舊並分享近況,老師也提議聚晤。

 我們約在港式飲茶店碰面,重逢時刻,映入眼簾的是打扮入時、濃妝豔抹的時尚女性,我大為震驚,完全認不出她就是當年靈秀優雅的國文老師。

 「你長大了,老師也改變許多,但很開心我們能重逢。」看到我失落的神情,她以玩笑語氣開場。

 不只外貌改變了,老師說話的語氣不再溫婉,而是充滿商場人士的口吻與手勢,她以訓練有素的話術向我推銷直銷產品,並極力鼓吹我當她的下線。

 那天走出飲茶店後,驀地驚雷乍響,降落傾盆大雨,我被淋成落湯雞,但身體的冰涼遠不及內心寒冷的失落,我難以接受隨著歲月改變的隔閡與陌生,戳裂往日美好的回憶,毀壞內心的憧憬。

 自那日以後,我才深刻體悟自己對老師的眷戀是建立在堆疊的想像裡,因為它停留在幻境國度,一旦遇見現實,美好的幻想便支離破碎。

 「幻滅是成長的開始」,對我來說,遲來的青春愛戀幻滅,或許也是幸運的,讓我總算能下定決心,將美好青春封存在回憶的寶盒裡,勇敢追求真正屬於自己的幸福。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