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論壇

【軍事論壇】生物武器無聲無影 防護思維須升級

國軍化學兵群部隊執行包機返臺消毒作業,包含作業機具、車輛及機棚全區地面等,謹慎守護國門,捍衛國人健康安全。(本報資料照片)
國軍化學兵群部隊執行包機返臺消毒作業,包含作業機具、車輛及機棚全區地面等,謹慎守護國門,捍衛國人健康安全。(本報資料照片)

◎宋磊

  近期全球受「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武漢肺炎)疫情影響,許多活動受到限制,軍隊亦遭波及。然疫情是否為生物戰劑或P4生物實驗室病毒外流所致,傳聞甚囂塵上,但生物戰劑的開發從未停止過,更能透過載具投射或人為散播,造成敵方重大損傷,冷戰時期,生物戰劑、化學戰劑與核彈並列為「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其中生物戰劑不但是強權用以震懾他國的武器,更是恐怖組織所稱「窮人的核彈」,所造成的傷害與生態浩劫遠高於傳統武器的殺傷力。

 歷史上的生物戰

 生物戰最早稱為「細菌戰」,古代戰爭就有實戰經驗與傷亡紀錄,主要分成「自然因素感染」與「人為合成感染」。根據文獻記載,西元49年中國漢朝南下征討江南時,因軍隊中暑患病,導致戰役以失敗收場。這是人類史上最早因「自然因素」所導致的細菌戰;其後的生物戰,基本上皆涵蓋人為因素,1763年,英國攻打北美地區,為擊潰當地原住民,英國軍隊使用「天花」病毒襲擊,雖英軍勝利,但原住民幾遭滅絕。

  16世紀正值大航海時代,歐洲列強幾乎遍跡亞洲、北美與南美地區。西班牙為獲得南美利益,特別傳播「天花」、「結核」細菌襲擊馬雅人,不但讓西班牙占領南美多數地區,馬雅文明更從此絕跡。

  第一次世界大戰是生物戰研發與應用的時期,英國政府1916年透過陸軍創立研發生物戰的研究中心,德軍則是首次使用「生物戰劑」的國家,不但造成歐洲地區數千軍民喪生,當時德軍稱生物戰為「細菌武器」。

 二戰時期的歐洲戰場,生物戰劑的研發頻率高於一戰時期。蘇、德、英、美、日相繼研製生物戰劑,雖造成的傷害數量遠低傳統武器,但生物戰劑已成為大規模毀滅性武器。 在亞洲戰場,日軍為在中國大陸獲得巨大戰果,1941年在湖南空投鼠疫病媒,造成近8000名百姓死亡;日軍位於東北地區的731部隊,在東北地區設飼養老鼠、細菌、霍亂、傷寒桿菌、炭疽桿菌等,在數十省分進行人體實驗,日軍透過活體實驗來測試生物戰劑的功能與效果,確實造成日軍在戰場的優勢。

  二戰結束後,生物戰劑仍在各大戰場出現,其中美軍和蘇聯分別從日本與德國擄獲大量生物學家進行生物戰劑的開發。蘇聯為研製生物戰劑,特別選擇在「斯維爾德洛夫斯克州」進行建造研發生物戰劑的實驗室,雖然蘇聯並未真正使用生物戰劑,但仍發生炭疽外洩意外,造成當地居民染病身亡與土地嚴重的污染。

  2001年發生911事件後,美國本土遭受「炭疽」生物恐怖襲擊,病毒透過郵件方式傳播,造成全美5人死亡,17人感染,雖無釀成巨大傷亡,但生物戰劑仍造成巨大的社會及心理恐慌,美國社會的心理壓力遠高於因生物戰劑所造成的傷亡。90年代初期伊拉克儲備主要生物戰劑亦為炭疽桿菌,這也是美國以此為理由,做為攻打伊拉克的重要依據。

 生物戰劑種類與防護措施

 生物戰劑大致上分成細菌、病毒、立克次氏體、衣原體、真菌、毒素等,能在人員或有機體繁殖並影響其生理表現,主要攻擊對方工業中心、交通要道、人口密集區、軍事基地、部隊集結處等,對於社會大眾往往具有恐嚇效果,同時更能達到心理戰的目的。

