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吟遊人生】山海宮外山與海

◎蔡富澧

 從中山大學蓮海路往柴山方向,左邊是美麗的西子灣和一望無際、碧波蕩漾的臺灣海峽,右邊是山頭高聳、群樹翠綠的柴山;過了文學院,路邊慣常會有一群群的臺灣獼猴,有的形單影隻,有的則是母帶子,或者全家福,這些臺灣獼猴由於數量多、繁衍快,群聚的牠們已經不怕生,每當車輛經過,牠們總是張大眼睛盯著過客們看,獼猴彷彿成了這條路的主人。

 過了文學院,前方不遠處就看到山海宮拱形的牌樓,穿過牌樓,小小的下坡處就是供奉了朱府、溫府、池府三尊聖靈的「山海宮」,意謂保佑生民上山下海平安無危、大吉大利之意。山海宮背靠柴山,面朝臺灣海峽,廟前一座開闊的水泥廣場,邊緣圍著一道欄杆,憑欄可以一百八十度遠眺浩瀚的海面。清晨的海面一片湛藍,遠處停泊的巨輪一艘艘清晰可見,近海偶爾經過的小船穿行海面,留下一條長長的尾痕;下午的海面映著日光,呈現一片金光,巨輪也幾乎隱沒在那片金光之中。不管日出日落,這片海面都呈現著誘人的美感。

 欄杆中間還設了一架投幣式望遠鏡,以便讓遊客透過鏡頭眺望遠方美景。許多人騎著腳踏車、機車,或開車或步行來到這裡,憑欄遠眺的有,卻從來不見有人投幣眺望海峽煙雲,似乎肉眼所見已經得以滿足心願了。倚著欄杆,頓感海天之闊四顧茫然,欄杆下方到海邊還有一段往下不算短的山坡地,上頭長滿了開著紫花的九重葛和不知名的綠色藤蔓,一叢繁茂的綠竹從中拔地而起,透出稜線之上,襯托著海水藍色的背景,成為風景線上的一個標的。

 右邊山坡比山海宮還高,大約百來公尺外的稜線上,露出兩個憑山而建的碉堡頂部,在這個早期的軍事管制區,碉堡的存在並不突兀,想像站在碉堡的屋頂,從那突出所有遮蔽物的高度,毫無遮攔地將這片山景和海域一覽無遺,必然是相當難得的景觀。但是除了戍守碉堡的少數弟兄外,大概沒有幾個人得以從那獨特的視角觀賞這片美景了,甚至現今是不是還有官兵駐守都是個問題,這片美景只能任其留存天地了。

 回過頭來,廣場邊緣的金紙爐旁,有棵被水泥圍住、樹齡頗高的老榕樹,樹下搭了一座簡易棚子,有對老夫妻經營小吃攤,賣著傳統的滷味、小吃,許多附近的老人家到廟裡逛完後,就到小吃攤閒話家常。雖然位居六都範圍內,但這裡仍像傳統鄉下民間的生活,這裡的山與海,居民的生老病死、喜怒哀樂,都在日出日落間一遍又一遍被重溫著,年復一年流傳著。

 小吃攤的外面,是急劇下降的陡坡,往下看去,一座小小的漁港隱身其間,一條防波堤向外延伸,把人的眼光帶到無邊的海上。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