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岸論壇

【兩岸論壇】「兩會」推遲角力 揭習維穩權謀

◎費黼

 每年3月初,中共都會大規模召開「人大、政協」兩會,一方面向全世界宣告中共政權是「合法」、且「依法行政」;另方面是藉「兩會」召開,審查年度財政預算,並宣達重大政策、人事調整與立法事項。今年由於受到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影響,「兩會」被迫推遲。中共當局宣布推遲「兩會」消息時,並未明言何時舉行,留給關注中共政局的學者專家一頭霧水;隨著疫情升溫,「兩會」召開勢將影響到防疫作為,於是在農曆年過後的2月24日,中共舉行第13屆「人大常委會」第16次會議時,通過「推遲召開中共人大會議」決議;同時,「全國政協」第13屆第3次會議也隨之延期,具體舉行會議時間將另行確定。

 習近平完成「政權保衛」

 從去年12月底武漢爆發嚴重疫情迄今,表面上看來,疫情雖似「得到控制」,但整體而觀,並未全面消除,反而出現向中原與東北擴張之勢。例如太原市的疫情蔓延、黑龍江省與俄國接壤的邊境綏芬河等地疫情嚴重,但中共高層無視疫情險峻,仍決定「如果情況沒有重大反彈」,初步決定5月底舉行「兩會」,本次會期不但縮短,且考慮採用視訊方式,以避開疫情。

 這場肺炎疫情,是習近平主政以來所面臨的最大挑戰,儘管他發出許多「指示」,主持多次高規格的應急會議,但公開露面次數少之又少,讓大陸民眾懷疑他是否「有膽量」面對受疫情衝擊的人民。研究中共問題的學者研判,習近平避不露面的原因,除了擔心大陸民眾情緒失控外,另方面更在於積極致力「政權保衛」工作。

 隨著世界各國遭到疫情威脅日增,在「保命更要保政權」考量下,習近平指派「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去武漢,承擔「中央防疫小組長」之責;在「防疫高於一切」與民眾關心疫情考量下,李克強的電視曝光鏡頭增多,讓習近平深感權力嚴重受損,於是對外強調,防疫工作一直都是他親自部署、親自指揮,還在共黨刊物《求是》發表一系列與疫情相關的會議與指示,否定李克強防疫之功;習、李之間的「不和」,從「傳聞」到赤裸裸的公開,已是全大陸人民皆知的事實。

 從新聞發展態勢看來,「反習近平勢力」已得到「基本控制」。大陸武漢爆發肺炎初期,當時習近平強力主張準時召開「兩會」,但在眾多反對聲中,習近平不得不被迫同意推遲舉行;之後好長一段時間,習近平幾乎在大陸媒體鏡頭前消失;3月10日,習近平戴著口罩,出現在湖北武漢的火神山醫院,透過視訊為病患與第一線醫護人員打氣。之後又在火神山醫院戶外廣場,勉勵醫護人員,相關畫面透過大陸各地電視台傳播大陸全境,顯示反習勢力已受到控制。隨著中共逐日公布肺炎確診人數日漸減少,給了中共當局召開「兩會」的理由和時機。更何況,在這段防疫時期,習近平並沒有放鬆對政敵的打壓;3月24日,大陸網路上流傳一篇「倒習文」,呼籲中共緊急召開「中共政治局擴大會議」,並公開要求習近平退位;這篇「倒習文」,據說是認識習近平40年的「紅二代」寫的。同時,恰巧發生與王岐山關係密切的房地產大亨任志強失聯多日,這2件事不免讓人聯想,任志強失聯與習近平鐵腕鏟除政敵,是召開「兩會」的關鍵。

 「兩會」預定在5月底召開,並不是大陸疫情真的受到控制,而是年初那些反對依慣例在3月初召開「兩會」的中共高層,經過近3個月的「教育」後,已改變立場,同意召開「兩會」。不論習近平用了什麼手段,總之,預定5月底召開的「兩會」會場上,大家必會看到中共領導高層「一團和氣」、行禮如儀的假象。

 「人大」審預算是「兩會」重頭戲

 每年出席「兩會」的代表、委員、記者,總人數逾萬人,為辦好疫情下的「兩會」,北京市政當局準備對入京人士的防疫管控措施,於4月下旬配合解禁;另方面,異議分子已於4月初「被旅遊」出城,亦是「兩會」召開的觀察點。依多年來慣例,「兩會」若不是逢換屆,會期通常舉行12至14天,會後依例舉行記者會;根據之前各界預測,今年「兩會」主題,將著重在反制香港「反送中」相關立法議題,以及大陸經濟倒退、產能嚴重衰退等經濟議題。受到疫情衝擊,不僅大陸經濟嚴重衰退,全球經濟也在這波疫情衝擊下,受創嚴重。因此,中共的「兩會」召開時機與相關議題,備受各界矚目。

 去年中共公布的國防經費預算為1兆1898億人民幣,值得注意的是,這筆預算是中共公開的國防預算,根據美國軍事情報專家研判,其他未公開的預算,至少是公開的2至4倍。中共的國防預算金額位居全球第2,僅次於美國;若與東亞國家相比,中共的國防預算超過日本與南韓的3.5倍,更是我國的14倍。今年「兩會」尚未召開,但可以預判,中共在國防經費的編列上,絕不會低於去年。儘管,大陸疫情嚴重、民生物價上漲、GDP倒退,但中共只要在「堅決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繼續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的大帽子下,其國防經費只會增加,不會減少。

 從另一角度來看,「兩會」中的「人大」,是掌握中共實權的機構,有審議政府預算權、人事任免同意權,以及立法;根據中共「政協」的定義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下的『統一戰線』組織、『中國』特色協商民主的主要載體和實踐形式;『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是政治協商和諮詢機關,不屬於國家機構體系,也不是立法機關。」從這段文字中清楚表明,「政協」就是中共政權用來安撫非中共黨員、卻有一定社會地位人士的「糖果」,中共給甜頭,這些「政協」委員或代表,就幫中共政權背書;奇怪的是,這些「政協委員」既非共產黨員,但主席卻是由共產黨人擔任,說明了「政協」根本就是中共的花瓶和「統戰組織」。

 結論 

 今年年初,傳出習近平要在雲南形塑親民形象,除要敲祈福鐘、掀開百姓家裡的鍋蓋,看一看偏遠百姓「富裕生活」;不料,碰上疫情,這些作秀活動只能草草結束。隨著疫情蔓延,世界各國遭到疫情嚴重威脅,現在,不僅是美國總統川普要習近平「說明病毒究竟從何而來」,就連法國總統馬克宏,也要中共公開疫情相關數據,面對歐美國家領袖公開質疑,習近平「親自部署、親自指揮」的大話,如何收場?歐美各國領袖皆拭目以待。

 5月底能否按時召開「兩會」?沒有人敢打包票,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這場「兩會」依舊擺脫不了「舉手部隊」與「橡皮圖章」的積習;雖然,中共官方表示:今年「兩會」期間,「中央」不舉行歡迎宴會,但這5千多名代表,玩一場「政治大拜拜」是可以預見的,可嘆的是,「兩會」除了替窮兵黷武的中共龐大「國防預算」背書之外,又能於世道人心有何助益?

(作者為大陸問題研究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