 由於生物戰劑對世人影響甚劇,1925年06月17日,各國率先簽定《關於禁止在戰爭中使用窒息性、毒性或其他氣體和細菌作戰方法的議定書》,並於1928年正式生效。二戰結束後,美、英、俄3國共同簽訂《關於禁止發展、生產、和儲存細菌(生物)及毒素武器與銷毀此種武器的公約》,雖然如此,國際間仍舊無法完全杜絕第三世界或恐怖分子進行生物戰劑的研發與使用,1997年國際成立「禁止化學武器組織」,該組織最大特點為獨立組織,總部設於荷蘭海牙,時常和國際組織合作,其中聯合國為其最大代表。

 相較於核武,生物戰劑開發門檻較低廉,各國除積極查尋來路不明的生物戰劑,一經發現相關非法的開發單位、人員,則會向專門機構通報,甚至嚴格杜絕發展、生產、獲取、儲存、移轉相關生物戰劑,目的在於維護人類安全與和平。

 對生物武器的防護措施,一般為進行反生物戰的公衛教育、重視環境衛生、疫苗接種,對生物戰劑污染的地區進行消毒、殺蟲、滅鼠,人員應穿著隔離服、戴防毒面具或口罩。針對生物戰醫學防護,包括對生物戰劑的偵檢、警報、消毒、藥物救治、個人和集體的物理防護、快速檢驗、收容治療、流行病學監測與防疫措施等。疏散時根據指揮部的統一指揮,及時向上風方向、高處轉移,為防止人體表面遭到污染或昆蟲叮咬,應使用各種防護器材,從生物戰劑污染區內撤離後,人員、物品均應經過洗滌,方法與化武除污的方式相同。

 船艦、營區設計須有新思維

  此次武漢肺炎的大流行,雖無法證實為生物戰劑引發,但以軍事角度而言,已接近「準生物戰」的規模,歐美軍事人員染疫及演訓受到影響可窺一斑。疫情過後,各國軍方勢必對生物戰的思維做調整,在人員編制訓練和防護設備研發,必定更為積極。

  以航艦和潛艦為例,人員眾多,空間密閉,在未來新造船艦的設計,需導入防護觀念,艙間的隔離區、洗消設備的管線布置、醫療衛生裝備和醫護人員、藥品庫存的增加等。陸地營區設置專屬人員隔離區、車輛及各型裝備消毒器具的改良和基層軍醫院普設負壓病房等。積極對抗「看不見的敵人」,從此刻起將是各國軍隊的新課題。(作者為軍事作家)

新聞小辭典:P4實驗室─病毒研究的「神秘重鎮」

 生物安全等級已是公認生物實驗室的建成標準,一般而言按照阻遏設施分成4級,包括P1、P2、P3與P4,P1-P3實驗室所處理的皆為初級研究、教學、診斷等,只有 P4生物實驗室為安全等級最高,負責危險病原體的研究,設備最為齊全,功能最為多元。對於各種罕見病毒,P4實驗室普遍有能力處理。

 實驗室從入口走到實驗核心區要經過10道門,會經過更衣區、過濾區、緩衝區、消毒區,最後是核心區。靠裡面的7道門,如果有一道門沒鎖好,其他門就打不開,稱為互鎖,避免空氣流通。並擁有獨立緩衝室、進氣、排氣、抽真空及除污系統等,工作人員穿著獨立供氧的防護衣,實驗室配有淋浴、廢水收集及雙開門高壓滅菌器(穿過牆體)設備,並有獨立的紫外線室供實驗人員使用,出入口皆嚴格控管,甚至派武裝重兵把守。

 全球約有50個P4實驗室,研究內容均列為極機密,生物戰劑和藥物疫苗各項實驗,均以P4生物實驗室為最高等級,研發能量強大,因此,P4實驗室被譽為病毒學研究領域的「神秘重鎮」。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