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漢字大觀園】今日方知我是我

◎文景

 《水滸傳》是一部通俗演義小說,書裡有一百零八條好漢,個個身手不凡。最後能有「善終」的只有魯智深了。魯智深一出場時,是渭州經略府的提轄,巧遇欲尋覓師父王進的九紋龍史進。史進看到他的啟蒙師李忠,正在打把式賣藥,便和魯提轄邀他一塊兒到州橋下的酒樓喝酒。

 正在喝酒時,隔壁包廂傳來女子哭泣聲,魯提轄因女子的哭聲擾了酒興,便叫店家來問:是誰在此啼哭。店家告知是一對姓金的父女,因女孩的母親病逝,無力埋葬,遭此地惡霸「鎮關西」強佔女子金翠蓮為妾,還逼金老兒寫下三千貫「典身錢」。

 魯提轄得知「鎮關西」就是狀元橋下賣肉的鄭屠,當時就要去打鄭屠,被史進和李忠勸住;魯提轄當場拿出五兩銀子,又向史進借了十兩銀子;李忠只出二兩銀子,被魯提轄「嫌棄」小器沒有收。魯提轄拿了十五兩銀子要金老兒隔天一早就帶著女兒回東京(汴梁)。

 第二天一早魯提轄趕到金老兒住的旅店,催促他父女趕緊走,卻被店小二攔住,魯提轄大怒,掄起拳頭就把店小二的門牙打掉兩顆,並且還搬了張凳子坐在旅店門前整整兩個時辰(這時魯提轄留了個「心眼」,擔心店小二向「鎮關西」通風報信),估計金老兒父女倆走遠了,才到狀元橋下鄭屠的肉舖子來,以經略相公要買肉為名,找鄭屠「親自動刀切肉」。《水滸傳》裡這一段寫得極為精采,把魯智深如何尋釁、如何三拳就「打死鎮關西」,臨走還對躺在街頭的「鎮關西」喊:「你詐死,洒家和你慢慢理會」。其實,魯提轄此時已知「鎮關西」被自己打死了。於是匆忙回到營房,收拾了衣服與盤纏,提了一條齊眉短棍奔出南門,一溜煙走了,從此,渭州城裡再沒「提轄魯達」;從此,江湖上多了「花和尚魯智深」。

 魯提轄為什麼要怒打「鎮關西」?其實與他軍人出身的性格有關。軍人身懷正義,是絕不允許「大欺小,眾暴寡」的,魯提轄在軍中是極守軍規的中階軍官,卻因為脾氣火爆,容不下「鎮關西」這種恃強凌弱的行徑。魯提轄不容許有人挑戰他的道德底線,出手「教訓鎮關西」,魯提轄出手並不是為了金氏父女,而是出於為了維繫「朗朗乾坤」的「清平世界」軍人本能。

 隨著梁山好漢接受政府招安征方臘得勝而歸後,魯智深回到杭州的六和寺;一天,聽到錢塘江的潮聲,想起智真長老留給他的偈子:「聽潮而圓,見信而寂」,於是向寺僧借了紙筆,寫了一篇頌子:「平生不修善果,只愛殺人放火。忽然頓開金繩,這裡扯斷玉鎖。咦!錢塘江上潮信來,今日方知我才是我。」坐化圓寂了。軍旅出身的魯智深,直到圓寂時,才明白「我才是我」的真義!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