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筆耕心田】舊書繫情

◎莊雲惠

 教導我寫作、繪畫長達二十餘年的詩人畫家王祿松先生於數年前驟然辭世後,師母囑我處理老師遺留的書籍與文件;當時經過一番整理,後來帶回一些藏書,存留至今。

 這次因為搬遷工作室,不得不過濾所有書籍和資料,揀選時就像面臨擁抱愛戀與割捨舊情的雙重交戰,我暗忖,這應該是最後一次糾結吧?此行之後,將安心落腳,一如將士不再征戰、旅人不再飄泊,所有滄桑盡化為悠然笑朵,高掛於歲月晴空,然後靜靜地嗅聞溢翠草原上的花香,聆聽幽深林蔭處的鳥唱,不必再面對斷捨離的難題。

 幾經折騰,清理出兩百多公斤紙類資料送資源回收;而當年從老師家帶回的書冊又如數裝箱,隨我遷入新址,重新安頓。

 搬遷過程中,我終於理解為什麼有人索性不處理舊物。因為每一物件都帶有感情,滿含著故事,一旦碰觸便是和過往重逢,或許美好、可能傷悲,但無論如何都不可逆了,就像風雨還給天地,芬芳留給土地,逝去的種種也融入流年化為光影,喚不回也抓不住。於是選擇不看、不碰也不理,就任其染塵泛黃,至少留個念想,等有朝一日憶及時,再從中翻找,追尋昔日軌跡。

如今,我在聲聲催促下,不容猶豫地整裝出發;又在急急匆忙間,告別舊地迎向新旅,然後在屬於自己的小小城堡裡慢慢拆箱,一一上架。這時,我有較充裕的時間可以審視那些書冊,尤其老師藏書甚至有民國四十幾年出版的,跨越一甲子之久,它不僅寓寄了一個時代的縮影,原主人珍藏的情意,還有我保存的初衷和無形中感受的餘溫。

 這些都是老師鍾愛的書籍,有閱讀後眉批和逐行畫記重點的用心,每個字跡就像是他身影重現,在深夜秉燭研讀,陶醉於卷帙深義麗辭之中,不管歲月如何流變,對藝術和文學始終懷抱不變的探索熱情。垂垂老矣的書冊有些脆弱得不堪一擊,泛黃的紙張已然飽經滄桑;雖然老舊,但對我來說卻蘊含不同意義,更承載著對故人無盡懷念!唯恐這些書不耐久藏,便一本本裝進塑膠袋收存,這是所能想到較理想的方式!裝著、放著,我不由得一次次走進時間廊廡,透過猶若鏡子般的書頁,映照出昔日受教受業的時光,重溫流逝的點滴美好!

 沉浸於舊書,陷落在回憶裡,我默默獨享,這難以言說的溫馨盡化為能量,陪伴並鼓舞我走向迢迢長途、茫茫書海……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