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多領域作戰概念 肆應未來戰場(下)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翁予恆(譯)

(接上文)

 二戰時德軍發起閃電戰橫掃戰場後,美軍當下認清2點:第1,若沿用一戰準則,不思因應科技演進,必將失敗。第2,美陸軍尚未全面完成現代化。因此,陸軍迅速尋求改變,從一個僅有25萬人,且卻乏現代化部隊,至具備於各地擊潰軸心國之能力。

 壹、經驗教訓—失敗至改進

 二次世界大戰開始後,美國陸軍發現相較於1920年,僅有小幅進步。檢討原因,乃是因為對現代化部隊的組成缺乏視野,更缺乏洞悉未來戰場能力,導致無法爭取預算進行改造。例如1939年德國入侵波蘭,美國戰爭部要求淘汰馬匹並轉換為摩托化部隊,但遭遇阻礙,因為眾人認為淘汰騎兵為叛國。因為未完成現代化,導致美國與德國裝甲部隊首次遭遇時,暴露嚴重之防護、火力與訓練不足,因此必須了解戰場環境與發展適宜之作戰概念,才可達到作戰需求。

 當前許多威脅國家,有能力部署軍事能力於空中、海上、太空與網路領域等,使得地面作戰複雜度增加,存在各領域間的軍事行動交互影響將是個問題,陸軍若要主宰地面,需依賴其他領域,而所面臨的挑戰不只是能力,也須挑戰美國行之已久的指揮層級與規則。

 貳、多領域戰鬥:適合新世界的新作戰概念

 因作戰環境持續經由科技演進、普及與知識化而改變,故在作戰目的與設計上必須有新思維,探討過去認為和平至戰爭為線性的理論,必須被修正為循環過程,也就是「競爭」—「衝突」—「競爭」之循環,所以建軍絕不可懈怠,因為競爭是持續的。

 自一次波灣戰爭後,我們的潛在對手憑藉觀察所見,加速部隊現代化。為了抵銷美國的優勢,它們正採取3種作為,第1,不讓美國於盟邦進入作戰地區,因為美國具備改變戰局之優勢火力、後勤與指管能力。第2,試著隔離空中、海上與地面聯合部隊,防止相互支援,因為這是美國產生作戰綜效方式。第3,近接戰鬥中,不使部隊(包含指揮官)進入核心戰區。

 我們預期所有領域將會面臨強烈競奪,因此,未來美國不再於任何時間宰制某一領域。多領域戰鬥設計來克服敵人整合式的防禦能力,並且避免作戰領域被孤立,以保持行動自由。聯戰兵力必須能於規劃的時間與地點,在多個領域突破敵人防禦,開啟機會之窗,以使兵火力進入預想戰場。為了製造敵人多重混亂,我們必須在作戰前,聚合多領域能力、整合聯合部隊,更將感測器與武器載台納入平台,維持全方位作戰圖像。

 參、能力變革從願景至達成

 成功之多領域戰鬥轉型,必須讓準則、組織、訓練、物資、領導與教育、人員、設施與現代化裝備等面向達到概念所需,其核心能力如次:

 一、長程精準/跨領域火力:陸軍正在發展多用途彈藥與感測器,以滿足遠程精準火力與電子戰需求。從地面投射之致命與非致命武力,可在其他領域中造成作戰效果。在遠程投射火力至關重要,其可減少兵力機動風險,亦可為深遠機動創造條件,以擊敗敵之聯合火力防禦網。

 二、新世代戰鬥車:新世代戰鬥車兼具遠距打擊與城鎮戰通用能力。車輛會更小,以在限制地區內保有高機動力。它必須減少燃料與彈藥消耗,也裝置主/被動防禦系統,更結合網狀化目獲系統、智能武器、智能化隨伴機器人等,使多領域戰鬥任務部隊獨立完成任務。

 三、新式垂直載台:新式垂直載台將會扮演直接投射戰鬥能力之重要角色,並確保傷患可以後送後方醫療。在多領域戰鬥中,空中偵蒐涵蓋廣大,空中攻擊亦可協助友軍獲得優勢。空中突擊與運輸單位將更遠與更快地,往決戰點運送大量兵力以建立強大戰力。未來垂直載具,可運用無線遙控,提供指揮官有人與無人載具多重選項。

 四、軍事網路:網路將增加情報傳遞的速度與數量,使快速了解戰場,並可同步採取限制敵人的電子戰。美國陸軍正建立一個獨立點對點架構與先進網路戰能力。這種網路會將正確情資傳送至各軍種、領域與盟友,這端賴從總部至戰場之情資管理能力。

 五、空中/飛彈防禦:美陸軍已重視固定基地之防空能力,也發展新式短程防空飛彈與終端高空區域防禦系統(THAAD),提供部隊有效的空中與飛彈防禦能力。增加陸基防空火力將使聯戰部隊指揮官,在執行戰力防護時,擁有更多決策選項,也使敵人失去分割我方聯戰兵力之信心。

 六、士兵殺傷力:士兵與戰鬥班是陸軍基石,士兵生理與心理上的表現代表著戰力。殺傷力的發揮必須在火力與機動中取得平衡,也就是當增加士兵機動性時,還可以維持精準火力。關於殺傷性,陸軍正利用新火控系統、彈藥與武器設計,以增加近、遠程武器精準度。而與機器外骨骼(Exoskeleton)裝具、有人—無人系統協作,將會減少士兵個人負重,以增加機動性,作戰涵蓋面與反應速度。

 七、組織編裝設計:正成立多領域任務部隊(MDTF)作為試驗的編裝,並由太平洋陸軍司令部負責。MDTF可以在衝突剛發生時,迅速部署並投射火力,確保戰區內聯合作戰部隊行動自由,多領域任務部隊手段,包括遠程精準火力、空中與飛彈防禦與網路戰等。

 肆、從目光狹隘至綜觀全局之建軍思維

 軍兵種狹隘的本位主義,會影響軍事現代化進程,而成功突破本位主義的例子,就是陸軍與空軍在執行空地戰鬥所遵行的第31倡議。第31倡議指出,成功的跨軍種合作,在於指揮權限(TOR)的分享,軍種間明確表達需求,共同設計最佳之空地整體作戰計畫與指揮權責。

 如同空地戰鬥,多領域戰鬥挑戰各領域狹隘的本位思想,直接定義地面戰力無法在沒有其他領域能力聚合下主宰戰場,因此陸軍訓準部不斷努力建立多軍種合作方式。從美國海軍陸戰隊與陸軍合作,發展最初的多領域戰鬥概念與白皮書,而空軍空中作戰指揮部也與訓準部聯合發展統一戰場架構,太平洋司令部也負責成立多領域戰鬥實驗部隊,使概念能實戰化。

 美陸軍必須持續成為一個以學習與創新為首要的機構,多領域戰鬥還處於概念階段,但為驅使陸軍改變的重要指標。我們將持續尋求想法、能力與需求上的調整,更重要的,這種革新作法,是來自各軍種聯合視野與相互了解的融合。

 伍、總結

 多領域戰鬥核心能力從陸軍角度思考,為長程精準/跨領域火力、新世代戰鬥車、新式垂直載台、軍事網路、空中/飛彈防禦、士兵殺傷力與任務編裝等,在各領域能力聚合下,突破敵所建立之防禦體系,讓決戰兵力進入預想交戰區。而多領域能力的聚合與交互影響下,指揮權限分享更為關鍵,必須突破軍兵種本位思維,由最適合之單位擬訂計畫與指管作為,才能達到戰力綜效。(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