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悲歡渡口】卻顧所來徑

◎琹涵

 我對自己從來不假辭色,也自認一向律己嚴格。

 我一直要求自己天天寫作,也以為多數時候都做到了,縱使偶爾不能,也必然有充分的理由可以得到諒解,例如生病、外出、校稿等等。

 或許有人要問:「如果沒有靈感,怎麼寫作?」

 多年來,我仰仗的,從來不是一時的靈感而是嚴格的紀律。每當我提起筆,靈感就跟著湧現,並深信一定可以做到,直到撰寫完成作品為止。

 這樣的日積月累,成績的確驚人,甚至在意料之外。

 有一天,突然回想:我這一生到底做了什麼?

 再也沒有像此刻一樣,如此真實感受到歲月如飛地逝去了。時間怎麼過得這麼快呢?童年時,我天天數著掛在牆上的大日曆,到底還有幾天才除夕?每年都盼著過春節、元宵節、端午節、中秋節……那時候時光走得好慢好慢,現在卻又快到令人驚嘆,才一眨眼,童年、少年、青年,中年都過去了,黃昏的雲彩已經臨近,天啊,我這一生到底做了什麼?

 難道就像詩人席慕蓉在〈青春〉裡所寫的:「青春是一本太倉促的書,我們含著淚,一讀再讀。」

 所有的逝去,都令我們覺得惆悵。

 可是,仔細想想,我知道自己沒有虛耗時光,如此的努力,人生縱然重來一次,我繳得出更好的成績單嗎?恐怕也是有限的吧!

 那麼,就這樣了,不應有恨,更無須後悔,畢竟我對得起歲月。

 往日,我們不斷地學習,也記憶了很多事,大大小小,長長短短。有的讓我們歡喜有的煩憂,很難完全記得那些愉快的,卻努力想要遺忘痛苦的部分。然而未必如願,這正是我們苦惱的來源。

 直到我們逐漸老去,或許生病或許老化,我們開始遺忘,卻又不免恐慌,如果我們真的忘記一切,剩下的還有哪些呢?會不會有朝一日甚至忘了自己是誰?我們怎肯陷入這樣的絕境,可是生命無常,由不得任何人。

 還是來讀詩吧!

 如果人生一如四季的運轉,我願意相信,每個季節都各有佳妙,無可替代。即使秋冬被認為蒼白蕭索,只要有善於欣賞的眼光,一定可以看出它特別動人之處。

 就像蘇東坡的〈贈劉景文〉:「荷盡已無擎雨蓋,菊殘猶有傲霜枝。一年好景君須記,最是橙黃橘綠時。」當荷花殘敗時,已不見大如雨傘的荷葉了,菊花凋零卻仍有不怕風霜的枝葉。你要切記,一年中最好的季節,就是橘、橙快要成熟的時刻。

 荷盡菊殘是大自然中必然的衰敗之景,然而又何須哀傷難抑呢?從衰敗中依然可以看出好景來,那就是「橙黃橘綠」的秋冬特色,能說不美嗎?

 且努力在當下吧,至少,此刻的自己是清明的、值得珍惜的。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