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從「塔樓」到「廣場」整合力量共衛國安

 近期以來,國軍各級單位高階幹部,依國防部嚴部長要求,分別走訪基層,直接與官兵溝通座談,以誠交心、強化部隊領導與管理。對照臺灣網絡社會蓬勃發展、「廣場型」個體力量大幅成長的現況言,相關做法確實值得鼓勵。

 蘇格蘭歷史學家、曾獲選「影響人類歷史的100人」之一的尼爾.弗格森(Neiall Ferguson),在其巨著《廣場與塔樓》中,提出對人類社會網絡的全新觀察,認為力量的形成,有2種極為典型的結構。其一是垂直排列的組織層級,如政府、企業等。在這樣的組織中,一個人的力量,往往取決於他在「塔樓」層級的高低。

 至於另一種結構,則是以網絡為主的「廣場」形式。此時個人力量,就取決於其在一或多個橫向社會團體中的地位。以人類歷史分析,垂直「塔樓」與橫向「廣場」的結構,始終存在並交會互動。多數時間,真正的力量,往往存在於下方的城鎮廣場網絡。主因後者傾向創新,透過網絡,使革命性的想法得以傳播,移轉並顛覆權力。

 弗格森的觀點並非孤芳。「世界經濟論壇」年度選書、受到比爾‧蓋茲等人好評推薦的《動員之戰》,也有相同洞見。書中並進一步闡明,傳統掌握發言權的意見領袖,在垂直結構的組織中努力向上、建立城堡,以舊力量領導群眾。但時至今日,隨著數位傳播科技的發展,網紅、部落客、YouTuber等擁有大量粉絲者,已成為新的意見領袖、群眾領導人,掌握社群時代新力量。如何將兩種力量整合運用,對當今的公、私部門主管而言,都是極為重要的課題。

 從這樣的角度,理解當今部隊領導統御面臨的挑戰,可以提供我們很多省思。首先,做為一個民主國家,臺灣社會對於思想、言論自由,有極高包容度;各種充滿創新活力,正式、非正式的網絡蓬勃發展,都讓源於廣泛連結、個體性的「廣場型」力量,大幅成長。未來隨著5G系統商轉、物聯網發展,此種連結性,甚至將從基本的人與人,進一步發展到人與物、乃至物與物的程度。你不但可以透過手機,控制家中冷氣機的啟閉;你的座車甚至可以在快到家時,就「通知」冷氣開啟。數位科技快速發展,已對「廣場」力量的成長,發揮革命性加乘作用。

 相對而言,軍隊做為一個必須有效使用暴力,以貫徹國家政治意志的組織,卻不可避免地必須維持其垂直科層。畢竟戰爭景況瞬息萬變,面對生與死的抉擇、仁與忍的辯證,乃至戰爭原則的常、型態的變,以及如何以戰止戈等哲學性的大哉問,都極度仰賴集中、決斷性的領導,方能達成效率目標。軍隊由上而下的領導統御,是基於功能要求、必須維持的「塔樓」結構。

 故身為現代軍隊領導者,必須注意的是,處於高度網絡化社會的官兵,已被融入各式各樣的「廣場」,而擁有超越傳統的力量。當今社群網站各類型「靠北」粉絲團,就是最典型代表。即使是1位初入軍旅的士兵,也可發表掀起滔天輿論浪潮的貼文,進而對建軍備戰工作,產生政策性衝擊。

 相對的,本報日前也曾報導一則故事,描述陸軍專科學校學生鍾承希,於新竹火車站候車時,因服儀整齊、站姿挺拔,受到民眾好評,直言「國軍的未來充滿希望」,並將過程分享至臉書,獲廣大網友按讚。對比於「靠北」系列,鍾承希的故事,無異是「廣場型」力量正面效益的展現。質言之,透過有效溝通等手段,善用因科技發展而再次凸顯的水平網絡,發揮開放、對話、創意、參與等特質,可將「塔樓」與「廣場」力量結合,進而助益部隊戰備訓練任務目標的達成。

 事實上,針對垂直、水平力量的有效整合,國內外已有相當運用實例。從政治領袖的前美國總統歐巴馬、現任總統川普,到臉書創辦人祖克柏、前Uber執行長卡蘭尼克等,方法上都有值得省思參考之處。但就部隊領導而言,重點仍在於如何針對內、外部,進行有效、全面的溝通,讓單位成員信任幹部領導、認同任務目標,而願意主動、全力參與;讓眷屬相信所愛的人正在做有意義的事,會受到部隊照顧;讓大眾相信國軍是子弟兵,國防是所有人都應該參與、也可以有所貢獻的場域…。

 在5月初的國際原力日,臺北101大樓曾進行點燈活動,展現「國軍加油」、「國人齊心」、「原力同在」等文字,感謝國軍與國人一同為防疫做的努力。這樣的畫面,正為「塔樓」與「廣場」概念的整合,留下最佳註腳。易言之,惟有讓身處「塔樓」與「廣場」的迷彩男女意念相通、目標一致,新、舊兩種力量,方能合體為沛然莫之能禦的「原力」,共同為國防安全做出最大貢獻。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