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太空軍首要挑戰 整合跨軍種資源(上)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賴名倫(譯)

 美國知名智庫蘭德公司研究人員,近期發布一份專題報告,針對美國新成立太空軍(Space Force)所需的編制調整,與建軍計畫進行評估,其影響牽動大國戰略競爭。本報特節譯如下,以饗讀者。(編按)

 美組建太空軍因應戰略挑戰

 美國總統川普上任後,便高度關注美國軍力安全議題,並於2019年2月簽署「第4號太空政策命令」(SPD-4),要求國防部(DOD)研擬將空軍下轄的空軍太空指揮部(AFSPC)升格;同年底,並通過《2020財年國防授權法案》(NDAA)編列相關籌備預算,於2019年12月20日正式宣布,組建美國第6軍種—太空軍。

 太空軍的組建對美軍,乃至於全球戰略平衡,可謂深具劃時代意義,這不僅是美國自空軍部於1947年獨立後,首度新設軍種,象徵美國國家安全將提升至太空層次,也代表美國正面因應中共與俄羅斯拓展太空軍力之挑戰。此外,太空軍的技術領域、戰略及裝備需求,也與各軍種密切相關,使得美軍必須對軍力組建與編裝,進行審慎評估。蘭德公司近期公布研究報告,提供評估依據。

 太空軍軍力改組與任務計畫

 2020年NDAA明確指出,太空軍的任務使命為美國提供太空領域的行動自由,同時需要保護美國的太空利益,迅速且持續阻止來自太空的侵略;並執行太空作戰。NDAA不僅授權組建由總統任命,具參謀首長聯席會議(Joint Chiefs of Staff,JCS)成員身分,但隸屬於空軍部(DAF)管轄的太空軍令部長辦公室(Office of Chief of Space Operations,OCSO)。此外,也撥款成立太空部隊採購委員會,以及增設主管太空事務的助理國防部長,以監督與執行太空軍相關計畫。

 在2020年NDAA顯現對太空軍事務的高度重視下,OCSO已於今年2月提交首份官方報告,其內容涵蓋2項主題。首先是呼籲組建太空訓練和戰備司令部;其次,則是發展一套新採購系統,以克服相關技術層面橫跨三軍科技的後勤挑戰。美國國防部在此前以空軍部下轄單位為基礎,編組了太空軍計畫特遣隊(Space Force Planning Task Force,SFPTF),為後續工作計畫與進度程序提供參考依據。這顯示當前核心議題,已非長期爭論應否組建太空軍,而是如何妥規劃任務所需相關單位整編。由於太空軍係由原空軍太空司令部(Air Force Space Command,AFSPC)升格而來,因此其部隊顯然將主要由原空軍單位組成,但也必然涉及陸軍、海軍、陸戰隊與其他國防部相關單位組織。因此,報告的核心即提出一套評估標準與分析方法,以提供後續軍種改隸計畫的技術指標。

 太空軍建軍事務背景

 報告簡要回顧美國武裝部隊的建軍簡史與任務目標,並指出太空技術發展,乃源於軍事安全需求,在艾森豪時代,美蘇太空競賽目標著眼於監視軍力動態,以確保國家安全。冷戰時期,衛星多用於戰略性任務,包括軍力偵察監視和環境監測等,隨著科技進步,也逐漸具備指管通資情監偵等C4ISR功能。然而,雙方決策者也擔心攻擊衛星,將破壞既有戰略平衡與穩定,因此,避免將太空領域裝備直接軍事化,曾是華盛頓與莫斯科的共同利益。而美國也為此成立太空總署(NASA),藉由宣傳推動科學探索計畫,以提高太空領域的和平化用途。

 然而,冷戰後的2大趨勢,卻帶來新挑戰。首先,太空科技已由戰略性任務,逐漸廣泛運用於支援區域性與戰術性任務,例如1991年波斯灣戰爭,以及其後多場區域衝突中,美軍廣泛運用衛星支援情報蒐集、飛彈預警與部隊導航。其次,太空科技也投入快速且巨幅增長的民用和商業領域中。更精確的天候氣象、中繼廣播和全球通訊等功能,使衛星重要性更加提升,其安全影響大幅延伸至商業與民間領域,具體案例即為今日生活不可或缺的全球定位系統(GPS)。

 這些發展為各國帶來全新的技術挑戰。當一方運用衛星進行監偵、導航與C4ISR資訊與精密遠程武器打擊等太空網路戰體系。反之,對方則可藉由破壞衛星來挫敗,甚至瓦解對方優勢。例如中共與俄羅斯近10年來,均積極投入研發反衛星飛彈(ATST)、干擾設備,以及動能武器。這也使得美國自2001年起,漸有呼籲組建太空軍之聲浪。

 川普就任後積極建立太空軍

 對此,2001年,美國國家安全太空管理和組織委員會(Commission to Assess United States National Security Space Management and Organization,CNSSMO)即已要求建立總統權限下的太空議題諮詢小組,以協調美國的太空活動。2008年,國會授權發布探討美國太空國防組織與議題的報告,批評太空軍事領導階層權責破碎,且缺乏明確目標。2018年,另一份國會授權報告,則呼應國防部副部長主張設立太空發展局,並引發起一系列改善美國太空軍事能力的政策辯論。辯論焦點是不同規模的因應選項,但川普總統最後仍依據3項主要文件,決定創建與海軍陸戰隊階層體系相近的太空軍。

 這3份文件分別是前述的「第4號太空政策指令」(SPD-4)、「太空軍創建立法草案」,以及「太空軍戰略概述」,其中最重要的政策文件,當屬SPD-4,該文件呼籲在空軍部轄下,組建太空部隊,並規定其戰力應足以執行所有領域內的跨軍種聯合作戰。該文件還為從2020到2024財政年度的部隊改編,制定分階段過渡計畫。此外,「戰略概述」則規範太空軍部隊規模,指出在2025年以前,預計將有約1萬5000名各軍種軍文職人員,轉隸太空軍。

 階段任務指標供軍力調整建議

 因此,根據SPD-4揭示的軍種聯合作戰權責與分階段過渡計畫,報告也建立4個階段任務與評估指標,以就各軍種部隊是否需改隸太空軍提供依據。第1階段首先根據戰略目標與職能需求,列整所需的部隊單位與任務屬性;第2階段進一步制定組織績效指標;第3階段則列舉後續發展可能遭遇的重大議題,以為長期的人力訓練、裝備籌獲與技術發展建議指標;第4階段是明確列舉部隊改隸建議。

 其中,前3個階段,均具有不同評估指標,可提供太空軍部隊形成戰力的學術分析依據。此外,報告也指出,國防部與空軍部既有預算流程、人事管理、後勤系統與訓練體系,都將需要因應太空軍組建而進行改革。(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