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浮生拾趣】少帥禪園泯恩仇

◎林疋愔

 有一處百年日式建築,隱身在北投山腳邊的林蔭間,在頗負盛名的溫泉區中難以尋覓軌跡,歷史引入的悲歡離合,人們的口中已鮮少提起。

 牌坊上題著「少帥禪園」四個大字,是現在的經營者所命名,其實應該叫「張學良幽禁舊居」。若是循著歷史追想日據時代,少帥禪園原名「新高旅社」,因地勢隱密幽靜,可遠眺觀音山,俯瞰關渡平原,居高臨下,地熱谷的氤氳繚繞,把這裡襯托得如同雲上仙境。而被日軍當作神風特攻隊出戰前夕的慰安所,不曾想過,後來竟成為東北少帥張學良與其夫人被軟禁之地。

 最主張抗日,甚至不惜兵諫,造成「西安事變」的少帥,一定沒想到會在日本神風隊員飲酒作樂的地方被長期軟禁。民族血淚的愛恨情仇,以兵諫逼迫犯上的張學良被判了十年徒刑,雖然立刻特赦,蔣公卻還不放心地把少帥一路帶在身邊。尤其是安排在禪園那段期間,不過隔一座山,就是「草山行館」,兩個豪宅建在同樣高度、同樣坡度,從前稱兄道弟的哥們兒,幾十年後,甚至能夠俯視同樣的風景。

 也許是不放心,或是太關心,蔣中正把張學良的下半生和自己綁在一起,西安事變後不忍心關他入牢,更不可能殺他,深信他只是一時被中共煽動矇騙。如今的禪園雖已變成用餐、沏茶和泡湯之地,從整個建築設計,仍可看出當年嚴密的格局。從山頭的入口,幾乎是四十五度角台階下探,左邊先看見一間小房,是當初的警衛亭,可盤查訪客。建築雖大,入口卻窄,緊貼岩壁而下的石階,右邊就是流泉飛瀑,彷彿要將世外桃源隱藏於身後。

 進門是寬敞的大廳,會館雖經過改建,仍顯現出原本的氣派。小六茶鋪和雙喜湯屋皆是以張學良的乳名而取,大廳最後有一間放著太師椅和書桌的房間,牆上掛著字畫,還放了少帥和夫人的照片。這書房兩面臨窗,有門通往後面的陽台和流泉,水上有橋,池裡有錦鯉,一旁的水車被小瀑布催動,唧唧嘎嘎地轉著。過橋後是座花園,種滿杜鵑、櫻花、玉蘭、含笑和松柏類的長青樹,花香木香,是視覺與嗅覺的雙重享受。只是不知眼前美景,看在少帥眼中是否仍如此動人?抑或是在心底琢磨著、思想著,終究沒能回到東北的故鄉。

 另一頭的紀念亭,除了張學良的雕像與生平事蹟,玻璃牆上鐫刻著少帥的筆跡。右邊兩句是自況:「兩字聽人呼不肖,半生誤我是聰明。」中間兩句是輓蔣中正的對聯:「關懷之殷,情同骨肉;政見之爭,宛若仇讎。」左邊一段自抒:「不怕死,不愛錢,丈夫決不受人憐,頂天立地男兒漢,磊落光明度餘年。」是少帥重獲自由時所寫,半世紀的幽禁歲月,無恨、無怨、無悔。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