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中共擴軍害四鄰 布「紅色帝國」圈套

 瑞典「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IPRI)日前公布2019年度全球軍費報告指出,去年全球軍事開支達1.917兆美元,較2018年增長3.6%,為近10年最大增幅。其間,美國、中共、印度、俄羅斯與沙烏地阿拉伯,分占軍費支出前5名。美國支出達7320億美元,較前期增加5.3%;印度711億美元,增長6.8%。報告認為,美、印加大軍事投資,主要係用於海空武器及載具現代化,以因應中共於印太地區擴張軍力的行徑。

 報告並估算,去年中共軍費支出達2610億美元,增長5.1%,與北京方面公布2019年之1763億美元國防預算,相差近千億美元,說明長期以來,中共公開的國防支出,其實並未包含軍事科研、國防動員基金,以及相關產業補助等諸多額外經費,而是將款項編列於國務院所屬非軍事部門,掩人耳目,減少國際社會對其軍費過去每年幾乎皆以「兩位數」比例成長的質疑。

 事實上,中共國防預算不透明雖非新聞,然其軍費持續快速增長的現象,若結合近年共軍陸、海、空各式新一代武器陸續部署至部隊,以及近期「遼寧號」航空母艦編隊赴南海長航演訓等事件,背後目的不僅昭然若揭;所呈現的國際政治與區域安全意涵,更值得進一步關注及探討。

 首先,中共軍費不斷激增,是其打造「紅色帝國時代」長遠戰略必要手段。中共挾大陸30年來經濟高速成長的物質條件支撐,在習近平執政後,接續展開「軍事改革」、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於南海占礁填海造陸,乃至發動機艦穿越第一島鏈,實施遠海長航等軍事擴張舉動,都直接威脅印太地區的安全與穩定。

 中共不滿在當前國際體系所處地位,亟欲改變既存區域秩序,正是國際關係「現實主義」理論所描繪的「修正主義」強權樣態。觀諸習近平宣稱,中共的「強軍夢」、「強國夢」,均是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顯示中共高層以「民族復興者」自居,意圖將非民主的政權統治正當性,建構在經濟發展與恢復國族歷史榮光上。北京當局對外雖然矢言不會擴張稱霸,但在「恢復歷史常態」語境下,任何侵略作為,都將取得合理化依據。

 是以,中共既為避免大國競逐的正面衝突提前到來,也在為建成「紅色帝國體系」預作部署。一方面,此舉可維持經濟穩定成長,蓄積實力,配合所謂「人類命運共同體」等外交謀略,向外展示大陸可帶動世界共同繁榮的形象,以「忍讓原則」及宣傳話術,延緩與大國激化矛盾的時間;另一方面,也可以充分發揮「和」之外,「硬」的一手。透過挹注軍費資源壯大軍力,以及採取如經貿、法律戰等有限報復手段,展現相當制衡力量,以嚇阻大國進一步遏制作為。

 依此脈絡延伸,中共多年來積極擴充軍力所累積的成果,正可由4月以來,派遣戰機編隊自巴士海峽向西太平洋示威、「遼寧號」自宮古水道南下東繞臺灣往南海巡弋,與日前同步高調設立西沙、南沙「行政區」,接連宣告制定南海25個島礁、55個海底地理實體的「正式命名」,象徵強化對南海「主權」的掌控,具體呈現。即使日本近來與中共關係趨緩,且大陸1至3月的武漢肺炎疫情極為嚴峻,但中共於東海的軍事挑釁也依舊持續。日本航空自衛隊為監控共軍戰機,僅第1季即緊急起飛152次,迫使防衛大臣出面表示,不容許中共在全球持續抗疫時,藉機擴大侵略性軍事行為。

 儘管如美國國防部、參謀聯席會議等高層官員,亦同聲警告中共切勿妄想,趁全球疫情大流行之際蠢動,否則,將犯下可怕的悲劇性錯誤;但中共則壓根兒將「團結國際社會合作防疫」的外宣許諾拋諸腦後,反藉疫情升高對周邊國家軍事壓力,當作轉移大陸社會對經濟發展停滯注意力,構築向「紅色帝國」霸權邁進的難得「戰略機遇」。

 綜言之,中共持續增加軍費、強化軍力,反映北京當局長期的戰略圖謀,和透過「堆積木」、「切香腸」等方式,所欲達成的短期戰術目的與布局。在其「和平發展」、「絕不稱霸」之類遲滯強權衝突的託辭下,區域各國都應加強防範中共可能的軍事冒進,尤其中共早慣於以「文攻武嚇」手段,對臺灣社會加諸其狂妄意志,我們雖無須隨之起舞,亦要做好萬全準備。

 SIPRI報告預期,在目前國際經濟趨勢大幅走緩情況下,今年各國軍費開支也將有所縮減,這正是觀察中共擴張野心的一項指標。我們也呼籲北京當局,何不將今年所要增加的軍費,全數轉向支援國際防疫?則不僅有助世界和平,更將成為提升正面形象的有力宣傳。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