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筆耕心田】美女遐想

◎莊雲惠

 美女往往是吸睛焦點,女人渴望成為美女,所以「女為悅己者容」;男人也喜歡美女,人之常情,古今皆然。

 古詩詞不乏描述美女的作品,曹植〈洛神賦〉寫:「其形也,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司馬相如〈鳳求凰〉說:「有一美人兮,見之不忘。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李延年〈佳人歌〉有:「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白居易〈長恨歌〉寫:「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這些美人沒有畫像,更沒有照片佐證,只能憑藉文字無限想像了!

 近日讀漢代樂府詩〈陌上桑〉,愈咀嚼愈覺趣味盎然!羅敷是大美女,但詩中不在容貌加以著墨,而是從外部描摹下工夫:「青絲為籠繫,桂枝為籠鉤。緗綺為下裙,紫綺為上襦」,以青色絲繩繫綁籃子,桂樹枝做提柄;頭上梳著當時流行偏向一側的墮馬髻,耳朵戴有明月珠耳環;裙子是淺黃色花紋的絲綢,上身是紫色綾布的短襖。從穿著打扮和配飾物件的細膩刻畫,依稀看見一個極度要求美感的女子,娉婷出現眼前!

 到底有多美?依舊不從身材儀態描述,倒是藉旁觀者反應來烘托女主角讓人驚艷之處:「行者見羅敷,下擔捋髭須。少年見羅敷,脫帽著帩頭。耕者忘其犁,鋤者忘其鋤。來歸相怨怒,但坐觀羅敷。」路人看見羅敷,放下擔子撫摸鬍子默默注視;年輕人看見了,脫帽重整頭巾,希望吸引她注意;耕種者忘記犁地,鋤田者忘卻鋤地;以致回來後相互埋怨,因為羅敷而把農活擱置了。

 讀到此,即使沒有寫出羅敷有雪白凝脂之膚、盈盈秋水之目、閉月羞花之貌、婀娜婉麗之姿……但從人們乍見時看似冒失唐突的表情,流露對美的嚮往與愛慕,還有人更直接地索性放下工作靜靜端詳,毫不掩飾大為讚嘆,種種失常舉措,生動襯托出這個站在舞台中央被鎂光燈閃亮聚焦的絕世佳人,故事也於焉展開。

 這讓我想起曾經搭捷運,鄰座有一女子如嬌花映水般明麗清秀,優雅氣質使得精緻五官更為出色,冠以「美女」稱譽,絕對當之無愧!邂逅一個讓同性也會讚嘆,忍不住都想多看幾眼的美女,就像無意間讀到雋永詩文,或看見精采畫作,是視覺與心靈的享受!

 當我目光再度瞥向女子,恰巧她轉頭過來,四目相對的同時,我毫不掩飾地表達欣賞之意:「妳真美!」她對突如其來的讚美先是怔愣,回神後笑答:「謝謝!」相信她不會以為是冒犯,也會對陌生人的讚譽感到欣悅吧!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美女更是人人都愛,古今中外從沒有改變過。品讀〈陌上桑〉,想像羅敷之美,又聯想起留存於腦海美麗女子的形象,我不禁莞爾一笑。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