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岸論壇

【兩岸論壇】中共惠臺措施口蜜腹劍 窒礙難行

中共提出許多優惠措施,企圖吸引臺灣高材生,卻窒礙難行,淪為空談。圖為香港城市大學在大學校院博覽會上招募學子。(本報資料照片)
中共提出許多優惠措施,企圖吸引臺灣高材生,卻窒礙難行,淪為空談。圖為香港城市大學在大學校院博覽會上招募學子。(本報資料照片)

◎黃秋龍

 中共「外交部」、「國務院臺灣事務辦公室」,援例舉行之記者會,因「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武漢肺炎)疫情防疫考量,固然曾被迫暫停,改採網路線上進行,然而,該「外交部」已於2月24日恢復記者會,惟國臺辦直至4月13日仍未見重新舉行。國臺辦動向不僅耐人尋味,且肺炎疫情也讓國際情勢與兩岸關係產生相互影響。事實上,即使兩岸缺乏政治互動,但醫療公衛交流,以及我專業技術工作者西進,並未因此停滯。但,姑且不論兩岸互動制度條件如何,中共惠我專技者措施,卻仍存在制度運作障礙,才是更值得識者重視的問題。

 在經歷我國第15任總統、副總統及第10屆立法委員選舉(「二合一」選舉)後,國臺辦於2020年1月15日首度舉行記者會,發言人馬曉光總結2019年兩岸關係發展,並展望2020年兩岸關係。馬曉光除宣稱習近平在《告臺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紀念會上的重要講話,以及中共19屆「四中全會」精神,已成為「堅決貫徹『中央』對臺工作決策部署」,並「持續深化兩岸融合發展,不斷豐富完善相關制度安排和政策措施」。雖然,「二合一」選舉後,中共仍在2018年《31條惠臺措施》,以及2019年《26條措施》的基礎上,持續擴大惠臺措施。

 惠臺措施 包藏禍心

 2019年12月25日,國臺辦舉行《26條措施》第2場專題記者會,「教育部」港澳臺辦副主任王志偉,就記者提問「『教育部』在落實臺灣師生同等待遇方面有哪些舉措?落實情況如何?」事實上,記者的提問,也意謂著即使王志偉再高調的說法,卻足以表明自《31條惠臺措施》以來,在政策安排與保障,享受大陸相同標準,享有相應職稱和待遇政策等政策與制度層面上,還仍待「細化落實」;甚至,在中央政策規劃與地方執行層面上,還存在條條塊塊的利害矛盾,經常會伴隨窒礙難行之處。

 自《31條惠臺措施》發布後,大陸各省制定的細則,為臺籍教師在大陸就業、生活提供同等待遇,宣稱包含:「可購買商品房,在購房資格、貸款申請、住房公積金使用等方面享受居民同等待遇」、「給予人才優惠住房政策,提供人才公寓對臺籍緊缺人才給予租金減收或免收優惠」、「可以參加職工養老保險、醫療保險、生育保險、失業保險和工傷保險」、「臺灣同胞及其家屬,享有同等的醫療衛生服務待遇。醫療機構可為就診的臺灣同胞提供符合臺灣地區健保機構核退費用要求的證明文件」、「臺灣同胞子女由主管部門協助安排就學,享受與當地學生同等待遇,可申報各類獎學金、助學金」等;在《26條措施》第21條,又增加「在大陸高校、科研機構、公立醫院、高科技企業從事專業技術工作的臺灣同胞,符合條件的可同等參加相應系列、級別職稱評審,其在臺灣地區參與的專案、取得的成果,等同視為專業工作業績,在臺灣地區從事技術工作的年限同等視為專業技術工作年限。」總體看來,我專技者西進大陸問題,不僅將持續受到媒體與社會關注,除反映其政策始終處於仍待「細化落實」外;同時也暴露中共當前對臺政策,也將因武漢肺炎疫情所伴隨的兩岸政治互動與社會互信不足,導致其惠臺措施陷入片面化。值得警惕的是,又因刻意繞過兩岸政治協商,除產生對我進行統戰疑慮與滲透不法,甚至引起禍端,徒將惠臺措施如面壁虛構。

 制度漏洞百出 根本不可行

 首先,中共惠臺措施在制度上,普遍存在著諮詢平台難以充分相稱與系統不兼容障礙。由於,中共推出的惠臺措施,涉及眾多職能部門,各省市相應的具體辦法,都對應一家或多家行政單位,但大多數具體辦法,卻仍缺少辦事流程和諮詢電話及聯絡人,既缺乏統一又具權威性的解釋。尤其,攸關日常生活的醫療、交通、金融等同等待遇措施,還經常出現無法與大陸居民同樣正常使用,或「設備維護中」系統不兼容,甚至金融政策執行力度不一致,而難以享受電子商務服務等問題。

 其次,我專技者學習養成多非在大陸完成,初到大陸,既缺乏同業社群人脈,加上兩岸在專技、學術用語,或參與國家重點研發計畫、基金項目申報,實際與規範仍存在落差。不僅讓我專技者難以享有所謂同等待遇,科研、教學成果也較難呈現;甚至,公平競爭機制、激勵智慧產權轉化,也難以落實,經常出現低薪(每月8000元人民幣)、不穩定聘期(3年重聘),以及藉續聘手段壓榨科研成果或論文發表數量,然而大陸方面卻事後背信。

 再者,大陸生活環境及職場文化和臺灣也有差異,兩岸不同政治制度、教育體制和思想文化環境,導致截然不同的價值觀落差。臺籍專技者不僅需要更長的磨合期,大陸逐步出現的仇視臺灣情結,也不利於對臺政策中所謂的「融合發展」。再者,臺籍專技者並非全係年輕或應屆畢業博士,有部分是在臺灣任職後,轉職至大陸的中年者,家庭照顧因素,也難兩相兼顧。尤其,雖然大陸社保享有醫療保障,但保障部分僅限個人,基於父母比較需要醫療照護的考量,一般還是會安排在臺灣居住。家庭因素的現實考慮,對於父母仍在的專技者,是否規劃長久赴陸,占很大影響因素。甚至,「被要求」對臺招攬人才或學生赴陸;然更大的不確定風險,乃是臺籍專技者在缺乏利用價值後,即可能被迫離職。

 最後,對職稱、年資認定的期待,可能會有落差。近期大陸各省才陸續制定政策,然而先前各學術或專業機構,並未有相關細則及經驗可循;即使推出後,對工作年資的認定還待「細化落實」,既難以立即反映在評等職稱與薪資待遇上,亦對申請大陸「國家」層次的研究案,造成負面影響。甚至,因內陸省市出現財政匱乏(如東北三省),還需依靠富裕沿海省市金援之窘態。凡此臺籍專技者西進存在的客觀問題,並非中共強力或片面推出惠臺措施就能解決。

 結語

 中共對臺工作仍慣用兩手策略,既推進「制度性安排」兩岸融合發展工作,卻又對我政府保持政治高壓。事實上,其持續推出各種形式惠臺措施,在面對實際執行層面時,卻還有諸多制度困境。其備受矚目者,乃是中共對我專技者惠臺措施,所存在的利害關係,仍將是制度運作最大障礙。

(作者為元智大學兼任副教授)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