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岸論壇

【兩岸論壇】中共「元首外交」 難擋質疑自陷矛盾

中共「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武漢肺炎)疫情危及全球,引發責難聲浪。圖為武漢解封後的天河國際機場,民眾仍穿著防護衣、戴口罩,不敢大意。(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中共「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武漢肺炎)疫情危及全球,引發責難聲浪。圖為武漢解封後的天河國際機場,民眾仍穿著防護衣、戴口罩,不敢大意。(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黃秋龍

 近期中共黨政媒體,不斷進行反制因「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武漢肺炎)疫情「歧視中國」、「污名化中國」的輿論引導工作。同時,習近平更朝向「『中國』元首外交推動全球戰『疫』合作」,採取40次以上向國際政要致慰問電、通電話、會談會見,以及致函、回信、致賀電、賀信等方式,頻密推進「元首外交」。3月26日,習近平於北京出席以網路視頻方式,首度舉辦的「20國集團領導人應對新冠病毒特別峰會」(簡稱:「特別峰會」)。由於,中共藉「元首外交」推動全球戰「疫」合作,既衝擊國際政治格局與安全情勢,甚至影響我國參與國際社會之空間,勢將引起識者關注。

 「元首外交」充滿針對性

 習近平於3月19日致電俄羅斯總統蒲亭,即強調:「基於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加強國際防疫合作」;蒲亭則表示:「『中國』向遭受疫情的國家及時伸出援助之手,為國際社會樹立良好典範。『中國』的行動是對個別國家挑釁和污名化『中國』的響亮回答。」可見,俄「中」反制美國批評與「污名化『中國』」的立場相互趨近。同日,致電德國總理梅克爾,習近平強調:「『中』方秉持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23日,習近平同時向歐洲主要國家英國首相強生,指出:「支持世衛組織應有作用,推動完善全球衛生治理」;強生則表示:「我完全贊同習近平主席的看法」;隨後,習近平於今年4月初,再向「元首外交」推進,分別在2日與比利時國王菲利普、印尼總統佐科威通電話,不僅強調「特別峰會」倡議,也向佐科威表示持續深化共建「一帶一路」,惟中共「外交部」官網並未述明佐科威對共建「一帶一路」的回應內容。3日則與納米比亞總統根哥布、寮國國家主席本揚通電話,再提「特別峰會」倡議。

 可見,「元首外交」係同時以國際組織為多邊框架進行部署。中共「外交部」副部長馬朝暉,於3月25日表示,在習近平親自指揮、部署下,將出席「特別峰會」。同日,習近平也再度與德國總理梅克爾通電話,強調:「20國集團領導人應對新冠肺炎特別峰會即將召開」,「『中』德雙方要繼續做好政治議程籌劃」。26日,習近平於「特別峰會」即正式提出4點倡議:「堅決打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全球阻擊戰;有效開展國際聯防聯控;積極支援國際組織發揮作用;加強國際宏觀經濟政策協調」。27日《人民日報》宣稱「特別峰會」成果:「介紹『中國』經驗、闡述『中國』主張、提出『中國』倡議、做出『中國』貢獻」。同日,習近平應約與美國總統川普通話。由於美「中」彼此在國際安全利益上,仍處於既合作又競爭的利害關係,不至於表述各自的「政治議程籌劃」,故而採取相互保持和諧形式,以及在較低階政治醫療援助與公衛合作的範圍,進行實務性對話。

 「元首外交」戰略部署及侷限

 中共正藉由歐洲主要國家,為其在全球公共衛生治理「發揮核心作用」進行先期部署。一方面,具有全球公共衛生治理的政策意涵;再方面,在「政治議程籌劃」現實層面上,亦在反制美國單邊主義與國際質疑聲浪,以及藉由歐洲主要國家領導人,積極爭奪國際輿論話語權。值得注意的是,中共意在牽制美國影響力,亦可能衝擊美國盟友支持我國參與國際組織活動之空間。

 中共「元首外交」之所以伴隨著難題,一則因為歐洲已成為疫情蔓延最快速之地區,隨後義大利、西班牙確診病例,亦雙雙超過大陸。「元首外交」欲在短時間內,改變歐洲輿論對中共的負面觀感,大有難度;尤其,外媒仍持續在中共「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中,公開質疑該部門經常散發假訊息,指陳中共利用向他國提供抗疫援助來操控民意,並稱此為「中國式政治宣傳」。凡此,國際持續而來的質疑聲浪,都將係「元首外交」所要面臨之難題。

 中共為創造國際領導力和責任感,可見諸習近平曾分別致電「一帶一路」沿線主要國家領導人。尤其,受新冠病毒影響最大的義大利,雖緊急求助歐盟,歐盟國家卻遲未提供實質援助。值此,習近平不僅致電義大利總統馬達雷拉,並提供醫療援助與公共衛生合作;德國則直至3月29日,才正式伸出援手,派遣軍機到義大利和法國,將重症病患接到德國治療。「中國」人民大學歐盟「讓•莫內」講席教授王義桅,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德國甚至禁止口罩、醫療物資出口義大利,使得義大利對歐盟很是失望,故而才求助於「『中國』。」基此看來,義大利在此次肺炎疫情危機,與歐盟及美國關係已出現裂痕,即使不至於撼動彼此傳統上的盟友關係,卻讓中共得以藉機施展「魅力攻勢」。顯見,中共仍慣於利用國際間矛盾,既在反制美國影響力,又意圖為部署其國際領導力,創造有利條件。

 結語

 中共「元首外交」,固然具有形塑全球公共衛生治理遊戲規則的政策意涵;同時,也充滿政治現實,意在反制美國單邊主義與國際質疑聲浪,更藉由歐洲主要國家領導人,積極爭奪國際輿論話語權。尤其,中共有意利用美國與歐盟無暇顧及巴爾幹半島情勢時,趁機擴張對當地區域政治影響力。

 事實上,中共「元首外交」之所以伴隨著難題,一則因為該行動針對性很強,表面上是採取多邊架構,牽制美國的單邊主義;實質上,主要係藉由歐洲主要國家與美國強權間的矛盾。隨著客觀情勢改變,疫情矛盾轉移,中共又將重蹈「『中國』威脅論」困境。再者,美國以全球唯一強權自居,其感染武漢肺炎之確診人數,已遠超過大陸;在此嚴峻情勢下,不僅美國朝野在反「中」立場上如此罕見趨近,且疫情對美國經濟成長與社會發展之負面衝擊,也將很難讓反「中」情緒,在短時間內得到改善。(作者為元智大學兼任副教授)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