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心靈補給站】日出月落

◎龍青

 我們已經不再關注日出,也不再關注月落,在城市的霓虹當中,誰還會看見月亮,月亮總沒有霓虹更加閃亮,日出的號角當然也不會比起床的鬧鐘更加嘹亮,因為我們耳聾目盲。

 我們都有自己的職業,職業便成為我們性命攸關的事情。義大利的阿爾貝蒂說,「有些人認為,最好的職業是那種免受命運左右,同時使用腦力而非體力的職業。我認為這種見解有道理,非常可取……你們知道,一個吝嗇的靈魂是不自由的,而任何貪圖錢財的職業都不能使靈魂變得自由和高貴。」

 阿爾貝蒂誤解了後人的作為,靈魂的自由和高貴早已沒有人關心,大家都只關心賺錢的手段,通過任何一種方式,生存還是毀滅,都可以變成一個利潤的問題。哈姆雷特不會再來,因為恐懼無法攫住他,在這個時代,只有利益攫住任何人,日出月落都會變成利益增收的背景,那麼,人為什麼要存在,每個人真的可以兌換成貨幣來互相辨認嗎?只要你認可,這就是我們孤獨的原因。

 只是我們都在假裝,如何假裝,就像電影「被光抓走的人」裡面的人們,突然面對真實的自己,必須承受它,列夫.托爾斯泰說,「當你不愛他人,也不想愛時,那可就千萬別裝成你愛和想愛的樣子,但是,當上帝把他對仇敵的憐憫和愛的火花遣入你的心中時,也千萬要記住去捕捉它,並讓它熊熊燃燒起來。要知道最寶貴的東西莫過於它。」

 只是我們忘記了,我們再也沒有燃燒過,也不去捕捉如此寶貴的東西。

 生命是什麼,日出月落,一天又一天,每個人渴望愛,卻從沒有付出過愛,在這種艱難的困局裡面,每個人都為影像中的愛情熱淚盈眶,卻不願意為身邊的愛人收洗碗筷。這就是最糟糕的事情,遠方大於眼前,眼前不重要,遠方成為永恆的寄託。

 加萊亞諾在為美洲辯護時這樣說:我不屬於那類因為傳統是傳統才相信傳統的人,我只相信增強了人的自由的繼承物,而不相信把人的自由監禁起來的繼承物。當我提到在過去幫助我們找到回答現代的挑戰的久遠的聲音時,我不是主張恢復把人的心臟奉獻給諸神的獻祭儀式,也並非讚美印加和阿茲特克國王的專制統治。我們恰恰如同加萊亞諾所說的那樣,我們是「因為傳統是傳統才相信傳統的人」,彷彿這就是日出月落,已經是空氣,已經是規律,卻從來沒有想過身處的這座島嶼,左鄰汪洋大海,右近廣袤大陸,島上的人們或者不同種族、不同語言,但是無論同與不同,我們都不能長相廝守。天真不會形成經驗,但我們的經驗同樣也會帶來更新的天真,這才是我們共同的命運。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