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筆耕心田】同理心防疫利他

◎莊雲惠

 一樣的臺北,數個月來,卻有不同樣貌!公共場所不見人潮,每個人都戴著口罩保持社交距離,誰也看不到對方的表情。

 或許看得到戴著口罩阻擋飛沫傳染,防止病毒入侵的部分面容,看不到的是內心那條防線畫得多深多長,以及暗藏的恐慌與焦躁影響有多大。

 五月的陽光燦爛,猶如花樣少女把青春光影投射在足跡所及之處,看似無憂無愁,好個明艷嬌媚;但愈是如此,愈讓人不敢掉以輕心,唯恐在生活周遭隱藏著狡猾病毒,稍有不慎便沾染疫病!

 也許是生活於必須時時警戒、處處防備的氛圍久了,人心壓抑沉重,戒備森嚴,看似冷靜,有時卻顯得更為冷漠。

 日前因須至醫院抽血檢驗,防疫期間各醫療院所如臨大敵,緊縮動線,人員管制,量測體溫。頂尖的教學醫院更不例外,封鎖其他通道,只留大門用紅線拉出入口與出口單一路線,顯得有些狹窄。儘管人流比過去少了許多,但或許是看診尖峰時段,絡繹的人群仍須排列緩慢前進。這時隊伍停住不動了,原來前方有人吃力地推著坐在輪椅上不良於行的老人家,在只容單人行走的通道拐彎,操作不順導致前行緩慢,家屬慌張調整,後面的人不耐煩地催促:「快點啦,你的輪椅擋道了!」刺耳的聲響劃破沉靜,兩張遮蔽在口罩後看不到的表情,只留下四目相望,那是倉皇的無助對上急躁的不耐,在城市一隅、醫院門口所上演一場劍拔弩張的人性拔河,只為了短暫不到一分鐘的延誤。

 猶記得長輩曾說過:「誰願意遭逢苦難,希望病痛纏身?」是啊,若安然無恙怎會進出醫院?誰想要和疾病周旋,把大好時光消磨於診間與病榻上?但病痛這可怕的魔鬼,就算極力規避,劃清界線,也難保它不知何時,以猝不及防、不可預知的形式找上門來糾纏不清,這不得已的無奈是人們在紅塵世間必須面對的難題。

 有人說:「要培養利他之心,能時時設身處地為人著想。要將心比心,轉換立場去感受思考對方的難處,從自己的角度去體諒他人的處境,若能將利他的用心逐漸擴大,外境也自然會變得更為善順。」對他人的病苦,能否寬待理解,多一點包容,發揮「感同身受」的同理心與同情心,必能讓人際之間充滿溫馨暖情。更何況當時病患並無需煩勞支援,只需短暫等待,給與緩衝時間從容迴轉即可。

 我們正面對嚴峻頑強的疫病,見證一場與病毒沒有硝煙的戰爭,誰都不能置身事外,也在進行式當中演示一齣又一齣考驗人性的戲碼。但願我們都能以善念和包容坦然面對,讓所有人都安度難關!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