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浮生拾趣】一寸春心逐折枝

◎林疋愔

  趁著櫻花季到新北天元宮賞櫻,想一睹滿山櫻花綻放的盛景。一踏進園內,就被眼前美景震懾,廟宇雄偉的圓形天壇,色彩鮮明的牆瓦配上五層高樓的壯闊,在花海的緋紅襯托下,顯得氣派又典雅。沿著停車場往天壇走,可以看見已有許多遊客和信徒在路旁爭先與櫻花同框合影,唯獨有棵吉野櫻特別孤單。那棵老櫻樹長得特別高,姿態奇異,可能曾經生過病或遭遇強風,靠近樹下的枝枒全斷,樹皮有些剝落,所幸樹梢還能開出零星花朵。

 櫻花種類很多,最著名的應該就是吉野櫻了,日本氣象廳甚至會預告各地花期,更有所謂「櫻花祭」。在吉野櫻盛放之時,攜家帶眷聚在花樹下,整夜飲酒高歌,如同李白〈春夜宴桃李園序〉中「古人秉燭夜遊,良友以也」所述,浮生若夢,為歡幾何,惟恐春花易逝,韶華不為年少留。元稹〈折枝花贈行〉的「櫻桃花下送君時,一寸春心逐折枝。別後相思最多處,千株萬片繞林垂」,讓我想起到日本賞櫻時,日本籍的女子盼著從臺灣來的情人赴會,他們穿著和服在櫻花樹下,兩情依依,繾綣難捨,但千里相送,終有一別。

 吉野櫻是人工育種,一陣風來就花落如雨,但山櫻就不同了,在山上經歷淒風苦雨的淬鍊,強壯許多。天元宮後山的三色櫻,據說是臺灣山櫻與日本品種嫁接而成,承繼臺灣山櫻的花形和耐寒特性,同時具備日本櫻的粉嫩花色,花瓣呈現米白、粉紅及暗紅色等不同變化。吉野櫻盛放時拚命伸展花瓣,一團團簇擁而生,甚至能把枝椏壓彎,而三色櫻是「吊鐘形」,即使綻放也看似半開,像是嬌羞的少女低著頭,花朵雖朝向地面,依然吐蕊綻放。

 三色櫻讓我想起在復興崗讀軍校的時光,一年級新生特別緊張,便和同學相約登山紓解壓力。印象最深刻便是從陽明山公園遠眺,看見大屯山整片早春的翠綠森林中,跳出一團艷紅,於是決定上前尋芳,一探真面目。我們從公園旁的小路繞到後山,再沿大屯瀑布旁的古道往上攀爬。雨中布滿青苔的石頭很滑,我們小心翼翼地到達瀑布頂端,終於找到山林間的一抹紅,是五株緋寒櫻。

 緋寒櫻就是山櫻,因為都是朝下綻放,所以我特別喜歡仰望的感覺,偶爾看見鑽進去的蜜蜂,飛上飛下的採蜜或是躲在花裡避寒。試想,若有這般艷紅通透的小屋子掛在半空,任憑冷雨霜寒從四周墜落,裡頭明窗斗室,還供應香蜜甜醪,別說小蟲了,連我都想住進去。

 那時的天氣沒像今日這般晴朗,煙嵐夾著冷雨,積在樹梢的雨水隨風一波波灑落,滴滴答答打在我的臉上,視線模糊了,摘下眼鏡擦拭,抬頭乍驚,點點緋紅伴著迷濛冷雨,隱沒在濃霧中,宛如置身仙境。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