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浮世集】終身大事

◎鄒敦怜

 吃晚飯時媽媽一直在耳邊叨唸,說他怎麼老是工作,不交女朋友;說他快奔四十了,成家立業都是早該計畫的。看他不回應,媽媽說了:「每次提起成家,你都不理我,算了,我不當多嘴婆!」媽媽踩著沉重的步伐走進廚房,他聽到抽油煙機、鍋鏟碰撞炒菜的聲音,接著聞到一股香味。不久,媽媽端了一道鵝油炒芥蘭到他面前,並繼續剛才的話題。

 媽媽開頭就說:「你一個人住外面,一定沒吃青菜,找個人照顧你,像我照顧你爸爸一樣。你看,你爸爸不是過得很好?公司這麼忙,有個女孩陪你多好。」他心裡嘀咕著,長期一個人住,雖然每餐都外食,但自己覺得這樣的日子挺好的。想吃什麼就吃什麼,放假時沒胃口可以整天不吃東西,不想出門時還有外送。為了吃飯找一個女人「照顧自己」?他其實很想對媽媽說,如今年代不同了,就算找到好對象,可能變成自己得照顧、配合她吃什麼、做什麼,好不容易的休假,還得顧慮身邊人的感受,這些對他來說都太累了。

 他依然保持沉默,安靜地品嘗媽媽親手炒的鵝油芥藍菜,因為太美味,他幾乎整盤都吃光了。看他還是沒答腔,媽媽又說了:「爸爸在你這個年齡,你都讀國中了;爺爺在你這個年齡,你大堂哥出生,他就當阿公了。媽媽都快可以去領老人票了,你要自己想一想終身大事……」他腦子裡飛快地換算一下,四年級的爸爸二十五歲結婚,二年級的爺爺居然還不到二十歲就結婚生子,以前的人怎麼那麼早婚啊?現在的人讀完大學,接著念研究所,之後在職場上拚搏,一晃就是三十歲了。現代社會這麼競爭,房價高漲,薪資永遠追不上物價,這種種壓力,爸爸媽媽、爺爺奶奶那一代是永遠無法理解的。

 他住在離家大約五公里外的地方,即使不太遠,也沒有經常回老家。他在科技公司當個小主管,五年前買了自己的房子,在屋裡養了兩隻貓,辛苦工作回家,貓兒子們親暱地靠近,讓他覺得所有的辛苦都值得。他的薪水不算少,付了房貸、車貸,給爸爸媽媽各一些,剩下的可以讓他過著還不錯的生活,他喜歡這樣的平衡,真的一點都沒想要讓別人來到這兩貓一人的生活圈。

 每個月的孝親費他都直接匯入爸媽各自的帳戶,所以大概一兩個月才回家,每次回家的「大事」,就是讓媽媽好好地煮一桌,然後他努力地吃掉。這麼一餐家常菜,他得付出的「代價」就是從頭聽到尾的嘮叨。這天,他吃得很飽,也「聽」得很飽,回來後極度的疲憊感,就像熬夜加班沒兩樣。對他來說,「終身大事」是如何安身立命、自在過活,他還無法心無旁騖地去思索媽媽腦子裡的「終身大事」。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