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悲歡渡口】以愛回報慈恩

◎琹涵

 意志力是重要的,也是珍貴的。

 我幾乎不算命,因為我受母親的影響頗深,她從來信靠的是自己,相信事在人為。江湖術士之言,豈在她的心上?

 年輕的時候,我曾經去算了一次命,看的是手相。

 我不知手上那細細的紋路,到底會洩漏什麼天機?可是,我的好朋友說:「算命的人都很想算一個不同的命。」地點在她家的隔壁。那是個老先生,他義務算命,只是興趣,分文不取。

 老先生大約有八十歲了,精神甚好。他執起我的手掌心,認真地看了好一會兒,對我說的第一句話是:「你是哪一行的?」

 好友快快地代答:「教書,我們是同事。」

 沒想到老先生再問了一次:「你是哪一行的?」

 答案當然還是一樣。

 我心中狐疑,難道我不像教書的嗎?唉,我還很費力的,死命想要把每個學生都教好,一個都不能少呢!

 老先生說:「你的意志力很強。」

 停了一會兒,又遲疑地問:「你除了教書以外,還有做什麼事嗎?」

 「寫一點文章。」

 「你很有名。」

 那時候我才出了四、五本書,不多,名利距離我實在很遠,有如天上的星辰。

 沒多久後,老先生過世了。

 三十多年以後的今天,再回想起那件事,算命也只是好玩,不必深信。如今的我未必有名,但的確是有一點意志力,禁得起挫折失敗,還願意一試再試,不肯輕言放棄。

 老先生不知,寫作裡有母親對我的殷殷期許和深濃愛意。我不忍拂逆,所以常常鼓勵自己,務必勉力而為。也因為實在寫太久了,累積起來,終於看到了一點小小的成績。

 想起詩人孟郊最為膾炙人口的〈遊子吟〉:「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慈母手持著針線,縫出了遊子身上所穿的衣裳。當兒子就要出遠門的時候,母親更是一針一線細細密密地縫著,心裡更記掛著他不能早日回來。這樣對照看來,有誰敢說孩子那細微得像寸草一般的心,能報答得了慈母如同春陽的一片深恩呢?

 母親對我的照顧,何止在衣食的溫飽和周全?更重要的是在人生旅程上的帶領。子女能活出生命的意義和價值,才是她念茲在茲的。寫作並成為作家,曾經是母親對我的期待。我以不間斷的努力,得以年年出書,本本都漂亮,來報答她的浩瀚慈恩。

 我夠認真,只要如今已在天上的母親明白,那就好了。世俗的名利對我而言有如天空的浮雲,轉眼沒了蹤影,確實從來不曾放在心上。

 母愛的給與,也唯有以愛來回報。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