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聞

【中橫一甲子】用生命鑿山壁築路 不能忘的中橫英雄

記者蕭佳宜/專訪

 貫穿中央山脈的中部橫貫公路,地形非常複雜,榮民前輩們開鑿山壁建設隧道、修道路的艱辛過程,非常人能想像,他們秉持「犧牲小我,成全大我」的信念,在崇山峻嶺的懸崖峭壁中,置生死於度外,用心血、汗水開闢出一條讓百姓便捷的道路。時過一甲子,當年參與築路的少年人已白髮蒼蒼,更有許多人因為開路而犧牲生命。

 中橫公路是戰後全臺首條串連東西交通的橫貫公路,考量均衡區域發展及開通國防要道,並開發山地資源。興建中橫主要由當時臺灣省交通處公路局東西橫貫公路工程總處負責承辦,並下分為四季工程處、梨山工程處、合流工程處,是臺灣公路史上極為重大的交通建設之一。

 王鐵民 颱風夜苦守倉庫

 住在板橋榮家的93歲榮民王鐵民指出,從部隊退伍後,受老長官的照顧,於民國46年到橋涵隊工作,並以任務編組進行人力分配。這條穿越高山地區的中部橫貫公路,不僅有高度國防、交通價值,且對於沿線的經濟資源開發具極大貢獻。

 當時負責管理材料的王鐵民說,從鐵絲、水泥、炸藥到米、麵粉等民生用品都是他負責,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颱風侵襲,外面天色昏暗、風雨交加,正準備吃晚餐的他擔心米、麵粉被雨水打濕,毫不猶豫立刻放下碗筷,到倉庫守一整晚,隔天一早確認物資安全無虞才繼續上工。

 王鐵民進一步說,當時經常聽聞工程人員因豪雨、地震等天災,導致坍方、水位暴漲而殉職,但這都無法阻止榮民弟兄們完成任務的決心。他強調,若有機會與共患難的同袍再相逢,一定會好好暢談以前的回憶,也希望現在年輕的一代,要記得當年胼手胝足為國貢獻的榮民前輩們。

 曹玉昌 炸山生死一瞬間 

 高齡101歲,居住於臺北榮家的曹玉昌表示,中橫路段橫跨光明橋到梨山,共進駐20幾個大隊,每天住在馬路旁邊臨時的工寮,上工後一天進行多次爆破,主要的工作是鑿「炸藥孔」,打好之後隨即就要埋炸藥開炸,甚至近距離使用香菸點炸藥,相當危險。

 曹玉昌指出,參與開鑿公路需要炸山,只要一場山崩、坍方或是炸藥沒有控制好,來不及躲,生死一瞬間。因此許多開路弟兄遇難,屍首甚至無法完全尋獲,每天都必須經歷無數次險象環生的處境。

 「比戰場還危險好幾倍」曹玉昌表示,當時一天的工資約478元,紀律管理嚴明,儘管工作苦、身心俱疲,但沒人敢發牢騷。3年多來,在幾千公尺高山上的艱苦生活,每位同袍都抱持團結的心,上工開路,他說,中橫的每一段路,都是這群無名英雄用勞力開闢、拿命去換的成果。

 梅定 缺機具徒手打岩壁

 住在板橋榮家的梅定回憶,當時連開路的機器設備都非常貧乏,只靠手上一根鐵棍子和鐵鎚,又敲又打,打到深度約1公尺後,開始引爆,再把石頭堆清理掉。他形容,當時是用如此克難的方式來開路,一天大概只能開30到50公尺,而且還得經常面對無法預知的危險,其中最艱難的是把麻繩綁在身上,從山頂慢慢放下來,若一不小心就墜入懸崖之中。

 梅定指出,當時並無機具可操作,只能徒手打岩壁,在岩壁上以鋼釬(六角鋼筋)、鎯頭打洞,邊埋炸藥炸路一邊前進,「開闢中橫公路比打仗還危險,因為打仗的時候,可以知道敵人從哪裡來,但是開闢這段路時,何時有意外發生,卻沒有人能事先預知」。

 由此可見,前輩築路血淚艱辛,誠如長春祠下的碑文刻著「請不要忘記他們」,今日國人享受中橫美景與交通便利時,莫忘無名英雄所付出的辛勞。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