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前瞻威脅造機創勢 全面主宰戰場

 美國軍事新聞網站「Breaking Defense」報導,美國陸軍正計畫建立「戰區火協指揮部」,以統合運用各地區聯合作戰司令部編制之中遠程打擊火力。該指揮部除建制遠距精準砲兵武器,亦將融合太空監偵、資訊戰與網路戰等資源,以充分發揮「多領域作戰」效能,反制俄「中」等潛在戰略競爭對手;為因應不同地區威脅形態差異,美陸軍砲兵部隊編制與準則亦將大幅調整,以滿足未來作戰需求。

 「火力」向來是美軍主宰戰場的主要手段。從二次世界大戰到韓戰、越戰,地面部隊強大的火力、協調能力,往往能扭轉戰局。從巴頓將軍在突出部戰役的大迂迴作戰,到李奇威將軍在浦山戰線的旋乾轉坤,美軍精準綿密而致命的砲兵火網,總是讓敵人聞風喪膽。藉「機動」與「火力」結合的概念,美軍在1980年代更進一步將火力協調,從二度空間擴大為三度空間,發展出「地空整體作戰」概念,為日後聯合作戰奠定良好基礎。

 隨著冷戰結束,全球安全情勢的變化,不僅促使美國大幅調整軍事戰略,同時也徹底改變陸軍各兵種部隊的編裝型態。由於歐洲地面大戰發生的機率微乎其微,美陸軍於是在第一次波灣戰爭後大幅裁軍,火力支援單位也進行精簡。在2001年美國發動「全球反恐戰爭」後,由於敵人多為飄忽不定的極端勢力與恐怖組織,砲兵火力毫無用武之地,因此多數火砲與多管火箭系統研發計畫,均遭擱置。

 由於美軍自二戰後,就不曾在空中遭遇挑戰,地面部隊早已習慣「隨傳隨到」的密接空中支援,對於鈍重性較高、誤傷機率大的砲兵火力,幾乎都是敬而遠之。此種情況在美國對阿富汗發動「持久自由」行動後更為嚴重。前國防部長倫斯斐大力推動的軍事「轉型」,刻意凸顯特戰部隊與空中武力結合的強大力量;加上日後無人機狙擊等不對稱戰法,更讓砲兵淪為「戰場跑龍套」的次要角色。

 短短20年內,美國陸軍所有師屬砲兵旅,幾乎完全喪失建制能力。不但所屬砲兵營,被編配到各旅級戰鬥部隊;砲兵旅部的火協功能亦逐漸萎縮,無法進行獨立的火力支援協調計畫。在過去美軍完全掌握空優的條件下,砲兵旅火協功能或許無足輕重,但由於潛在對手不斷提升遠距精準打擊、區域防空與先進戰機能力,已對美軍絕對空優構成威脅。兵力投射部隊在缺乏空優、又無建制火協能力的情況下,勢必難以發揮機動打擊戰力。

 俄軍進兵敘利亞,以遠距巡弋飛彈攻擊反抗軍目標,並部署S-400等型飛彈,阻止聯軍追擊阿塞德政府軍,美國開始強烈感受,那位「已被埋入歷史灰燼」的昔日對手已然復活。在中共與俄羅斯先後公開展示東風17型與「匕首式」極音速飛彈後,美軍更驚覺,在下一代武器發展上已落下風。事實上,除極音速武器外,俄「中」在反艦彈道飛彈、超長程防空飛彈、反衛星武器及其他「反介入/區域拒止」戰力方面,也有長足進步。

 至此,美國開始急起直追,展開包含超長程火砲、精準打擊飛彈、極音速武器等多項武器研發專案,希望挽回逐漸流失的軍事科技優勢。除了「硬體」升級外,「軟體」的提升更重要。火力支援協調組織、準則、訓練及人才培育,都必須有效精進,才能恢復已喪失的職能,進而運用各種新一代遠距精準火力系統。畢竟美軍能在二戰以來的多次地面會戰中取得勝利,憑藉的絕非只是優勢武器裝備,其卓越火力協調運用,不僅使砲兵武器發揮加乘效果,甚至在性能劣勢下亦能造機創勢,重新取得主動權。

 隨著軍事科技日新月異、敵情威脅快速變化,火力支援協調將有全新風貌。美軍在2018年首度實兵驗證以砲兵旅為骨幹組成之「多領域特遣隊」,及後續組織編裝調整可看出,未來火力支援協調將是包含有形與無形「火力」的複合式、多度空間作為。如何以全面偵監掌握敵情、網路資電戰力維持暢通指管、遠距精準火力創造跨領域優勢、心理認知攻擊動搖敵軍士氣,都是未來火力支援協調能否主宰戰場關鍵。

 綜言之,「及早發覺並改正錯誤,方可確保組織之永續」。美軍建軍史上曾發生多次因未能前瞻威脅產生之危機,每一次也都能在快速改正後,確保最後勝果。冷戰後錯估威脅變化,雖然造成美軍面對俄「中」軍事擴張龐大壓力,但及早認清錯誤,同步在兵力整建與組織、準則、訓練和人力等方面,進行修正和尋找創新機會,或許仍可讓美軍在未來全方位火力支援協調作為上,重新掌握優勢,有效確保區域安全與和平。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