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萬紫千紅總是春

◎李佳靜

 總想,這滯悶、憂心的日子還要持續多久呢?被埋藏已久的謊言、被輾壓的真理,讓空氣中的病毒更囂張了。但日子不總是籠罩在陰雨中,也會有一些春光,躡手躡腳地走進心田。

 今天早上的陽光特別柔和,落寞與哀愁的氛圍被清脆的鳥聲沖淡了。從窗簾裡篩進的光,在地板上透出金色條紋。我準備了豐盛的早餐,除了吐司,還有五彩繽紛的蔬果,像一盤盤花朵,盛開在餐盤上。而陽台上的錢幣草不斷地萌發,一朵朵如油亮的小傘,似乎在向我訴說著,再多的雨季,都能為我庇護,困頓過後,必會有心靈的成長。

 是的,庭院裡愜意的春光,就是我的另類財富。桃紅、粉紅、潔白的杜鵑像芭蕾舞女般在爭妍鬥艷,茶花像是柔軟的緞帶編織而成的禮花,櫻花樹上的綠繡眼在枝頭跳上跳下,像躍動的音符,愜意的時光輕輕地越過花瓣、越過樹梢,真想此刻就把美好的春光留住。

 春光苦短,生活中的挫傷總是接踵而至,也曾看過櫻花在雨後顯得哀愁,像帶淚的少女,橙花的香氣雖濃烈,卻令人窒息,淋上日光浴的酢醬草卻顯得羸弱寡歡……但再陰鬱也是一閃而逝,韶光只為我停駐一刻,就是永恆。

 記得開春第一個在鄰居圍牆旁炸開的炮仗花就奏響了春天,只是也演奏了低沉、憂鬱的旋律。有時在家煩悶地敲著電腦按鍵,戶外的景色似乎蘊藏著一股神祕力量,吸引我靠近。每當散步在居家附近的公園或校園,我總是要被那些花顏牽引,那伸著長長身子,總是要向天引吭高歌的咸豐草,穿著紫色衣裳,如精靈般曼妙的蝶豆花,長得像豹斑蝶的射干在風中搖曳,那在一叢綠中發著微弱藍光的細壘子草,卻美得像一場夢境……。

 朱熹的〈春日〉:「等閒識得東風面,萬紫千紅總是春」。春光雖然短暫,但東風將這世界化妝得如此瑰麗。至少,繽紛多彩、萬紫千紅的世界,曾深深映入我的眼簾裡。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