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多領域作戰概念 肆應未來戰場(上)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翁予恆(譯)

 為突破「反介入/區域拒止」能力,美陸軍訓準部於2016年提出「多領域戰鬥(Multi Domain Battle)」概念,強調打破軍兵種作戰領域本位,聚合各領域能力,以製造敵人混亂/困境,藉以開啟拒止區內「機會之窗」,使決戰兵力可進入與敵作戰。時任指揮官帕金斯上將於2017年在Military Review上撰文3篇,論述多領域戰鬥概念,直指多領域戰鬥緣起與所創造的突破封鎖能力。本報特精譯如下,以饗讀者。

(編按)

 「我們正失去許多弟兄,實不應以此教訓才開始討論準則研改」。美國一戰遠征軍司令潘興將軍於1918年痛失6萬名官兵後,寫下此段感言。面對巨大的傷亡,潘興指導總部檢討所遵行的「開放戰」準則是否符合戰場,但顯然已太遲。現今美國面臨類似景況,陸軍必須即刻檢討不適用準則,避免從慘痛經驗中汲取教訓。

 壹、陸軍未來作戰方式變革

 未來作戰環境並不符合陸軍長久之作戰經驗,而是敵人於空、海、陸、網絡及太空等領域,挑戰我們既有優勢所設計之戰場。當美國陸軍攜帶高端且昂貴的飛彈與電子裝備進入戰場,敵人卻可利用創新且低成本方式實施反制,所以目前陸軍必須發展多領域戰鬥概念,以協助陸軍肆應未來戰場。

 準則用途在指導部隊如何執行訓練與作戰,而「作戰概念」則是讓部隊達到未來作戰能力的開端。當「概念」公布於訓準部的出版物中,將指導準則發展方向,也指導組織與設施配套,適宜的作戰概念,將會改變武力影響範圍。

 大型組織改變並非易事,需要先從歷史學習,以發展新作戰概念,再改變準則。準則改變係因為「衝擊與競爭」或「自我抉擇」2種起因。「衝擊與競爭」屬於強迫性,為自身或別人失敗後驅使;「自我抉擇」則係發現問題或避免失敗後的主動性,領導者可掌握機會檢視組織戰力與文化,美國近代軍事上最有名的改變就是1980年的「空地戰鬥(Air-Land Battle)」準則。

 貳、「空地戰鬥」發展過程為陸軍追求改變之典範

 「空地戰鬥」為準則改變的良好典範。其起源於觀察1973年以色列對阿拉伯國家的「贖罪日戰爭」,當時埃及與敘利亞分別從西奈半島與戈蘭高地突擊缺乏準備的以色列,造成以色列初期重大損失。美國陸軍從中學習,並發展新作戰概念與推動系統化改變,最後「空地戰鬥」寫入1982年「FM 100-5」野戰教範。

 「空地戰鬥」有3項創見與多領域戰鬥有關,第1是「作戰藝術」闡述與「戰場框架」,其中框架給指揮官明確的戰場圖像,界定為「縱深」、「近接」與「後方」;第2是分權式執行,由各級指揮官分權管控所屬行動,也是「任務式指揮」的前身;第3是一體化戰鬥,乃兵、火力同步具體作為。在1991年的「沙漠風暴行動」提供了準則與實務是否相符的驗證機會,當時聯軍採用「左翼大迴旋攻擊」,造就舉世聞名的「100小時地面作戰」,也證明「空地戰鬥」發展為有效修訂準則的程序。

 參、多領域戰鬥概念符合未來需求

 多領域戰鬥是陸軍先發制人所產出的概念,想法來自南中國海情勢、俄羅斯軍力發展與中東僵局,更來自美陸軍必須轉型,不容許失敗共識。要使多領域戰鬥概念最終成功產出準則,第一步必須洞悉作戰環境。鑑於過去執行空地戰鬥時,地理、環境與敵人是清楚的,而今日許多隱藏的對手正持續增長軍事能力,若以軍事行動正面回應,對手必定會設計高傷損的戰場環境,使美軍付出代價,企圖不讓美軍進入戰區。

 多領域戰鬥概念旨在細膩分解戰場環境,使得各種方案可被發展、應用。戰場架構是指揮官認知工具,正確的架構將使指揮官洞悉與指導各階段與地區的作戰方式,包含何時、何地、資源、領域為何等,重複思考戰場架構是多領域戰鬥成功的本質之一。

 多領域戰鬥戰場架構包含寬廣與深遠之敵方能力與地理場景。「簡略」的戰場架構,包含6個實體空間,分如「深遠火力」、「縱深機動」、「近接戰鬥」、「戰術支援」、「作戰支援」、「戰略支援」等6部分,這些地區不需具有地理連續性。

 一、深遠火力:超過傳統兵力可達範圍,然仍位於聯合火力或國家戰略能力可影響範圍內,極可能位於他國領土,我兵力將被拒止於外。

 二、縱深機動地區:此地區兵力必須加以擊潰,以利近接戰鬥順遂。區域內我投入之兵力必須可以聚合各領域能力,以開啟暫時性機會之窗,掌握戰場主動權。

 三、近接作戰:為最主要的交戰區,區域內地面部隊以機動攻勢擊潰敵部隊,並占領住民地。

 四、戰術支援:支援前線部隊作戰所需資源,確保近接、縱深、深遠地區之機動、火力、持續力與任務指揮等具備足夠能力。

 五、作戰支援:掌握聯合作戰部隊之關鍵戰力與持續力之提供,位於地理中心,可提供源源不絕作戰關鍵能力。

 六、戰略支援:從國內沿著聯絡線至戰場,包含重要交通樞紐、戰略空、海聯絡線等,必須所有作戰指揮部協力運作。

 不論實體或非實體的能力都可列於作戰架構中研析,例如駭客組織運用作戰區外的代理人伺服器,影響深遠火力區的敵方單位,分散敵人注意力,這時就可開啟「機會之窗」,並乘隙而入。

 經由所定義的戰場框架,範圍可包含任何細節,從中思考以對應敵人的能力。戰場框架亦可提供基礎架構供深層解析,爾後開發出準則、組織、訓練、物資、領導、人員、設施之「聯合能力整合開發系統」最佳組合方案。

 肆、多領域戰鬥—過去戰術戰法的延續或新的作戰構想?

 多領域戰鬥概念起源於2014年國防部對發展「空地戰鬥2.0」之要求,目的在使其他所有增強軍事能力的手段,達到作戰實務化,過程中的每一步都為創新思維,以應對嚴峻國防挑戰。多領域戰鬥除強調架構外,也是美國國防部開始了解陸軍或聯合部隊,如何整合太空、網路、電磁頻譜領域,更強調「聯合能力整合開發系統」中聚合各領域能力,為獲得勝利不可或缺的關鍵。現代作戰中新科技扮演重要角色,從人工智慧至機器人,多領域戰鬥將可驅動戰場武器裝備創新,總言之,多領域戰鬥為贏得作戰勝利所需發展之創新能力。

 伍、總結

 軍事能力提升先從汲取戰史經驗進而創新作戰概念開始,符合未來需求之作戰概念,可有效驅動準則、組織、訓練、物資、領導、人員與設施(聯合能力整合開發系統)產生系統化交互影響,帶動戰力大幅變革。另指揮官須具備戰場架構的解析,洞悉每個地理環境與作戰進程面臨的威脅與本身可使用之各領域資源與手段,藉由能力的聚合以開啟某一區域的機會之窗,創造作戰優勢,乘勢擴大突破口,掌握戰場主動權。

(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