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沙俄油價戰平息 能源秩序重整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古名章

 沙烏地阿拉伯透過「產油」成為中東強權,此次與俄羅斯互打價格戰,起源於石油輸出國家組織與夥伴國(OPEC+)於2016年建立的控制油價機制,在今年3月初,因為俄國不再配合減產協議而破局;此舉激怒沙國,透過戰略博弈,決定大幅增產,致油價崩跌。最後在疫情衝擊全球之際,美國出面協調,達成史上最大減產協議,但能否穩定全球經濟秩序,仍受注目。

 沙國能源戰略 影響國際政治

 沙烏地阿拉伯是伊斯蘭教的發源地,聖城麥加和麥地那都在沙國。1932年建國後,當年石油作為主要能源的角色並不吃重,沙國主要以各國穆斯林到麥加朝覲的商業利益為主,直至二次世界大戰前夕,石油在各國的重要性才逐漸受到重視。

 從1933年美國加州的石油公司獲准在沙國探勘石油,至1938年成功找到「黑金」後,自 1939年起1953 年間,沙國的石油年收入從 700 萬美元躍升至 2 億美元,徹底改變國運。沙國是世界第18大經濟體,是G20中唯一的中東國家,沙烏地阿拉伯國家石油公司(沙烏地阿美)曾被讚譽為地表上最賺錢的公司,也獲美國財星雜誌評比為2019年世界第6大企業。沙國的人均GDP也是全球前段班,是富有的中東領頭羊,加上有逾23萬的軍隊和每年全球第3高的軍費支出,沙烏地阿拉伯儼然成為區域強權;近年介入葉門內戰,與卡達斷交,都展現出區域霸主之姿。

 沙國的石油和天然氣生產量領先各國,截至2015年,擁有世界石油儲量約16%。沙國長期是世界最大產油國與出口國,近年產量雖被俄羅斯和美國追上,但仍在國際上舉足輕重,此次發動油價戰,逼和俄羅斯,也迫使美國出面協調。

 沙國至今維持君主專制統治,現任國王是84歲的沙爾曼國王,他年事已高,目前擁有實權的是34歲兒子兼王儲穆罕默德·沙爾曼。這次油價戰就是這位年輕王子的一場豪賭。這位作風激進的沙國新生代領導人,上任之初對內開明,如開放電影院、女性可以駕駛等政治改革,受到廣大沙國年輕人的歡迎,但他打壓反對派也毫不手軟,曾以反貪為名,大舉拘捕王室成員,沙國異議作家哈紹吉命喪在沙駐土耳其大使館,讓他一度被國際社會認為是幕後黑手,因此一度沉潛;這次和俄國打油價戰,讓外界再度見識他的強悍。

 沙國打油價戰 與俄劍拔弩張

 全球因新冠肺炎肆虐,跨國經濟活動停擺,沙國試圖說服俄國配合減產,但俄國能源部長諾瓦克於3月6日在石油輸出國家組織會議(簡稱OPEC)上,向沙烏地阿拉伯等成員國表示,決定不再配合減產,因為俄方認為,在疫情打擊原油需求時提高油價,等於使美國頁岩油業者得利。

 俄國擔心石油業持續減產的同時,美國從中供應全球油市數百萬桶原油,擴大市佔率。2016年以來,俄國成為OPEC夥伴國,透過控制產量以支持油價,但俄國認為此舉助長美國可以大賺能源財。頁岩油革命後,開採技術進步,使生產成本降低的美國躍升為全球第一大產油國。

 俄國不滿川普政府以能源做為政治和經濟的工具,在歐洲阻擋俄國西伯利亞油田到德國的管線完工。又因為制裁委國,緊盯俄國國營石油公司在委內瑞拉的產業。在全球鎖國下,預估今年的石油需求將會是繼2008金融危機以來,最差的一年時,沙國希望說服俄國減產,但俄國認為美國也應加入減少產量。

 供需失衡 衝擊各國財政

 原油生產國和消費國皆各自成立所屬之國際組織,目的為建立全球能源安全治理體系。早在1970年代石油危機發生,石油消費者集團在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框架內,於1974年成立「國際能源署」,總部設在巴黎,是獨立自主的國際組織,目前有30個成員國。

 OPEC則是第3世界主要石油生產國組成,成立於1960年,主要為維護共同經濟利益、協調成員國石油政策、反對國際石油壟斷而建立,由沙烏地阿拉伯、伊朗、伊拉克、科威特和委內瑞拉為創始成員國。現有13個成員國,其中5個在中東、7個在非洲、1個在南美洲。俄羅斯等10國於2016年加入共同控制油價機制(OPEC+),希望透過協調,以穩定各國經濟、財政。

 國際能源署表示,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將每日平均下降930萬桶,創下紀錄,同時4月原油需求下降為每日2900萬桶。署長畢洛爾痛批沙、俄兩國惡鬥,是不負責任,在全球抗疫之際,低油價將使貧窮的產油國,因為油價暴跌,收入下降,國家無法滿足支出需求,使政府預算失衡。

 美介入協調 達減產協議

 沙、俄打油價戰也重創美石油業者,衝擊經濟下,川普出手救市,他與俄羅斯總統蒲亭、沙國王儲沙爾曼通話,獲2人同意每日減產1000萬至1500萬桶原油。俄羅斯軟化下,接受石油輸出國家組織與夥伴國聯盟架構下的協議。全球油市3大勢力美、沙、俄在疫情嚴峻下,攜手終結價格戰,全球第2大產油國的沙國(去年約占12%)與第3大的俄羅斯(約占10%)這次撕破臉,導致由全球最大產油國的美國出面協調,因為各國都承受不了經濟壓力,最終才達成協議。

 OPEC+在4月初同意達成史上最大規模減產協議,於5月、6月每日減產970萬桶原油,希望可以搶救跌跌不休的油價。減產協議自5月1日開始,為期2個月,6月10日將再度召開視訊會議檢討。另美國、加拿大與巴西等國,也願意加入減產;若新冠肺炎疫情沒舒緩,7月至12月將再加碼每日減產800萬桶;若疫情持續惡化未能控制,2021年1月至2022年4月,將加碼每日減產600萬桶。

 結論

 石油是國際重要能源,全球因為新冠肺炎重創,沙烏地阿拉伯採取最激進的戰略手段,沙國凸顯自己的重要性,也證明沒有強權可以我行我素,在世界各國面臨疫情而陷入政治與經濟失序之際,產油國家終能在全球能源治理機制下,化解衝突,證明國際合作仍是解決全球問題的唯一出路。

(臺灣戰略研究學會研究員)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