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浮世集】旅行心情

◎鄒敦怜

 「唰──」閘門打開,她順利進入月台,心裡的焰火綻放,這是她第一次獨自旅行,雖然只是從臺灣頭到臺灣尾。剛剛手忙腳亂地戴上老花眼鏡,戰戰兢兢點開手機裡的乘車憑證。原本還有些擔心,真的這麼一個方塊,站務人員就會讓她搭車嗎?沒想到第一個難關,就這麼順利通過了。

 這次旅行是兒子邀約安排的,目的地是他在南部的家。自從兒子到南部工作,每次回來都變成老師般教訓她:「你要多接觸外界,別老是關在家裡……」她很想辯解,自己每天忙得很。從起床開始,要準備早餐、買菜、照顧家貓、帶小狗去散步……中午過後,還要整理家務、準備晚餐、做飯、洗碗盤、洗衣服……繁瑣事仍須外出才可完成,她並未「老是關在家裡」。

 兒子愛叨念,彷彿念上了癮。她特別不愛聽這樣的比較:「你可以跟著爸爸打高爾夫球,參加扶輪社活動,不然去當志工……」,兒子轉頭怪爸爸:「你怎麼都不帶媽媽去!」爸爸回說:「我有約過啊,但她一直都說不想去!」然後,兒子又會像對不長進的孩子般再提醒一番。

 她有點委屈,別人都說女人家就要像她這樣。另一半創業時,她咬牙吃苦,把家務打理得妥善,不讓對方操心。先生事業起飛,開始多了應酬,她只去過幾回,發現在那樣的場合手足無措,自己連話都不會說,心裡總掛念當時還稚幼的兒子,後來丈夫就不勉強她出席應酬。

 她的確好命,別人擔心成功的男人會出軌,她從不操心。他們是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別說一路走來扶持的情義,兩人住鄉下的父母都還健在,都快滿百歲了,這種丟臉的事,他們厚道人不敢也不會做。苦了十幾年,終於等到丈夫事業穩定發展,她的生活安穩、經濟無虞,真的沒什麼需要擔心的。

 當她清閒時,兒子反倒對她管東管西的。就像這次,兒子說她要多見見世面,邀她趁著自己公司休假到南部玩。她眼睛一亮,轉頭看著丈夫,沒想到他翻看行事曆,搶在兒子叮嚀:「爸,你開車載媽媽一起來。」之前,大聲地宣布:「不行喔,那幾天是高爾夫球隊的季賽,我不能缺席。」

 她整張臉立刻黯淡:「算了,我不要去了。」「妳來,我幫你訂車票。」兒子搶過她的手機,飛快地幫她訂好車票。前一天晚上,還像叮嚀小孩子一樣,要她記得怎麼坐車。

 第一次獨自旅行,她有點興奮,前一晚睡不好,當天起得很早,她甚至還做了早餐,為丈夫整理高爾夫球具後才出門。現在,她有點倦了,高鐵車廂乾淨舒適,人不多,兒子說差不多兩個小時就可以到達。她該睡一下嗎?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