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轉角小確幸】嫁給我吧

◎楊崢

 「我是一個需要被需要的人。」

  戀愛談了十年,當初怯怜怜的高中妹已經變成獨當一面的韓系美妝店店長,生活裡獨立機靈,他經常就被晾在一旁。

 生日那天兩人難得一起吃飯,他嘆了口氣地這樣說。

 「我很需要你啊,昨天我媽打電話來說她的熱水器好像壞了,我這兩天沒空,你幫我去換上吧!」

 女友很平常地說著瑣事,然後不斷地滑手機,吃飯中講了五通總共一小時的電話。

 付完帳出門,寒流襲來,他幾乎沒能多走一步去牽車。

 回到家,女友往浴室一待,又是兩小時。當初看房子,女友就是看上這幾乎和主臥一樣大的浴室。

 「這是我的變身室,一間完美的浴室可以帶給女人無限可能!」

 對於淋浴只要五分鐘就想離開的他來說,實在很難想像把自己關在浴室裡一兩小時能做些什麼。

 浴室裡除了數不清的瓶瓶罐罐之外,女友還放了好幾落雜誌和書。最後,除了平板架外,竟然還裝了電視,但女友進出浴室後真的有著不一樣的表情。

 因為想結婚所以買房,買了房子後,女友升任店長,兩人竟再也沒空去思考結婚的事。於是,就這樣拖著。

 和女友初識時,她父母剛吵著要離婚,總待在圖書館到休館,一個人在館前的候車亭長椅上等待公車,他那一陣子因為要拚研究所,也總泡在圖書館裡,一次兩次,然後就忍不住地被這長髮女孩吸引。

 第一次交談是因為販賣機的熱飲,那天實在太冷,她一樣在閉館後坐在候車亭翻閱小說,他走過去遞了罐伯朗咖啡。

 「天太冷,暖一下手吧!」她看著他伸過來的手,沒怎麼猶豫就接了。轉著暖呼呼的熱罐子,兩人安靜地等著最後一班公車。

 隔天,換她遞來了一罐,兩人依舊沒說什麼。

 寒流過去,天氣暖了,館前的櫻花逐漸凋零了。她開始告訴他父親的外遇和母親的眼淚,身為獨生女卻異常缺乏被愛與溫暖。

 研究所錄取那天,他們就在一起了。他忙著功課,卻也不忘細心呵護他的初戀。每天的接送,一定至少要通話半小時的晚安,陪她參加美容補習班和各種證照考試。

 一年年過去了,他進了很喜歡的研究室,她也進了很喜歡的韓系化妝品潮店。但是,她好像就不再需要他了。

 看著除了他和他的書之外幾乎空蕩蕩的客廳,正常作息的他有點說不出的失落。

 十一點了,女友還在浴室裡,他關上電視,回房躺下。

 恍恍惚惚,房門開了又關,聞著空氣裡像是飄散佛手柑的香氣。女友鑽進被窩裡,他感覺自己的手被抽了出去,手指有點涼涼的被套上什麼。

 「嫁給我吧!」女友調皮地撥開他的眼皮,把他戴著戒指的手指使勁地在他眼前晃著。

 他好想睡了,但又覺得一定要醒來,女友抓著他的手靜靜躺在他懷裡。

 心裡好暖好暖,好暖好暖。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