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榮民犧牲奉獻 衛國築路展大愛

 昨天是「中部橫貫公路」(中橫)開通一甲子的日子,因歷年來風災地震的影響,受損嚴重且地質不穩,中斷的谷關至德基段以臨時便道通車(未開放一般民眾行駛)。然而,當年為了建設這條具有戰略、經濟與交通等多種效益的重要道路,無數參與築路的榮民努力付出,開鑿山壁建設隧道的艱辛過程,則已長留史頁,足令後人緬懷與感念。

 中橫的歷史,最早可追溯至民國3年日據時期的「理蕃道路」。民國45年時,政府以部分日據期間的道路為基底,由時任國軍退輔會副主任委員兼代主任委員的經國先生主導,於同年7月7日開工。值得一提的是,由於我國當年經濟侷限,美方曾大力提供經費及工程規劃協助,才讓相關工程順利進行。而開發中橫的主要目的,除了肆應國防需要,打通中央山脈,建設橫貫東西部的便捷交通外,也希望能配合國家經濟建設,便利山區資源開發。

 從史料中可知,這項艱鉅築路任務,從最早的測量踏勘之初,就遭遇了許多困難與危險。例如,當時的民間測量隊從進入山區執行定線繪製開始,就已費時百天到半年之久,如此景況,讓中橫能否如期如質順利開通,蒙上了不確定的陰影。幸而當時經國先生找來國軍退除役的榮民全力拓築,僅僅歷經5年左右的時間,便克服種種困難,成功開鑿出這條串連臺灣東岸與西岸的公路。我們可以想像,開鑿道路本非軍人專長,但在榮民前輩們秉持「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信念下,在崇山峻嶺、懸崖峭壁間,他們總是抱著不達使命絕不終止的決心,才能用血汗闢建出一條交通便捷、經濟發展與戰備需求「三贏」的道路。

 對於榮民前輩們築路時的英勇事蹟,我們自幼即多所聽聞,但那些片段的往事,其實仍不甚詳全。不過,從興建中橫過程中的記事,就能清楚了解,榮民前輩們當年的確是以生命為擔保,鋪設這條難成如上青天之路。據統計,中橫開鑿的4年間,因為風災、地震和工程等諸多原因,總共奪走225條人命,現今在花蓮太魯閣往天祥方向,建有一處高懸立霧溪谷峭崖的「長春祠」,供奉著殉職人員的牌位,這條以先人生命與鮮血鍛鑄而成的世紀工程,受到舉世欽敬。

  中橫開通一甲子了,在這個感恩的日子裡,我們應該向辛苦建設的工程人員與榮民前輩,致上最誠摯的敬意。感謝他們在當時國家面臨許多考驗與難關之際,毅然承擔了如此艱鉅的使命,並以青春歲月、血肉之軀建設國家,付出自己的心血,從而奠定了今天臺灣民主自由與繁榮富裕的堅實基礎。

 中橫公路的建成,有許多可歌可泣的故事,這些故事或許曾經被報導,或許仍長埋在青山綠水間,等待我們慢慢去探訪與挖掘。例如,現今已經高齡101歲的榮民曹玉昌伯伯,近日即以親身經驗告訴採訪記者,中橫路段開鑿時,建築隊伍橫跨長遠之途,共有20幾個大隊;施工過程中,每天都會進行多次爆破,為了讓工程早日完工,施工人員甚至會不顧自身安危,近距離使用香菸點燃火藥,危險程度難以想像。我們由此也可以感受到,對於曾經在戰場上出生入死的榮民前輩而言,乃軍人本色,絕無半點折扣,使命必達的決心。

 誠如「長春祠」的碑文所刻「請不要忘記他們!」中橫開通迄今60年,不但記錄臺灣基礎建設的重要創舉,也為榮民的貢獻,立下重要的里程碑;60年來物換星移,榮民前輩們付出青春歲月、健康甚至生命,不僅保衛了臺灣的國家安全,更扮演了建設臺灣的支柱,這些功勞,豈容被歷史遺忘?榮民前輩心中「只要國家需要,必將傾盡所有」的襟懷,在在證明,他們對國家社會所懷抱的大愛。

 回顧歷史,「榮民」二字幾乎就是一頁國家生存發展史。「榮民」這個名詞來自「榮譽國民」的縮寫,也標指著他們一生無怨無悔的追求與執著。世人應當謹記,榮民的前身,就是戰時在疆場上出生入死,平時矢志戰備,保家衛國的「軍人」。美國已故名將麥克阿瑟曾說:「老兵不死,只是逐漸凋零。」榮民前輩曾經把一生的精華歲月,效力於沙場,有朝一日解甲回鄉,他們仍心心惦記,如何將生命餘光,為社會效犬馬之勞,所以,實應當受到大眾的認同與尊重。

 綜言之,在這個特別的日子裡,我們要藉由這條緜長而不凡道路的建成之日,感謝那些曾在大時代的脈動裡捨我其誰,默默付出的先賢先烈,也要以飲水思源的感恩之心,向那些曾經為國家社會付出生命與血汗的無名英雄,獻上最敬禮。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