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漢字大觀園】西風獨自涼

◎文景

 愛情的魔力是會讓人瘋狂的;為了愛情,寧可冒著被殺頭的風險,也要混進戒備森嚴的隊伍中,遠遠地望一眼心上人的身影,那怕是心上人偶一回眸,都能讓他覺得死而無憾。這樣的故事在當前社會環境裡,幾乎是不可能的「奇聞」,但故事的確發生在清代康熙朝。

 納蘭性德(容若)是康熙朝權相明珠的嫡子,能文能武,有著極為豐富的漢學根基。納蘭性德只有三十年的生命,但留下的詩詞卻被國學大師王國維評為「北宋以來第一人」;納蘭的詞中與悼亡有關的幾乎占去大半,他悼亡的對象固然是元配盧氏,但心底還有一個說不出口、卻又深深惦念,生死永相隨、卻連名字都沒留下的表妹。

 納蘭性德的表妹從小父母雙亡,寄居在明珠家,聰慧美麗,與他相處十分融洽,兩人也像傳統戲曲裡的「小姐與公子後花園私定終身」。原本,兩情相悅,結為連理是天下最幸福的事,但納蘭性德的母親極力反對,認為表妹「剋父剋母、命太硬」;恰巧,當時朝廷下詔選秀女,於是表妹就在他母親做主下,送進宮裡去了。表妹不但入選,且成了「惠妃」,甚受康熙寵愛。

 此時的納蘭性德任職康熙一等侍衛,朝夕隨著康熙或巡狩或於宮中侍駕。雖明知心上人就在皇宮的某處,但就是不敢、不能多想一下;即使皇帝召寢表妹,納蘭性德也只能遠遠地站在宮門廊沿邊上,連頭都不敢抬起來看一眼!這股必須深埋的情愫,對納蘭性德與他表妹都是極為椎心的折磨,兩人都必須忍受、隱瞞著。

 機會終於來了,宮中有老貴妃薨了,各宮的妃子、宮女必須到喇嘛廟給老貴妃誦經,於是納蘭性德買通喇嘛廟住持,給了他一套喇嘛僧的袈裟,讓他混進喇嘛中,藉著念經,偷看表妹一個多時辰,在短暫時光裡,他偶或瞥一眼地凝望,相思心願能了嗎?當然不能,且帶來更大的遺憾。於是納蘭性德寫下〈浣溪紗〉:「殘雪凝輝冷畫屏,落梅橫笛已三更,更無人處月朧明。我是人間惆悵客,知君何事淚縱橫,斷腸聲裡憶平生。」

 這場穿著袈裟見情人的冒險行為,並沒有帶給納蘭性德多大的滿足,在康熙巡視關外陵墓時,曾遭人行刺,雖未刺中康熙,卻讓太后認為惠妃是「不祥之人」,就在康熙還未回北京時,惠妃即被太后以白綾賜死了。康熙知道後,固然傷心一陣子,但不久就「新人換舊人」。納蘭性德卻無法放下這段傷心事,就將心事化作筆下的詞曲:「誰念西風獨自涼,蕭蕭黃葉閉疏窗,沉思往事立殘陽。被酒莫驚春睡重,賭書消得潑茶香,當時只道是尋常。」表面上寫的是悼念亡妻盧氏,內心裡要說的卻是那段與青梅竹馬表妹度過的兩小無猜的歲月,「當時只道是尋常」!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