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俄各有盤算 裁核談判難共識(下)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孫家敏(譯)

(接上文)

 俄國新型載具恐不受規範

 批評者的第3項質疑,是既有條約無法規範俄國研發新型載具。近年來,蒲亭總統與俄國官員,公布了多款具戰略核武投射能力的新型載具研發計畫,包括最新型ICBM「薩瑪爾特」(Sarmat);極音速飛彈「先鋒」(Avangard);空射彈道飛彈「匕首」(Kinzhal);核動力巡弋飛彈「海燕」(Burevestnik),以及核動力水下UAV「海神」(Poseidon),這些新一代載具若進入實戰部署,勢將對美俄戰略核平衡,產生重大影響。

 對此,2019年7月,1位俄國高階軍官公開承認,「先鋒」飛彈將由ICBM裝載,因此「將受到New START約束」。同年12月,俄國外交部長拉夫羅夫也釋出善意表示,「『先鋒』和『薩瑪爾特』飛彈均屬於New START管理範圍。」但其他3款武器—「匕首」、「海燕」與「海神」是否納入規範,仍未見明朗。即使條約確實為處理新型戰略核武提出限制,即任一方有權在條約下,設雙邊協商委員會(Bilateral Consultative Commission,BCC),並提出質疑,但委員會無權修改條約或將適用範圍擴大至新型武器系統,因此引發反對聲浪。

 報告指出,即使近來常見報導指稱,俄國核現代化計畫時程出現試驗失敗與延宕,使新一代載具的部署日程推遲至2026年條約延長期屆滿後,但仍將破壞現有的核戰略平衡。

 中共核軍力不透明引外界憂心

 第4項質疑,則進一步聚焦於中共核武軍力的規模與不透明性。中共歷來始終拒絕與美俄就核武軍力裁減進行談判,其一貫論調指稱,美俄應先大幅削減核武,才能為(其他國家)裁減核武創造條件。此外,中共也將其戰略核武規模、部署等情資視為機密,從未正式公開。因此,類似New START所要求的資訊公開、移防通知與現場查核等機制,中共必然予以抵制。

 在2010年簽署New START後,美國曾鼓勵中共就雙方核戰略、政策和計畫展開對話。然中共近年來,仍持續開發新型ICBM與SLBM,並意圖建立「核武鐵三角」體系,如發展具戰略核武投射能力的空射彈道飛彈研發計畫。在2019年5月的美國官方報告中曾指出,川普總統責令國安團隊「對軍備控制進行更廣泛研究」,其中也包括「鼓勵中共增加透明度,並限制其核武器發展」等目標。但更重要的是,報告也明文批評中共「在核現代化計畫能力與資訊上缺乏透明度,引發外界質疑。」

 截至目前為止,美國未曾與中共就核武裁減議題進行正式雙邊談判。同時,中共仍持續發展核武軍力。在美國國防部於2019年發布的相關評估報告中指出,中共核戰略的基調,是「強調不優先使用核武器,以及維持最低限度第二擊報復能力」。但在New START到期之前,要求中共參與核武軍力裁減談判的機率,可謂微乎其微。

 2大因素左右美政府決策立場

 截至目前為止,尚難判斷川普政府對展延New START與否已有定論。但報告指出2大關鍵因素至為重要,首先,是條約到期前,美國是否可能將更多相關議題,納入談判並取得進展?,即使敦促中共加入談判是美國的最終目標,但即便是與俄國的限武談判,也需曠日廢時才能達成協議,必須採取務實態度進行評估。

 其次,是如若未能取得共識,將造成何種後果?報告指出,若未能就New START延長期限取得共識,勢將在下一個類似性質的新協議達成前失效,並對美軍的戰略計畫與發展,產生嚴重負面影響。這些影響包括查核機制的瓦解,以及新一輪戰略核武競賽帶來的安全風險。

 資訊透明與審查機制恐將消失

 報告指出,若New START到期,而未能順利展延,首先將導致既有核武軍力資訊透明度,以及相關例行查核機制的中止。這不僅將導致素來倚重此一資訊管道的美國情報體系無所適從,也意味著美國必須調整資源分配,以重建對俄國軍力發展的監控機制,顯然在人力物力上,都將付出更高昂成本。即使有部分觀察家建議,至少可保留資訊交流與查核機制,但缺乏條約明文規範,勢將引發諸多問題。

 另一個風險涉及軍力發展計畫,與預算潛在成本的增加。如前所述,目前美國國防部、能源部(DOE)與國家核安全管理局(NNSA)的現代化計畫,係依據New START所規範之數量規模,其相關經費已十分龐大,若美國政府決定增加軍力規模,以應對俄羅斯的核現代化,勢將導致國防部增加預算,或自傳統部隊及研發預算中轉移資金,從而排擠正常軍力發展。

 俄羅斯核武力將快速崛起

 第3個風險則更為緊迫。報告指出,由於俄國在核武現代化計畫的進程領先美國,因此一旦條約失效且俄國決定擴充戰略核武軍力,則其增加幅度可能將較尚未完成現有計畫的美國為快,若考慮到前述非戰略性核武器的數量差距,美國與北約諸國可能將面對自冷戰結束後,又逐漸增加的核武威脅。

 其次,俄國宣稱近年來發展的相關飛彈載具,較現有載具「具有更大的彈頭運載能力」,這對目前同類型武器仍處於研發初期的美軍而言,將可能打破既有核武戰略平衡,同時也導致美軍必須投入更多資源,更新與擴充國土防禦系統。

 展延條約有利創造戰略緩衝

 報告結論指出,就上述議題與風險進行評估後,美國目前最佳的方案,應是支持展延New START期限至2026年。這不僅有助確保俄國核武軍力規模能再受5年查核與規模限制。此外美軍也應當持續深入探討相關議題,並利用未來5年的緩衝期,展開新一輪談判,以解決俄「中」核子武力發展的爭議議題。因此,New START的展延本身並非終點,而是新一輪協議與談判的重要基礎。報告也建議國會兩黨應對此目標,積極形成共識。

 此外,報告也建議擔負核嚇阻重任的美國空軍,應積極進行後續工作,包括:一、持續推動核現代化計畫相關系統及戰力的部署和運作;二、空軍專業人士必須積極與高層領導人(現任與下任總統)接觸,以提供專業資訊與決策建議;三、美軍也必須積極就未來核武軍力談判中,勢將遭遇的各種實質性問題提出對策,包括加速同類型(極音速)武器的研發進程,以及國土防衛機制與技術的發展。這將是美國在下一階段談判中的重要籌碼。

(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