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地緣經濟競逐 激化美「中」新冷戰

武漢肺炎疫情衝擊全球經濟與產業鏈,美「中」憑藉「地緣經濟」競爭所進行的強權地位角力,加劇新冷戰。(本報資料照片)
武漢肺炎疫情衝擊全球經濟與產業鏈,美「中」憑藉「地緣經濟」競爭所進行的強權地位角力,加劇新冷戰。(本報資料照片)

◎鄒文豐

 1990年代美國戰略學者魯瓦克提出「地緣經濟論」觀點,指出過去國際強權間的地緣戰略,多以傳統軍力競逐,作為達成政治目的手段,然進入「後冷戰」植基於「新自由制度主義」所建構的經濟全球化與全球互賴時期,大國競爭轉為以經貿、金融及商業途徑進行對抗;及至中共「崛起」,與美國掀起國際政治霸權轉移跡象,乃至美「中」貿易戰的例證,除再度引起學界有關國家安全與全球經濟關聯的爭論,在「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武漢肺炎)全球擴散推波助瀾下,「地緣經濟論」與大國角力的「安全困境」,更成為分析「後肺炎」世界的重要參照。

 陸成世界工廠 埋斷鏈危機

 簡言之,經濟全球化,來自國際間分工與自由貿易所創造的經濟效益最大化。近代以來,西方強權挾帶壓倒性軍事優勢及工業技術領先,主導全球商業體系與產業鏈的建構,直到兩次世界大戰接連爆發,促使英國將全球政、經霸權讓位美國,並藉由金融及貿易運作形成國際建制,讓具備一定程度發展的國家都能利益均霑。

 只是美國從1980年代與中共關係全面「正常化」,其假定中國大陸的「改革開放」,有利於帶動中共接受資本主義,進而推動政治民主化進程,遂與西方國家企業將大量製造部門移入,開啟中國大陸成為「世界工廠」時代;但美國未料到,30餘年來,中共始終以政策補貼、匯率操縱等違反市場法則及公平貿易的方式,追趕先進國家,保護國有企業免於進口競爭,也就是以「黨國資本主義」收割全球化自由貿易成果,終使大陸生產資本財或民間消費品的工廠,以及依恃產業鏈凝聚的龐大購買力,轉為中共的「地緣經濟」戰略武器。

 在產業過度相互依存,且世界經濟尚未邁向無國界市場,僅因中國大陸壟斷許多生產鏈路,已讓其他國家蒙其害,先後陷入供應斷裂、技術斷層的高度風險。倘若「安全困境」的思維至此觸發美「中」貿易戰、科技戰,則隨武漢肺炎疫情蔓延全球,更將加劇西方社會現實主義論者對國家安全的憂慮,要求本國牢牢掌控製造業、核心技術與關鍵人才,此種「經濟民族主義」的主張,已透露美「中」強權「脫鉤」的地緣經濟競逐,在所難免。

 兩強競爭 美仍占優勢

 國際關係「霸權轉移論」認為,新興強權實力達支配性強權的80%,即晉升為「挑戰者」;至實力對等,就形成「超越」;到達120%,則完成權力轉移。此過程雖不一定會爆發戰爭,但強權國際地位會以何種方式進行更替?該競爭時間的長短及對國際局勢影響,都是學界關心的議題。具體而言,新興強權若能在既有強權設計的國際體系內持續成長,在不足以挑戰霸權地位前,基本上會選擇爭取對現存體系的影響力與制度性話語權,使體系能逐漸向對己有利的機制安排過渡;即透過參加既存體制,讓遊戲規利己。

 結合美「中」競逐與「地緣經濟」觀點,大陸地區「國民生產毛額」(GNP)自2010年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2大經濟體後,迄2017年已達美國GNP總值2/3。亞太地區既有強權美國與陸權中共,原本就隱含未來衝突的可能,雙方為爭奪區域經貿主導權,美國採取和日、韓、澳大利亞與泛太平洋盟邦,發展自由貿易及區域經貿合作的途徑,以形成制約陸權勢力的秩序;中共則以歐亞大陸為中心,加強與東協各國關係,試圖透過開創廣泛議題,與美國進行迂迴對抗。

 「亞太經合會」(APEC)就是強權競逐的典型縮影,一方面APEC成員GNP總額逾世界6成,貿易量占全球近5成,如能成功整合,將能形成強大力量;另一方面,正因APEC始終保持多邊論壇與鬆散國際組織的雙重特色,允許成員維持身分開放,對共同目標採取自願性合作,讓APEC對亞太地區影響力不斷擴大。是以,美「中」均有意取得對APEC的領導地位,前期中共力推建立「亞太自貿區」(FTAAP),但對川普政府而言,多邊貿易體系所需出讓的成本大於實質利益,於是選擇杯葛,凍結對己不利的議題領域,顯示目前美國在權力競賽中,仍占有一定程度的體系優勢。

 新興疫情衝擊 加劇對抗

 此次武漢肺炎疫情將對全球經濟造成3大主要衝擊,包括:

 一、源於各種必要防疫阻絕措施對供應鏈及供給結構產生的窒息效應,不僅中斷需求,資金、零件供給也同時停運作止,對聯繫密切的國際經貿已形成巨大傷害。

 二、中國大陸經濟規模已穩居世界第2,世界經濟增長動力30%來自大陸,既是全球最大工廠,也是最大市場;由於其生產鏈路與需求,同樣受創於疫情,必然衝擊全球產業復甦。

 三、世界各國或多或少均享有經濟全球化所帶來的長期繁榮紅利,美「中」之間「地緣經濟」競逐,已使全球化出現逆反跡象,為防堵肺炎疫情,更將因供給結構破壞造成的「區塊化」現象,抵銷全球化利益。

 在此背景下,美「中」憑藉「地緣經濟」競爭所進行的強權地位角力,勢將醞釀進一步深層質變。

 這種質變,就是國際社會對過於依賴大陸生產製造所隱藏風險的警覺,促使各國省思與中共的經貿、技術合作關係,並重新計畫替代方案,所形成改變全球物流、金流、人流的政經發展「脫鉤」趨勢,表現在美「中」強權競逐的「地緣經濟」競爭型態上,就是未來「新冷戰」的形式。

 儘管美方曾表示,不支持在經濟上與中共「脫鉤」,但中共難以改變「黨國資本主義」生產模式,與疫情刺激防疫物資缺乏的「製造安全」危機感等拉力,將帶動美「中」對抗進入國際組織、制度與規則制定的場域。

 結語

 「戰爭」不是強權競逐領導地位的唯一結果,爭取特定議題領域主導權,進而隨規範內化轉為在該領域的優勢領導地位也可以,此型態極有可能成為美「中」權力抗衡的主要型態。

 正值中共透過「防疫外交」與「大外宣」工作扭轉國際負面形象,且積極運作各區域合作架構,試圖塑造全球抗疫領導地位的當下,觀察其在全球公衛領域制度性話語權的變化,以及影響「地緣經濟」的策略,將是尋找「新冷戰」軌跡的重要線索。

(作者為淡江戰略所研究學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