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浮世集】愛在咫尺

◎鄒敦怜

 沒有告訴對方,她就來到他居住的城市。她從島嶼的北端搭乘高鐵,沿路回想他們相遇的偶然,想著想著高鐵移動到島嶼的南端,時間已經過了快兩個小時。他們沒有斷過聯繫,她總覺得兩人的心是連在一起的,因為異常思念,空間的距離說遠不遠,說近也不近。

 在傍晚暮色中,她來到平時他打卡的咖啡店,點了他常點的咖啡、甜點。平常,他會傳來自己今天點了什麼,通常照片中包括他的電腦,她知道那就是工作的開始。之前,她來到這裡都是住在他家,這次沒知會就來了,也說不清為什麼突然造訪,她有些懊惱自己成為不速之客,眼下該直接回家嗎?但連人都沒見到呢!

 「你在哪兒?正在做什麼?」

訊息馬上回傳──超累、忙,淡淡的文字,同款式的咖啡杯和碟子,難道正好在這兒?她努力搜尋,這咖啡店很文青,不少人低頭工作。找了許久,她終於看到他,卻不忍上前相認。那是他,卻又不像他。

 印象中的他有點雅痞、帥氣,總是精神飽滿,但眼前的他頭髮凌亂、眼皮浮腫,衣服穿著有些邋遢,精神看起來不太好。她想起在兩個多星期前,他曾說要趕一些案子,會忙一點,因為她也總是忙碌,以為再怎麼忙也能接收別人的暖意。沒想到他是地獄式的忙碌,天昏地暗、六親不認,訊息變得沒有溫度。

 她很慶幸這段時間大家都習慣戴著口罩,讓她可以藏起整張臉,該不該現身上前相認?雖然花了快兩個小時來到這個城市,但是他會希望自己狼狽的樣子被看見嗎?

 「你還好嗎?」

 「是的,我很好!」

 讀著他傳來的訊息,她有種淡淡的傷感,明明看得很清楚,就在不遠的角落,那個他看起來很明顯是個快累死的人,疲憊不堪,困獸正在搏鬥,他必定陷入膠著的工作瓶頸中,難怪消失好幾天。她想到他曾說過的話:「完全支持我就對了……」他們有合作關係,她出資、他做事,看到他工作的模樣,她感嘆沉重的工作壓力真的會消磨青春。

 「等我忙完,再去看你。」明明就在咫尺,她告訴自己不要現身比較好,他需要一副盔甲,在他的公主面前。拉攏了口罩等回音,不久,那回訊傳來,是一個陽光笑臉,如同她心目中對他的盼望。

 她待到他起身離開,才跟著走出咖啡店,跟著他穿過馬路,對面就是他的住家。深夜的陌生城市有點寒冷,她苦惱著該怎麼找到住宿點,綠燈閃爍,他的腳步加快,她也不由自主地跟上。當她心底輕輕地說:「晚安,你一定要好好的喔!」前面的他忽然轉身,筆直地朝她走過來,在她來不及後退的時候,他高大的身體已經伸出手臂環抱著嬌小的她。「你來了……是的,我很好!」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