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心田拾穗】歲月如歌

◎林瓊珠

  閒來整理瑣碎舊物,往往因為我總是難以捨離,結果還是留下一堆不中用的瑣碎雜物,不過也常發現意料外的收藏,比如塵封已久的老照片。

 然後回憶猶如拼圖一般,漸次清晰。黑白老照片歷史最悠久,那時照相機不普遍,出遊照相也算是件大事,所以媽媽年輕時,居然身穿裙子、腳蹬淑女鞋去爬觀音山。我曾問她這不是爬山裝備啊!她有點尷尬地說:那時候不常出遊,搞不清楚狀況,想說難得出門,總要穿戴整齊。於是爸媽一副盛裝模樣,爸爸手上抱著幼小的我,我蹙著眉頭,想來也有幾分疲憊,但雙親一臉笑意盈盈,沉浸在新手爸媽的甜蜜負擔之中。

 再來仍是一張黑白相片,媽媽一手抱著剛出生的弟弟,妹妹在檢視舅舅送她的零食袋,我總算大一點,有對上鏡頭傻笑,媽媽淺淺微笑,幸福滿溢,彷彿觸手可及……

 我還看到其他家族親戚的藝術照,都是照相館的作品,女主角不是巧笑倩兮,就是美目盼兮,姿勢很明顯都被雕琢設計過,舉手投足都可以覷見當時的美學品味。男主角們也不遑多讓,有的是羅丹沉思者式的深邃持重,有的是飄泊浪蕩的瀟灑不羈,有人偏好文青路線,有人別出心裁,俏皮耍帥,總之滿眼的青春容顏,精采極了。

 接下來彩色照片迅速登場,拍立得、傻瓜相機、快速沖洗,全都不是難事。照片氾濫成災,當時大學聯誼或社團活動,都有熱心人士先行沖洗底片,然後細心編號,大家統一登記,計算加洗數量及應收金額,現在想想,實在麻煩又瑣碎,但當時大夥兒樂此不疲,很多學生時代的照片,都是這樣留下來的。

 另有一張照片,我留著短髮,一臉漫不經心,迷離恍惚。那照片連自己看到,第一眼都沒認出是本人,只好自我解嘲:是因為頭髮剪太短了吧!

 再後來,數位相機、智慧手機問世,底片變成歷史,沖印照相館倒了許多,人人都喜歡以通訊軟體或社群媒體,分享生活影像,從此拍照變得非常廉價。可惜啊!現今的高科技捕捉不了昔日的青春容顏,我只能看著女兒興高采烈製作今昔對照版……時光流逝,歲月如歌,跌宕起伏,各自隨興解讀罷了!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